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4500万人接触比特币,阿根廷会成为下一个萨尔瓦多吗?

Jaleel、Kaori热度: 12705

这位领先候选人Javier Milei,长相酷似特朗普,热爱摇滚音乐,是一位亲加密货币的奥派经济学家。

原文作者:Jaleel、Kaori

原文来源:BlockBeats

「由于目前的情况,我们暂时无法在货架上显示价格,请在收银台咨询价格。所有现金促销暂停,直至另行通知,感谢您的理解。」这是阿根廷的一个小型市场外张贴的告示,充分反映了近几年来阿根廷经济的混乱。

比特币

Nathan 是一位记者,在今年四月初,时隔 10 年后再次来到阿根廷首都,也亲身体会到了这一点。和所有人一样,Nathan 落地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换汇,但在这个地方汇率的差别极大,具体取决于获得比索的方式和地点。

官方的汇率是一美元兑 220 比索;跑了好几个西联汇款办事处换汇,却都被告知没有现金;经当地朋友的「指点」,Nathan 找到了某条街上的「cuevas」或者说黑市,这里的汇率接近 400 比索。

但 Nathan 又面临了第二个大问题,因为目前最大面值的钞票为 1000 比索,价值不到 2.04 美元,换汇完的纸币钞票大摞大摞装在钱包和口袋里,背着满满一背包的比索外出和日常消费,都显得极为招摇,让人担惊受怕。

很难想象,这是曾在 20 世纪初经济总量位居世界前十的阿根廷。近年来,受国际经济金融、疫情形势等因素的影响,阿根廷本国的经济增速不仅明显放缓,通货膨胀率也达到了 100% 的程度,比索的价值一贬再贬,可以说是今年全球最疲弱的货币。美国银行悲观的预计,比索的官方汇率将在今年底跌至 545,明年底将贬至 1193。

因此在本国经济一片复杂的情况下,阿根廷新一届的大选被许多人民寄予了厚望。

扬言要炸毁本国央行的总统候选人

新一届大选将于 10 月 22 日举行,8 月 13 日初选选票统计结果显示,位居第一的总统候选人是来自小众政党自由意志主义的 Javier Milei,得票率为 31.57%,表现远超外界预期。

作为目前得票率最高的候选人,Javier Milei 给出的一众提案都受到了极大讨论。其中被讨论最多的是如何解决阿根廷经济的核心问题,通货膨胀,在这个问题上 Javier Milei 给出的解决方案非常出人意料——关闭中央银行。Javier Milei 还为此出版了《通货膨胀的终结》一书,书中对当选总统后自己将做出的举措进行了详细介绍。

在 Javier Milei 看来,1935 年中央银行的成立是阿根廷所有问题的开始。没有中央银行时,阿根廷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从 1880 年到 1935 年,通货膨胀率每年平均仅为 0.9%。1935 年中央银行的成立愚弄了所有人民:通货膨胀率平均每年跃升至 6%。1946 年中央银行国有化,到 1991 年平均通货膨胀率为每年 250%。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

经济学家和经济分析师出身的 Javier Milei,支持奥地利学派的经济思想,是自由放任资本主义的坚定支持者,自称「短期的无政府主义者」和「长期的无政府资本主义者」。

比特币

在区块链领域,奥地利学派并不是一个陌生的概念。奥地利学派的创始人认为「货币不是国家的发明」。目前圈内奥派的必读书目,哈耶克的《货币的非国有化》也非常明确的表达政府和货币体系必须彻底分离。该书的观点在 1974 年当时被认为是惊世骇俗的,但 2009 年比特币的横空出世让它显得不那么疯狂,甚至成了伟大的预言。许多人甚至认为正是本书帮助启发了中本聪,中本聪本人极大概率也是一个基于奥派的自由主义者。

这些年轻的阿根廷人非常需要加密货币

在 Javier Milei 的设想下,关闭本国中央银行后,比特币将成为主力,作为阿根廷通货膨胀的补救措施。在总统竞选前,Javier Milei 曾穿梭在多个脱口秀节目中,常常宣扬比特币和加密货币的好处。「Bitcoin 可以淘汰央行」Javier Milei 这么说道。

