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欢的 Token2049 和冷静的新加坡

Jade热度: 21672

新加坡似乎并「不感冒」TOKEN 2049。

原文作者:Jade

原文来源:Foresight News

超过 300 家参展方,超过 200 场的会外活动,从全球各地涌入的上万参会者......TOKEN2049 或是今年规模最大的 Web3 盛事。

人们聚集在新加坡标志性的滨海湾金沙酒店,摩肩擦踵,热络社交。但墙外,新加坡的街道上,人们照常上下班,一如往常。亚洲的 Web3 中心,街道上 Web3 浓度趋近为 0。

落地新加坡后,Foresight News 随机采访了 7 位新加坡本地人,有两位表示他们购买过加密货币,而大部分则表示并不了解,其中三位认为这是一个 Scam(骗局)。

事实上,从 2022 年 1 月起,新加坡就禁止了加密货币项目向当地居民宣传产品。Web3 在网站、广播、展牌等推广面早已被全面封锁。与之对应的是今年 4 月,香港在举办 Web3 嘉年华期间,街道上、巴士上等均张贴有 Web3 的广告。

另一个对比明显的点是,比起香港特区首长李家超,财务司长陈茂波所展现出拥抱 Web3 的热情,新加坡的官员们却几乎没有人在 TOKEN2049 的活动中露面,也甚少接受相关采访。

在 TOKEN2049 期间,不少香港的议员(吴杰庄、邱达根、黄锦辉)、政府官员和大学校长(汪扬)前来「捧场」,而新加坡作为「东道主」,却没有任何政界官员、学界领袖出席现场。

「他们从来没出现过,对新加坡金管局来说,TOKEN2049 这个活动是代表投机的。」新加坡新跃社科大学教授李国权表示,这并不意外,「TOKEN2049 还抓不到 Web3 的重点。」

「新加坡同期举办了很多大会,全球生物医药峰会、Milken、福布斯全球 CEO 大会、SuperReturn 等传统金融一大堆的会,而且都是政商两届都会积极参加的会……TOKEN2049 在其中是太小的一块了。」Cobo COO Lily Z. King 表示。

新加坡

 对于加密从业者而言,TOKEN2049 很大,但对于新加坡而言,TOKEN2049 很小。

深熊中,克制的新加坡

这一年来,新加坡对 Web3 显得有些 「生分」。

它不想错过新技术,但也刻意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相比香港与 Web3 之间的「如胶似漆」,新加坡与 Web3 之间则展现出了一种暧昧过后仍希望保持距离的朋友关系。

「新加坡喜欢做大机构的创新和实验,FTX 事件之后,新加坡不太愿意让本国的民众和投资人去赌币价,但是它们在区块链技术上的推动上是非常积极,而且在很多地方,他们的想法和想要做的事都很前沿、开放。」Lily 说。

「比如今年我跟着 MAS(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一起去瑞士,和瑞士金管局、新加坡金管局一起参加了 PointZero 峰会,他们在峰会上,把 Circle、Paxos 作为一方,另外一方是传统的银行,让他们进行辩论,让这两方讨论为什么我们需要稳定币还是 Tokenized Deposit 等前沿话题,而金管局的官员们则在旁边做辩论的法官进行评论。」

「新加坡的监管者们会关心 Grab(相当于国外的滴滴)与稳定币之间进行结合对经济生活的实际应用案例。」Lily 补充道。

不过,新加坡对加密货币的开放,是无比克制的,似乎只局限于技术和大机构。而在更广泛的领域,新加坡给人带来的是一种有所保留的欢迎。

新加坡监管对于 Web3 的态度,正如采访对象在接受 Foresight News 采访时,常引用两句话。

一是,新加坡金融管理局董事总经理 Ravi Menon 在去年 11 月的致辞,「新加坡希望成为数字资产的中心,但不想成为投机加密货币的中心。」

另一是,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同在 11 月的发言,「新加坡没有计划成为加密货币活动的枢纽,而是成为一个创新且负责任的数字资产参与者。」

这两句表态都发生在著名的 FTX 暴雷事件之后。去年 TOKEN2049 举办时,FTX 创始人 Sam Bankman-Fried 还位列嘉宾最前列,风光无限。

