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Cypher Capital:群雄逐鹿,什么样的L1才能赢得「Web3 操作系统」之争?

律动热度: 32779

「拳无强弱,人有高低」,方法论没有绝对的好与不好,最后还是得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对的人遇到合适的方法论,才是最重要的。

原文作者:对话一线

原文来源:theblockbeats

尽管不久前刚因「弃投风波」引发了社区强烈的不满情绪,但各交易平台火热的 IEO 态势,还是再次将 Sui 抬回了主流加密市场的视野范围中。「骂归骂,买归买」,这向来都是描述加密市场最准确的一句话。对于那些具备「公认潜力」的项目和团队,无论是机构还是个人,都从不会犹豫手上的资金。在遇到 Sui 时,Cypher Capital 就是这样,他们很快拿出 500 万美元,并成为了 Sui 在中东的唯一投资人和主网节点运营者。在「Sui IEO 热潮」后,我们有幸再次与 Cypher Capital 董事长 Bill 谈论了关于 Sui,以及 Web3 公链领域未来的话题。

Cypher Capital 是中东最大的 Web3 平台 Phoenix Group 的投资基金。Phoenix 矿场拥有全球 7% 的网络算力,此外还运营着即将上线的合规交易所 M2.com 和量化交易基金 Cypher Labs。作为 Phoenix 的投资实体,Cypher Capital 是总部位于阿联酋和香港的多策略 Crypto 投资基金,覆盖 BTC 挖矿、二级市场、Fund of Funds、节点、VC 等领域。在 VC 领域,Cypher Capital 投资了全球范围的各类明星项目,例如 Mysten Labs、Ton、Sei 和 Cymbal 等。(BlockBeats 注,更多关于 Cypher Capital 的内容请阅读《专访中东 Web3 顶级风投 Cypher:借鉴中国互联网投资的迪拜新贵》)

以下是 BlockBeats 与 Cypher Capital GP 兼董事长 Bill 的对话内容:

BlockBeats:Bill 能否简单谈一谈,Cypher 为什么投资了 Sui?

Bill:我应该是全球投资者里最后一个见 Evan 的,但我们聊的很投缘,当时他已经 3 倍超额认购了,但他很快意识到他的 cap table 里缺少 EMENA 的投资人,而中东正在成为全球 Web3 不能忽视的新的中心,所以当场他就答应我会去做其他人的沟通,欢迎我们投资 500 万美元。我们很高兴和 Sui 这样的一个老兵团队能够成为合作伙伴。我觉得 Evan 算是做 L1 的创始人里面,有罕见的穿越 3 个技术周期的平台开发经验的技术领袖。

同时,我们也运行着 Sui 主网在在整个 EMENA 地区的唯一节点,做为全球最大的比特币矿场,节点运营自然也是我们强项。此外,因为我个人也是万物岛社区的联合发起人,Cypher Capital 也会和万物岛一起合作来建设 Sui 在亚洲的开发者社群,帮助更多的开发者加入到 Sui 的生态系统中。

BlockBeats:Layer1 的竞争愈发激烈,Bill 认为,新公链领域未来的竞争态势会是什么样的?

Bill:关于 Layer1,如果我们从「操作系统」的角度去理解,那其实这不算是一个新鲜行业了。首先让我们向后看,去做一个技术史的比较。如果我们去看 Web2 移动互联网的「Layer1」操作系统,操作系统在移动互联网就只有两家,一家 iOS,还有一家是安卓,它们的竞争其实早在 2010 年就结束了。2010 年以后你再也不会遇到塞班和 Windows 移动版了,因为他们在移动互联网的 Layer1 竞争中被淘汰了。在 Web2 里面赢家通吃是常见的现象,一个驱动因子是规模经济,另外一个是网络效应,只要在这两点上打透了,那就能成为垄断经济。

所以我经常开玩笑说全球 190 多个国家和地区,对企业收税最狠的其实压根不在这 190 多个 Sovereign 里,而是 iOS 和安卓,因为他们对「辖区」内的企业收取 30% 的营业税。请注意,这是营业税,也就是直接对收入扣税,太恐怖了,阿联酋才收 5% 的消费税,这就是垄断的力量。和他们相比,那今天 Web3 Layer1 的税率,也就是 Gas Fee,还是比较有亲和力的,哪怕是被抱怨的以太坊主网一层网络。