Javier Milei 并不常规的立场引起许多人的共鸣,特别是精通互联网和技术的年轻选民。

Bitcoin Argentina 发言人 Zocaro 认为,阿根廷在加密货币使用方面自 2020 年左右开始呈增长趋势,许多人开始购买比特币和稳定币。向国外的家人和朋友发送资金,或者购买来自国外的商品,在所有国际限制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使用加密货币,因为这对于早上带出家门买培根的钱到了晚上可能只能买得起面包的阿根廷人来说,加密货币是一种保护价值的方式。

与神秘的「cuevas」不同,Zocaro 说,「加密货币在阿根廷完全合法,人们也开始注意到美元的通货膨胀,并将比特币视为可能的替代品,大部分年轻阿根廷人更喜欢比特币、以太和稳定币。如门多萨的一些省份已经采取措施让人们可以用加密货币支付税款。」

根据 Azericas Market Intelligence 在 2022 年 4 月进行的一项调查,将近 51% 的阿根廷消费者购买了它。这一比例高于 2021 年底进行的类似调查中仅约 12% 的数据。调查还发现,高达 27% 的阿根廷消费者定期购买加密货币,购买的主要原因包括投资、防止通货膨胀和避免政府控制。

虽然很多年长的阿根廷人仍然喜欢持有美元现金,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和居民开始更喜欢 USD 稳定币。「他们不需要处理现金,可以通过手机完成交易,」为阿根廷用户提供加密货币交易的平台表示,阿根廷用户中有 2/3 年龄在 35 岁以下。

亲比特币立场是一种政治手段吗?

Javier Milei 大胆的愿景和激进的改革受到大部分群体支持,但同时也面临了许多大机构、权威人士和社会力量的坚决抵制。

部分人认为,加密货币在全世界仍未得到广泛采用,许多人也不具备真正使用它所需的技术素养,特别是幼儿、老年人和残疾人等弱势群体。目前使用加密货币的大部分来自中上精英阶层和有文化的年轻人,因为他们有能力获得信息和外币。

还有人表示对加密货币感到害怕,而这种恐惧是有根据的。虽然阿根廷人已经习惯了波动性,但加密货币的涨跌还是吓到了很多人,因为他们希望寻求稳定的储蓄。如果没有财务知识和经济素养,那么加密货币似乎也不是一个好的保障,毕竟这里就是一片充满庞氏骗局的大海。

最重要的是,有专业人士表示,阿根廷不可能会通过 Bitcoin 支付的方案,因为阿根廷参议院曾批准了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 450 亿美元债务协议,该协议的条款之一正是不鼓励使用加密货币。

紧接着,批评人士开始质疑 Javier Milei 的立场,质疑其是否真的对国家有益,还是只是一种政治策略,以便从对技术有深厚了解的年轻选民那里获得选票。这些年轻人对阿根廷经济的停滞感到失望,甚至对传统的金融政策方式十分反感。

毕竟,一些精明的政治家已经发现,加密世界的年轻选票是国家选票大战的「必争之地」,特别是在内卷严重,年轻人狂热炒币渴望快速致富翻身的韩国。据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FSC)统计,韩国炒加密货币的 20-39 岁年轻人共有 308 万人,达到该年龄段人口(1343.1 万人)的 23%,占比接近五分之一。

去年 3 月韩国总统大选期间,现任韩国总统尹锡悦就曾承诺要放宽加密货币行业的管制,同时还承诺对于非法取得加密货币利润者「采取法律措施」,透过没收资产,并将其返还给受害者。而当时尹锡悦的最大竞争对手民主党候选人李在明,被视为前任总统文在寅接班人,不仅更早一步宣布接受加密货币作为竞选用的政治献金捐款,还表示将为竞选活动捐款者铸造 NFT,以作为捐款证明以及纪念品,发行的 NFT 还将包括李在明的照片与政见。

也许政客们只是将亲加密货币的举措当作自己从政之路的金锡箔,但在世界上的某些地方,加密货币的存在无异于是当地人的面包与未来。

萨尔瓦多的比特币实验现在怎么样了?

