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链战争2.0:Layer2的崛起和爆发

岳小鱼热度: 24129

本文将通过讲述公链战争的历史与发展脉络,深入分析公链赛道,探寻未来可能的发展方向。

原文作者:岳小鱼

原文来源:岳小鱼

Layer1公链大战的硝烟尚未消散,现在又已吹响Layer2二层网络大战的号角。

本文将通过讲述公链战争的历史与发展脉络,深入分析公链赛道,探寻未来可能的发展方向。

回顾Layer1公链大战

区块链行业最早只有比特币一条链,比特币是纯粹的数字货币,主要是用来支付,可以被称为数字货币公链时代;以太坊出现之后,区块链行业进入了智能合约公链时代。

以太坊是一个世界计算机平台,通过“智能合约”在这个平台上构建不同的应用和产品,使得区块链技术延伸到现实世界中的各种场景。

目前以太坊拥有最丰富的生态,但是以太坊也有着自己的问题:由于以太坊自身的性能受限,产生了网络拥堵和费用过高的问题,这也就给了其他公链生存的机会,由此引发了公链大战。

从 2021 年 2 月开始,ETH的 TVL 占比骤降,BNB 链突然崛起,并且在 BNB 链的带动下,Polygon、Solana、Tron、Avalanche 等公链一同挤压着ETH统治地位。

在这一时期,涌现出了很多号称“以太坊杀手”的新公链。

公链大战为什么会在2021年爆发呢?

主要是因为2021年是一个大牛市,以太坊 Gas 居高不下,DeFi 造富效应如火如荼,NFT的故事和概念成功出圈,巨大的需求给了新公链追赶的机会,第一个抓住这个机会的是BSC(后更名为 BNB Chain)。

BNB 链通过兼容 EVM,承接了以太坊外溢的需求,又通过采用 BNB 代币参与项目打新,对 BNB chain 生态赋能。2021 年 2 月,BNB 链 DeFi 生态的爆发和 BNB 行情形成相互促进的呼应作用。

而Polygon、Fantom、Harmony、Avalanche 等公链同样采用各种激励机制来促进发展。

最具有代表性的是Solana。Solana 采取“轻技术、重生态”的策略,实现弯道超车,Solana 选择了较为中心化的技术方案,这使得技术实现难度大大降低,能够快速推出满足需求。

为了使生态繁荣,Solana 团队及其投资人采取了一系列激励措施以激励用户体验他们的平台,例如引入流动性挖矿,为开发者提供补贴,举办黑客马拉松,提供捐款资金等等。

2021年公链爆发逻辑总结起来有如下几个原因:

  • DeFi 繁荣造成以太坊 Gas 费过高以及拥堵,这一局面延续至 2021 年,NFT、GameFi 的轮动繁荣,持续对公链扩展性提出要求。
  • 牛市期间各类应用的巨大需求,使得技术落地快、资金雄厚的公链能够占领先机,吸引各类应用加入生态,典型是背靠全球最大交易所币安的BNB。
  • 不同公链资源背景不同,即便同样使用“兼容 EVM/跨链桥+生态激励”这一通用公式,具体的策略也不尽相同。BNB 链和 Solana 使用平台币赋能,Polygon 引入以太坊头部 DeFi 协议。
  • EVM 兼容能更快享受以太坊成果,包括分叉协议和开发者。

反例是 Cosmos 和 Polkadot,他们并没有享受太多2021年牛市带来的好处,首先是公链技术难度高、落地慢,然后是和以太坊兼容性不够好,需要另外建立跨链桥去和以太坊连接。

然而到了2022年,Luna、三箭、FTX的接连倒下,整个行业进入了熊市,公链大战也偃旗息鼓。

尤其是FTX的暴雷,影响了其大力操盘的Solana,造成了Solana的资本和开发者外逃,这也标志着其他新公链想要通过高性能打败以太坊叙事破产。

即使是后来上线的基于Move语言的新公链Aptos、Sui,经历了短暂的热潮后,如今也陷入了冷寂,这些新公链沦为一座座“空城”,并未为整个行业带来新的增量。

Layer2的崛起

勇士们预立新王,纷纷挑战旧王,然而旧王依旧屹立不倒,甚至在一次次挑战中发展壮大。

面对竞争者们的挑战,以太坊没有坐以待毙,也在通过各种方式解决自己的性能问题。

目前以太坊扩展的路径两种:

第一种是在以太坊区块链这一层进行扩展,通过分片扩展区块链本身,分片本质是对数据库进行分区,然后分区存储查询。

这一种方案发展相对缓慢,以太坊有一个时间跨度很长的发展路线图,预期还要5到10年的时间才能实现分片的目标。

第二种则是在以太坊区块链上面一层进行扩展,也就是Layer2的扩展方案,这就类似于在一条原本不宽的道路上设立高架桥。

L2很重要的特点是:将资产锁在以太坊主网的智能合约里,在链外做交易和计算。

这一种方案则发展得非常迅猛。

目前主要的L2扩展方案有:

