The Block 专访 SBF:传统支付系统如何将 FTX 与 Alameda 联系起来,监管机构为何没有发现这种关系

The Block Intern热度: 13874

原文作者:The Block Intern

原文来源:The Block Intern

编译:DeFi 之道

昨日,The Block 播客《The Scoop》主持人 Frank Chaparro 与 SBF 就 FTX 事件进行了两小时的访谈。访谈期间,Sam Bankman-Fried 描述了传统支付系统是如何将 FTX 的未来与 Alameda Research 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并探究了为何监管机构和审计机构都未能发现这种关系。

据 SBF 称,许多 FTX 客户会通过直接电汇的方式将资金转入 Alameda Research 的银行账户:

“我认为这个流程基本上是这样的:Bob 直接将 100 美元电汇给 Alameda Research,然后 Alameda 通过 FTX 将 100 美元有效地转给 Bob。”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SBF 声称,Alameda 在 FTX 上的头寸有一半以上来自客户的电汇资金,总额可能超过 50 亿美元。SBF 事后表示,管理直接电汇的一种“合理负责任的”方式,应该是只从 Alameda 的主要 FTX 账户扣款。然而,在实际操作中,电汇客户资金是从一个 Alameda 存根账户贷记的,SBF 称该账户“专门用于电汇。”

当被追问监管机构和审计机构为何未能发现 Alameda 与 FTX 的关系时,SBF 声称,客户头寸(包括 Alameda 的头寸)不属于 FTX 的资产负债表:

“这实际上是客户的负头寸,许多客户对 FTX 持有负头寸……这些不是 FTX 资产或负债的一部分,它们是客户资产和负债,因此 FTX 的财务没有受到直接影响。”

此外,在本次访谈中,Chaparro 和 SBF 还讨论了:

  • 为什么高管可以获得巨额个人信用额度
  • 如果 BlockFi 贷款被用来购买 Robinhood 股权会怎样
  • FTX 是否有效地为慈善事业做出了贡献

以下是根据 The Block Intern 整理的访谈要点。

为什么问:你能离开巴哈马吗?

答:我认为我可以。

问:你认为 Alameda 是否做了什么违法的事情?

答:我有意不怎么参与 Alameda 的工作。

问:Caroline(Alameda 首席执行官)说 FTX 向 Alameda 提供信贷是在撒谎吗?

答:不,Alameda 实际上搞砸了大量的保证金头寸。

问:(美国)监管机构有没有问过 Alameda 是否对 FTX 有特殊的接触?

答:FTX US 没有发生这些情况。

问:巴哈马的监管机构呢?

答:我想没有,但我不确定。

问:你们为什么没有财务总监?

答:我们确实有一个财务团队,并进行了 GAAP 财务审计。

问:会不会有人在内部向审计人员撒谎?

答:我不这么认为 -- 审计工作没有考虑到客户的头寸。

问:你为什么允许 Alameda 拥有特殊权限?

答:我不怪任何人。

问:Alameda 在 FTX 有一个“无清算”账户吗?

答:这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

问:谁做的这个决定?

答:我不太清楚。

问:做市商在 FTX 有无清算账户吗?

答:我不知道这是否属实。

问:FTX 如何将客户的资金出借给现货头寸?

答:用户与 Alameda 账户之间的历史性法币转账。

问:审计人员怎么没有发现这一点?

答:客户头寸不属于 FTX 的资产或负债。

问:Alameda 以外的做市商是否有这种特殊权限?

答:我想是的。

问:华盛顿方面是否有人问过 FTX/Alameda 的关系?

答:是的,主要是从操纵市场的角度。

问:巴哈马的房地产是你的还是 FTX 的?

答:我从未拥有过那么多的房产。

问:为什么向 Ryan Salame(FTX Digital Markets 联合首席执行官)提供了 5500 万美元的贷款?

答:我不知道个人信贷额度的情况。

问:你是否用 BlockFi 的贷款购买了 Robinhood 的股票?