加密美妙之处在于它们的技术是去中心化和自治性的。Javier Milei 对加密货币的偏好因当前阿根廷经济的具体特征而进一步增强:长期通货膨胀和对政府的不信任,这降低了货币的价值,并驱使人们转向不受国家控制的其他价值来源。

这让人不禁想到世界上第一个将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的国家,萨尔瓦多。2021 年 9 月 7 日,法案正式生效,比特币正式成为该国的法定货币,萨尔瓦多这一持续的比特币「冒险实验」深受世界各国所关注。

比特币

比特币「冒险实验」开局的一年里似乎并不太顺利。2021 年比特币法案通过后,评级机构穆迪 (Moody's) 和惠誉都将萨尔瓦多的评级下调,并将其评级移出评级观察(UCO)名单,而该国以美元计价的债券也面临压力。

据 2022 年 9 月来自 The Block 的报道称,按萨尔瓦多总统 Nayib Bukele 披露的比特币购买情况,计算平均买入价格和比特币 9 月 7 日早些时候的价值,他们的比特币投资组合已经损失约 58% 的账面价值。接着在 1 个月后的一项新民调结果显示,有 77% 的人认为将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与美元并列「是失败的」,总统「不应该继续用公共资金购买比特币」。

不过总统 Nayib Bukele 并没有受到这些影响,2022 年 11 月在社交媒体平台表示,明天开始,每天购入一枚比特币。在 Nayib Bukele 的坚持下,两年后的今天,随着比特币价格从底部起身,萨尔瓦多的比特币「冒险实验」现状有了很大变化。

今年 1 月 24 日,萨尔瓦多政府偿还了到期的 8 亿美元债券,包括所有本金和利息。一些萨尔瓦多国际债券的投资者称仅在今年就获得了 60% 的回报,即使得到这么高的回报率,还有人认为可以继续持有。8 月初摩根大通发布的一份关于拉丁美洲新兴市场研究的报告表示,萨尔瓦多近几个月的数据总体乐观,财政赤字继续呈下降趋势。

显然,萨尔瓦多的债券也引起了华尔街的注意。摩根大通 (JPMorgan)、伊顿万斯 (Eaton Vance) 和 PGIM 固定收益公司等都推荐或购买了萨尔瓦多国家债券,并押注该债券将继续攀升。据彭博社数据,Lord Abbett & Co LLC、Neuberger Berman Group LLC 和 UBS Group AG 自 4 月份以来也购买了萨尔瓦多债券。

比特币

Nayib Bukele 近日在社交媒体上多次发布「I told you so」(我早就说过了)文案,颇为得意的展示自己的治理成果。Nayib Bukele 还称自比特币成为法定货币以来,萨尔瓦多的旅游业增长了 95%。如今,据 TResearch 一项新的民意调查报告显示,约 94% 萨尔瓦多民众打算投票支持现任总统 Nayib Bukele 继续担任总统。

回过头看,当初人们对萨尔瓦多的比特币实验抱有的诸多质疑如今仍然存在。但萨尔瓦多从一个被媒体评为世界上最危险的国家到如今官方通报凶杀案为零的拉美一隅,逐渐稳定下来的经济秩序功不可没。

阿根廷亲比特币的总统候选人 Javier Milei 领先的得票率也得以证明,未来的阿根廷或许也将走上萨尔瓦多的路。

尽管比特币的波动率让投资者时常心惊胆颤,但和部分第三世界国家的经济震荡比起来,加密货币是他们为数不多的破局之剑。也许,这届年轻人想要的不过是有一份稳定的收入,不至于刚到手的薪水就贬值 50%。政客们用加密货币当拉票工具,但握有一票之权的普通人,只想为能望得见的未来做出自己的选择。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
关键字:比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