仅仅过了 1 个月,320 亿美元的金融帝国崩塌。据统计,至少 4.2% 的新加坡用户使用过 FTX,受到了暴雷的影响。而新加坡国有投资公司淡马锡也因向 FTX 投资了 2.75 亿美元而被追责至今,公司高管和相关团队的薪酬遭到削减。

这一年,香江潮起,狮城却不再喧嚣。

据 FinTech Global Research 的数据,新加坡金融科技的交易活动过去五年以来首次出现下降。其中 2023 年上半年新加坡金融科技的交易活动为 84 笔,较 2022 年上半年减少 27%。

有人说,FTX 的暴雷让新加坡对 Web3 的态度发生了「急转弯」,是否真的如此?这一年来新加坡到底在做什么?

今年来,除了金管局多次喊话拒绝投机行为外,新加坡明面上的动作并不是很多。 8 月 15 日,金管局宣布了稳定币最终版监管框架,这意味着新加坡成为全球首批将稳定币纳入本地监管体系的司法管辖区之一。

9 月 4 日,金管局宣布,将在年底推出一系列监管措施,届时新加坡将拥有世界上最严格的监管制度之一,对零售业使用加密货币进行监管。

加强对零售监管的同时,金管局却也拨款支持。金管局 8 月宣布,未来三年将向 Web3 等新兴技术项目投资 1.5 亿新元。金管局呼吁在行业用例中使用 Web3 创新技术,并将提供赠款资金以支持实际试验和商业化。

「这不矛盾,新加坡对加密货币零售的监管从来没有放松过。」dtcpay 市场负责人 Adric 向 Foresight News 表示。目前新加坡共有 11 个机构获得了数字支付代币(DPT)牌照,新加坡加密支付提供商 dtcpay 为其中一家。「政府比较倾向于推广使用虚拟货币来付款,而不是鼓励大家做交易。」

其实,新加坡对 Web3 的态度从未「急转弯」,但 FTX 暴雷后,监管将重点从反洗钱和反恐怖主义融资,侧重到了零售端的投资者保护。

创始人刘佳 Alice 此前在中国民生银行担任董事总经理,后 2019 年于新加坡国立大学进修 EMBA 时,决定创立 dtcpay。dtcpay 意在开拓新加坡市场的加密支付渠道,为机构和零售提供受监管的加密货币支付。dtcpay 向 Foresight News 表示,用户数量自一月以来增长了 200%,交易量也增加了 4 倍。

dtcpay 合规负责人 Anson 表示,合规确实要用资金去铺。每个月要向 MAS 提供交易量等数据,每年需进行外部审计。

「我们来的比较久,会和这边银行等金融机构交流,他们本身都是有牌照的,其实有的已经发稳定币了,卡都已经开始发了。只是这些机构更偏传统一点,我们通过 TOKEN2049 接触不到,这些机构和 Web3 项目不在一个圈子里边,还是比较踏实做事的。」Evervision 创始人熊炜去年 5 月搬至新加坡,并在此搭建了 Arweave 亚洲生态大会。

「新加坡的落地情况其实是非常好的。」早在 5 月,数字资产支付基础设施 StraitsX 就在 Hedra 上推出新加坡元稳定币 XSGD。9 月,在新加坡拥有发行信用卡和消费卡许可证的金融机构 DCS Card Centre(DCS),宣布推出其支付代币 DCS Tokens(DUS)。而在几日前,号称东南亚滴滴的 Grab 上线了 Web3 钱包,基于 Polygon 公链,允许用户储存和管理数字资产。

在此需求下,支持法币出入金的支付相关项目变得相对热门。TOKEN2049 主会场的展台中,也出现了不少提供支付解决方案的项目。

新加坡

Foresight News 在 TOKEN2049 现场拍摄

 与之相对的是,依赖零售端的交易所在新加坡的「安家落户」遇到了困难。币安在 2021 年底撤回新加坡的牌照申请,后又于今年 3 月被爆出打算重新申请,只是目标从零售客户转向企业客户。

「成本对 Web3 项目来说非常重要。中心化交易所肯定会流向低成本的国家,但对于纯粹外包商项目其实根本无所谓,合规不合规本身都是驱动效应运作的。交易所的走向也并不代表是 Web3 的发展。」熊炜告诉 Foresight News,「其实说白了金管局也管不到这些,新加坡研究到哪块他就管到哪块,没有研究的,他一点都不沾。」