1.侧链Sidechains

(1)定义:独立的区块链,与以太坊主网平行运行、独立运作,侧链更像是兼容EVM的L1。

(2)缺点:安全性弱(一般节点少)

(3)代表玩家:Polygon

2.状态通道Channels

(1)定义:状态通道允许用户进行多次脱链交易,仅向以太坊网络提交两次交易,一次在打开时提交,一次在关闭通道时提交;

(2)缺点:建立通道和监视恶意行为需要时间;资金在通道有效期内被锁定;

(3)代表玩家:比特币的闪电网络、以太坊的雷电网络;

3.卷叠Rollups

(1)定义:计算转移到链下,摘要数据返回链上,可以类比考试,试卷上仅写上结果和关键步骤,计算过程写在草稿纸上,因此只在L1传输数据摘要,要比在L1存储和计算负担少且便宜。

(2)现状:根据技术可以分为两派,ZK Rollup和Optimistic Rollup。ZK Rollup通过零知识证明的密码学算法确保安全性,Optimistic Rollup则依靠惩罚机制保证安全性(经济学博弈),验证者节点一旦作恶,将付出极大代价。

其中ZK Rollup的通用性差,而Optimistic Rollup的通用性较好,开发者可以通过更少工作量就将代码从以太坊迁移到二层,所以目前Optimistic Rollup发展的较好。

但是ZK Rollup是依赖数学保证了数据的正确性,因此可靠性更高。即使现在ZK技术发展缓慢,但是长期更为市场看好。

因此可以说是,短期看乐观(Optimistic),长期看ZK(Zero-Knowledge)。

Layer2的爆发

在各种L2方案中,如今发展得如火如荼的是Layer2 Rollup,接下来本文所说的Layer2都指的是Layer2 Rollup。

L2的故事可以说非常好,由于兼容了以太坊的EVM,因此不但可以继承以太坊主网的安全性、用户、生态,而且能够有效提升性能,降低用户的交易手续费,能够真正能够解决问题。

另一方面,Layer2的商业模式也很明确且成熟,本质是交易手续费抽佣模式。

用户使用layer2时,支付的Gas费进行两次拆分后为四部分:

第一次拆分为Layer2的执行费和给到Layer1的安全费,其中安全费占了大头;

然后基于EIP1559再将Layer1的安全费拆分为基本费用和矿工费用,其中基本费用会燃烧掉实现以太坊通缩,矿工费用给到各个以太坊的节点验证者。

各种商业模式,简单说,都是一个公式:盈利=收入-支出。

在L2中,用户交给L2的GAS费=收入 ,L2交给以太坊的GAS费=支出,所以可以看到L2是赚取手续费差额的生意。

即使是在熊市,区块链行业一片冷寂,撸毛党们为了获取空投,会和很多新上线的、未发币的项目进行交互,为L2提供了大量的交易手续费,使得这些L2赚得盆满钵满。

随着L2的二层链越来越多,资金的流动性也越来越割裂,那用户到底用哪个链呢?

王位待定,于是,L2玩家们纷纷开始争夺新王的宝座。

L2的四大天王分别是Optimism、Arbitrum、zkSync和Starknet。

其中,Optimism和Arbitrum属于Optimistic Rollup,zkSync和Starknet属于ZK Rollup。

虽然说短期看乐观(Optimistic),长期看ZK(Zero-Knowledge),ZK系的L2具有技术优势,但是Optimistic Rollup系的Optimism和Arbitrum已经具备先发优势,同时它们也在关注ZK技术发展,可能到了合适的时机,也会过渡到ZK技术。

因此并不能说Optimism和Arbitrum完全丧失了竞争力,它们同样是ZK系二层网络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Layer2的新叙事

随着Layer2大战的进一步升级,一众Layer2都开始走向同质化,那么大家怎么拉开差距呢?

最好的叙事是:向淘金的人卖水。

当人们为了暴富纷纷来淘金,他们大多数人都赚不到钱,但是在淘金路上卖水的人一定能赚到钱,可以说是稳赚不赔。

既然Layer2的模式直接有效且赚钱,很多项目都想发一条Layer2区块链,那为什么不给他们提供工具呢?