答:美元纸币是“一般可替换的”--Alameda 有数十亿的利润。

问:为什么要贷款给个人,以便他们可以再投资于公司吗?

答:当 Alameda 的投资“不合适”时,个人会亲自出马。

问:为什么不直接将利润或资产负债表中的资本再投资?

答:显然,Alameda 的投资并不合适。

问:为什么你删除了那条“一切都很好”的推文?

答:发推特不到一天,我的前景就开始变得不现实了。

问:你现在在情感和精神上感觉如何?

答:我感觉不太好——糟透了。

问:你认为伤害别人的人应该受到惩罚吗?

答:他们应该有责任去弥补。

问:你是否希望由巴哈马来接管这一进程?

答:需要国际合作,以使客户的价值最大化。

问:《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称,你个人从一笔融资中拿走了 3 亿美元?

答:我想那是给 Alameda 的,不是给我个人的。

问:在使用低浮动代币作为合法抵押品时,你有没有仔细考虑过?

答:现在回想起来,我们也许应该有一个更薄的名单。

问:Gary Wang(FTX 首席技术官)有没有可能为 Alameda 建立一个后门来提取存款?

答:一切皆有可能 -- 我认为 Alameda 在 FTX 上有过度抵押。

问:你是何时失去对 Alameda 的掌控的?

答:一直有一些掌控 -- 可以看到总的资产负债表和 PnL 图表。

问:你们的法律顾问对这些采访有什么看法?

答:每个人都立即有了负面反应。

问:你是否知道任何针对你的刑事指控?

答:我不知道结果会怎样。

问:Alameda 是一个真正的企业吗?

答:是的,一个真正的企业,赚取真正的利润。

问:Alameda 去年是盈利的吗?

答:是的,Alameda 在 2021 年赚取了约 10 亿美元的套利利润。

问:如果没有 FTX 的存在,Alameda 能否获得成功?

答:是的,Alameda 并没有真正靠 FTX 赚钱。

问:Trabucco(Alameda 联席 CEO)离开时有没有谈到事情到底有多糟?

答:他是因个人原因离开的。

问:Trabucco 到底告诉了你什么?

答:他想半退休,然后花时间去探索生活。

问:假设你进了监狱 -- 接下来会怎样?

答:我不知道从长远来看,我最终会做什么。

问:为什么你把品牌定位放在首位,而不是长期的可持续性?

答:我认为品牌定位是一种长期的思考。

问:这次媒体活动会如何融入你们的整体战略?

答:在我没有说什么的情况下,没有办法区分事实和虚构。

问:你服用的药物是用来治疗帕金森症的吗?

答:其中的一种化合物有时用于治疗帕金森病,我的药物不是。

问:发抖是一种症状吗?

答:我认为这只是有多动症。

问:你为什么没有更公开谈及此事?

答:我起草了一条推特 thread,但没有发出去,这是个人问题。

问:你真的关心政治吗?

答:是的 -- 区分重要问题和不会有影响的事情。

问:在推特私信“泄露”之后,我们怎么相信你说的话?

答:我无法决定你们相信什么 -- 我一直在努力为这个世界做点好事。

问:为什么你认为自己在做净公益方面有独特的优势?

答:部分原因是我有能力赚取和捐献大量的钱。

问:为什么买了 7% 的 Robinhood,而不是把这些钱捐给慈善机构?

答:我认为这是一项很好的投资,而且我最终会有更多的钱来捐赠。

问:你是否可以做更多的慈善,而不是收购其他加密公司?

答:去年,我向慈善机构捐赠了数亿资金。

问:最大的慈善捐款是哪一次,捐给了谁?

答:最大捐赠是预防新冠疫情。

问:捐给慈善机构的钱和在巴哈马的资产一样多吗?

答:我的慈善捐款与所有员工的财产大致相当。

问:你认为 CZ 的 offer 是真诚的吗?

答:不,我不认为。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