争夺 Web3 之都?新加坡不着急

毕马威(KPMG) 2023 年上半年金融科技脉搏报告中提及,随着美国对加密货币行业的审查日益收紧,其他司法辖区(包括新加坡和日本)对投资者和初创企业的吸引力正变得越来越大。新加坡尤其被视为一个强大的先行者,因为它已经制定了相关法规,包括《支付服务法》和《数字代币支付法》,并正计划发行与稳定币发行相关的法规。

报告同时提及,亚太区内多个司法辖区致力成为全球加密资产枢纽。其中,新加坡已在此领域率先启动。除新加坡外,日本和中国香港也已采取一系列举措以建立强大的加密资产生态体系。

NFT 市场和聚合器 Alienswap 的联合创始人兰告诉 Foresight News,他去年从国内出来后便呆在日本,这次 TOKEN2049 后,他决定搬到新加坡,并考虑明年在新加坡设立公司主体。

「我们刚开始出海的时候,考虑的就是新加坡、香港、日本三个地方。虽然日本的生活成本比新加坡要低 30%,IT 的相关业务也比较开放。但要用日语交流,是一个问题。另一方面,日本其实现在的项目方并没有改革,所以大家还是抱团来新加坡,在新加坡的沟通成本很低。」兰很期待来到新加坡。

「我发现去年大会之后,还是有很多投资机构陆陆续续搬到新加坡,这是我没想到的。也是因为现在太熊了。2021 年到 2022 年的阶段,新加坡其实扶持了很多初创公司,今年新加坡的整体政策确实不如 2022 年开放。但 VC 在新加坡这边受到的支持其实还可以,有政策让他们可以比较方便地在当地办理手续、成立公司。据我了解,现在香港那边如果要拿牌照,成本其实很高。」兰看到,即使在熊市,新加坡给的支持依然很多。

而在香港、新加坡监管要求的对比上,多位资深从业者向 Foresight News 表示,香港更为严格。「当我们比较新加坡支付服务许可证的保管要求与香港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许可证的保管要求时,我们发现后者有相对更严格的规定。」dtcpay 创始人刘佳表示。

Cobo 为多个申请香港牌照的公司提供白标方案,COO Lily Z. King 表示,无论是从交易所的托管能力的要求,还是冷热钱包的比例来看,香港确实是比新加坡严格的。

熊炜已经在新加坡定居,他很看好新加坡的监管路径,尤其比起开放了散户交易的香港。「香港有点急了,官方过度喊单,搞不好的话可能会出一些大的漏洞。」Evervision 不打算去香港发展业务。「现在监管力度比较低的情况下,会有很多盘子性质的项目混在其中,又在街边打广告。」

熊炜对香港的担心不无道理。

9 月 13 日,交易所 JPEX 被爆洗钱流水超 1.9 亿 USDT,香港证监会(SFC)点名警告其未获发牌的情况下,向香港公众推广服务和产品。今年 TOKEN2049 上 JPEX 还放有展台,事件被曝光后,JPEX 立马清空展台,上演了一场「现场跑路」。

就展业情况来看,在香港拿到牌照的 Hashkey Exchange,散户业务交易量十分不尽如人意。「我了解到的是,KYC 太严格了。」熊炜说。

「新加坡和香港其实是互补的。希望赋能政府,做基础设施的,你就到新加坡来,如果要发展散户的加密货币的话,你就到香港去。」李国权表示,「两地唯一的竞争只有人才。」

「但人才也是为了刺激消费,以前新加坡需要吸引很多人才,但现在已经满了,再下去的话房价和消费都太高了。香港是想尽可能吸引到 30 万人,但也不需要更多了。所以现在已经没有新加坡与香港的竞争,新加坡人才已经太多了。人才在香港 6 个月,在新加坡 6 个月,我觉得那很好。

对公司来说,每一个真正在国际上都要有地位的公司,在新加坡跟香港都要有一个牌照。我觉得最后的格局是,每个地区有自己当地的交易所,但每个国家四五个就够了,其他都是去中心化的交易所,和其他赋能给政府的 Web3 项目。」