另外,Layer2 是个好东西。在中文区,当微信做为一个超级应用建立江湖地位以后,它自然而然的开始向下沉淀,做起了横跨「两个 Layer1」(iOS 和安卓)的「Layer2」——微信小程序开发平台。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全球最有定价权的 Web2 Layer2,截止 3Q22 微信小程序的日活是 6 亿,截止 1Q22 微信小程序的开发者数量是 300 万,是全球 Web3 开发者的几十倍。这个例子也告诉我们,如果你是一个超级应用,你就有可能沉淀为基础设施,比如东西方最大的两个公有云(AWS 和阿里云),其实也都来自应用层,而一直专注做底层的 IBM,从来都没有机会成为任何一种定义的「Layer1」。

同时,让我们看下 Sovereign Nation 这个「赛道」,让我们姑且也把它们称为「赛道」。现在全球可以叫做 Nation 的主体大概是 195 个,当下现在全球有 195 个主权实体,而它们一共运营着 180 种法币,我们可以把它们叫做「纸 Token」,通常这些 Token 都是由央行进行「单一节点清决算」。但我们要明白,Nation 作为近现代文明的一个概念,其实也就只有 400 年的历史,再往前,人群是聚集在成百上千的部落和城邦里。

那我的观点到底是什么?

我的观点是,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人类前 70 年的计算机历史里,这个市场就是在不断的集中的,今天全球只有 4 朵公有云(AWS、微软云、谷歌云、阿里云),只有 2 个 Web2 移动操作系统(iOS 和安卓),过去 70 年的人类计算机史,是一个不断集中的过程。

但我觉得未来在 Web3 的操作系统竞争中,市场不会集中到那么极端的情况,毕竟这个行业和 Web2 和移动互联网不太一样,「不可能三角」使得先发者未必能够「越大越强」,而是经常会出现「越大越难」的情况,这会就给了很多后进者以宝贵的时间窗口。同时,我们千万不要忽视了意识形态和思潮的变迁。区块链在演化的过程中,它本身就是去中心化的,从意识形态的角度来讲,为什么这个行业的操作系统不能够多几个?为什么一个大应用就不能干一个自己的操作系统?

当然,ETH 今天作为「World Computer」的头部优势已经非常强大了,这也是我们不能忽视的事实。我会觉得未来的 Web3 的 Layer1 会是一超多强,会有超级大国「美国」,会有 ta 的盟友们,以及完全不同套路和意识形态的对手们。所以我会觉得未来这个行业的格局里会有帝国,但也会有城邦和部落;ta 会有一定的集中度,但不会像今天的 web2 那么的极端的集中。

BlockBeats:那么在你看来,什么样的 Layer1 会成为 Web3 的「超级大国」?

Bill:我觉得分成几个层次,曾国藩觉得世界上最牛的人无非就是「立功,立德,和立言」,我个人以为,第一类的 Layer1 创始人,是「立德」和「立言」,让自己的 Integrity 和对于意识形态的理论高地的占据成为核心竞争力。这里的意识形态理论,Web3 行业喜欢叫「Narrative」。

第二类的,是「立功」,像管公司一样来管自己的 Layer1,开日会、周会、月会,不断的招人和开人,在技术、供给侧、需求侧。第一类相对于第二类,缺点就是「慢」,一个创始人如果天生就是「立德」和「立言」的 DNA,那 ta 留给强执行的带宽可能就会略有限。当然,第一类的优点就是一旦搞好了,就会成为这个行业的全球的麦加圣地,流水不争先,争的是滔滔不绝。

今天放眼全球,我想没有争议的,ETH 就是那个第一类。第二类相对与第一类的缺点,就是可能胜在一时,但少了一些反脆弱性和绵绵不绝的生命力,毕竟,这个模式一个「公司制」的操作系统。Polygon 属于第二类,在我和 Sandeep 的日常聊天中,他也承认执行力和一把手亲自抓,就是 Polygon 最大的优势。

那这两个方法论孰优孰劣呢?我的观点是「拳无强弱,人有高低」。方法论没有绝对的好与不好,最后还是得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对的人遇到合适的方法论,才是最重要的。

BlockBeats:谢谢 Bill,你是否还有最后要分享的想法?

Bill:过去 300 年,这个世界有两个大的驱动力,一个是生产力提升,依靠的是「AL」,我称之为「Artificial Labor」,也就是工业革命为这个世界创造了大量的机器劳动力。第二个是要素分配创新,这里有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以及国家资本主义等各种要素的组合与再组合。那当下,作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也有两个大的驱动,一个是 AI,一个是要素分配,也就是 Web3 的价值互联网在重构商业的价值分配网络。再加上地缘政治的变化,好戏才刚刚开始,让我们拥抱变化,做时间的朋友,与大家共勉。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
关键字:web3L1Layer1S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