因此,Optimism团队推出了OP Stack,简单说就是实现一键发链、万链互联。

从OP Stack的结构来看,它其实是一组开源软件组件,允许任何人使用Optimistic Rollups 在以太坊上构建自己的 Layer2 区块链。

所有基于OP Stack开发的L2,与OP 主网共享桥、安全性、通信层、治理层和升级迭代。

OP Stack由四个主要组件组成:

(1)主网:OP 主网是一个便宜且快速的以太网第 2 层网络,与以太网虚拟机 EVM 兼容;

(2)合约:实现OP Stack核心逻辑和功能的智能合约;

(3)服务:提供Layer1和Layer2之间的数据可用性、同步和通信的服务;

(4)工具:促进基于 OP Stack 的区块链的开发、测试、部署、监控和调试的工具。

Optimism团队采取了三步走战略:OP→OP Stack→超级链,现在处于第二步。

OP主网是OP Stack的第1个实例,Base/Mantle/opBNB是由交易货币交易所Coinbase/Bybit/币安开发的OP Stack实例。

OpenAI同创始人项目WorldCoin、Web3数据平台DeBank、开源平台Gitcoin等等,也将基于OP Stack开发L2。

这些基于OP Stack开发的L2,将与OP主网共同构成一个多链互操作系统,OP团队称之为超级链。

我们可以看到,基于OP Stack已经出现了很多明星项目,可以说是具备了先发优势。

OP的竞争者zkSync也紧接着推出了ZK Stack,可以帮助其他项目发行基于零知识证明技术的L2,但最大的问题是zkSync自身还没有搭建完善,生态相比Optimism非常的匮乏。

因此,OP Stack目前处于领先状态,但是竞争进入了白热化。

其实,一键发链也不是一个新概念,早在2018年,Cosmos已经在构建万链互联的生态,但是这个生态和以太坊生态是不互通的,完全是另外的一套技术架构和封闭生态。

如果以太坊发展非常缓慢,不能解决性能和费用问题,以太坊领先地位会被Cosmos一类的革命者大幅削弱,市场可能形成一超多强局面。

但是现实没有如果,Cosmos原本被称为以太坊杀手,如今,基于以太坊生态的OP Stack却成为了Cosmos杀手。

2022年,以太坊头部去中心化衍生品协议DYDX为了性能考虑,宣布要在Cosmos发一条应用链。

由于基于Cosmos发的Layer1公链与以太坊生态不互通,会丧失以太坊已有的用户和生态优势,DYDX的决策受到了社区质疑。

到了2023年,如果DYDX一次重来的机会,我想,它一定不会选择Cosmos发链,而是选择OP发一条Layer2。

Layer2的未来

从中短期上看,以太坊在2023年的坎昆升级对Layer2非常重要。

坎昆升级最重要的是EIP-4844升级,这个协议可以让Layer2不把数据传给以太坊,而是传到以太坊的Blob区(用个比喻,就好比土地规划中的开发新区),使得L2的支出大大降低。

做生意的都知道,支出降低,利润就上去。如果坎昆升级完了,假设Layer2不降费,理论上毛利轻松翻一倍。

但是现在Layer2是完全的同质化竞争,因此Layer2理论上也会降费;如果一家不降费,其他家则会以此进行竞争,抢夺市场份额。

后面Layer2的趋势主要有4个方向:

(1)增加收入(活跃度):主要是通过鼓励自身生态中的各类项目,并通过空投来激励用户增加活跃。

(2)增加收入(客单价):主要是MEV(最大可提取价值)方向,主要是对用户提交的交易重新排序来获取额外利润。比如你提交一个大额的交易,本来会对币价造成波动,排序器可以先行交易进行获利。

(3)降低支出(自身):拥抱坎昆升级,用更便宜的数据层等。

(4)降低支出(合作):和其他L2合作,共享L2网关、共享排序器等降低GAS。

有人可能会想,Layer2做大后会不会放弃以太坊?会不会挑战对以太坊的地位?

就像是一家线下门店做大了,甚至做成全国连锁了,不愿意给万达继续交租了,有没有可能直接抛弃万达全部自建商场?

虽然是有这个可能性,但是这种转变非常艰难。

因为以太坊承担交易结算的安全性,随着规模的增大,这个护城河将越来越深,以太坊也越来越安全,Layer2也会越来越依赖以太坊。

Layer2的快速发展,背后其实是以太坊地位的进一步稳固。

Layer2如果想脱离以太坊,则会面临短时间安全性下降风险,而只有本身自己已经很大的Layer2才会有脱离以太坊的意愿,既然已经这么大了就不敢贸然迁移,否则风险非常高,而收益则不见得那么高。

因此,除非是收益远远高于风险和成本,才会出现Layer2选择脱离以太坊的情况。

Layer2和以太坊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两者可以说是产生了协同效应,螺旋式向上发展。

目前看,Layer2最大的问题是生态贫瘠,缺乏明星项目,不过基建的成熟,也正是为下一轮牛市用户的涌入做准备。

当市场陷入沉寂,投机者们纷纷离场,建设者们则在默默耕耘,最终技术和产品的积累将带来新一轮牛市的爆发。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