TOKEN 2049 蒙眼狂欢,新加坡「冷眼旁观」

TOKEN2049 举办时间间隔一年,加密市场从牛尾划入深熊,而几乎所有人又无比笃定,明年牛市必会随着比特币减半到来。

「去年情绪好些,当时牛市还没结束多久。今年我邀请了一些国内的 OG,都没来。不过今年活动的国际化更好些。这次也直观看到,欧美的项目方的成熟度,跟我们华人的项目的成熟度完全不同。」在 TOKEN2049 连续办了两年的 Arweave 生态大会,熊炜感受到氛围的截然不同。

而且,随着今年 SEC 监管的不断行动,欧美资源更多的转移至新加坡,项目的差距很直观。「欧美的项目方更多会去开会、讲技术,咱们这边主要是看美女。」熊炜叹了口气,「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TOKEN2049 虽人潮涌动,但真正出手的并不多。熊炜告诉 Foresight News,和去年相比,VC 手明显紧多了。「去年来了挺多像腾讯这种的投资机构,FTX 暴雷后,他们全面退出 Web3 了。现在也有传统投资机构入场,不过换了一波人。」

「去年我们看了 1000 个项目,只投了 9 个,投不进去。」不光是新加坡新跃社科大学教授,李国权同时是 BlockAsset Ventures 公司的创始人之一,「2017 年、2018 年的时候,大陆那边割韭菜的多,但是新加坡这里的项目都非常好,想法都比现在好多了。」

TOKEN2049 上,最绕不开的话题是合规与监管,很多项目方将与其绑定的 RWA 等概念视为引爆熊市的下个热点。

「但我看到很多资深的从业者开始排斥 Web3 本身最崇高的精神——隐私保护。大家都希望有更多的流量和用户,去做合规。但这样离 Web3 会越来越远,也会越来越中心化。」李国权强调,「中本聪的白皮书发布于 2008 年,内容 50% 都关于政治经济。那是金融危机的时候,Web3 是要改变华尔街,不是变成华尔街。」

「去年到今年,明显大家所走的路是把加密行业变成另一个华尔街,现在整个金融市场都已经陷入垄断了,但 Web3 的本质不应该是垄断市场。」当大部分项目方把合规作为出路,但李国权表示:「现在我们应该跟政府合作,去赋能政府,但不是让只受官方来监管,这两点是不一样的。」

「现在政府来监管,是因为对我们行业失望了,感觉行业没有自律了,大家都在投机。但尽管如此,还有很多 Web3 项目在新加坡是不受监管的,金管局说,我们必须要负责任的创新,它本身新加坡的监管有很多,沙盒有很多项目都是必须监管的,他也跟我们加密圈里面合作,去年金管局去非洲,要帮助非洲的国家做普惠金融,普惠教育。这些国家很需要我们加密行业。」

李国权教授曾在 1993 年至 2012 年间从事量化金融行业,后于 2012 年回到学校担任教授,直到今年「重出江湖」。

至于原因,李国权表示,是因为看到了 AI 和区块链的结合,感觉时机真正的要成熟了。Foresight News 注意到,李国权教授接受采访时,背后整面墙摆满了书。「我们年轻的时候也是一样的,年轻人要怎么样用量化、金融科技、加密货币去赚钱,有企业精神我觉得非常好。但是同时不要忘记,做的事情要对社会有益,要环保、减少投机、增加贸易,解决政治经济,但现在我看很多白皮书,很多商业模式,他们都是对经济政治不敏感,他们只对监管敏感,这个层次就低了很多。」

李国权也曾担任金管局金融研究委员会成员,他分享了金管局今年在 SUSS 参加活动时的表态,「希望 Web3 不是用来投机,而是用来解决人类发展的瓶颈,包括贸易方面。」

回到为何金管局不参加 TOKEN2049,李国权分析:「TOKEN2049 还抓不到 Web3 的重点,如果要成为一个受监管注意的活动,必须要有对环境保环有利的,或者贸易有利,或者对普惠金融有利。我们不是要低一级的,成为被监管的一部分,而是平级的把区块链技术带到各个地方。TOKEN2049 或者 Web3 把他投机的形象改变了之后,我们才能够看到监管机构的出现。」

「未来投机的会越来越少。也不是所有人都要做合规。20% 做合规,20% 做反洗钱技术,20% 做普惠金融,20% 普惠教育,20% 注重在跟政府合作的项目。这才是真正创新的行业。」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