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CryptoPunks成名前购买100枚的收藏家,从落袋为安到支持新加密艺术

Mattis Meichler热度: 17167

CryptoPunks不仅仅是另一个数字艺术收藏品,而是一首怀旧的颂歌,表达了对赛博朋克、科幻小说和经典摇滚的热爱。

原文标题:The Man Who Bought 100 CryptoPunks—Before They Were Famous

原文作者:Mattis Meichler, Decrypt

原文来源:Decrypt

编译:Felix, PANews

“我只是一个坐在电脑后面享受乐趣的人,发生的这一切超乎我的想象”,Dan Polko表示。

这位法国人在2017年6月CryptoPunks首次发行几天后,通过阅读了一篇文章了解到CryptoPunk,并随后购买了100枚。在巅峰时期这些CryptoPunks价值数百万美元,但在发行之初,没人关心CryptoPunk。

作为比特币的早期采用者和以太坊的忠实追随者,Polko的兴趣自然被NFT所吸引。

对他来说,CryptoPunks不仅仅是另一个数字艺术收藏品,而是一首怀旧的颂歌,表达了对赛博朋克、科幻小说和经典摇滚的热爱。

“波普艺术美学、时髦的色彩、像素艺术,让我想起了我童年的电子游戏,如《大金刚》,《俄罗斯方块》和《吃豆人》(注:1980年代风靡全球,被认为是最经典的街机游戏之一)”在远离电脑,休假两个月后,Polko决定购买CryptoPunk。

“我用的是我花了不到10美元买的ETH,交易就像在美术馆买一幅平板印刷画一样。到了10 - 11月,我开始积累。我买了一个,然后两个、三个、四个,根本停不下来。”在接下来的四到五个月里,Polko共购买了100枚CryptoPunk。

“CryptoPunk很便宜,你可以在其中找到很棒的元素,但地球上可能只有三个买家,没人关心。Discord上有五个人,大家开玩笑说自己50年后将像安迪·沃霍尔一样有成功。(注:Andy Warhol,美国艺术家、印刷家、电影摄影师,是视觉艺术运动波普艺术的开创者之一)”

灵感来自传奇艺术收藏家

在离开加密货币和NFT领域两年后,新冠疫情的封锁让Polko重新回到了电脑前,点燃了对CryptoPunks的好奇心。

大约在同一时间,Polko在SuperRare上发现了一个充满活力的社区,其中包括XCOPY、Robbie Barrat和Hackatao等艺术家。然而,流动性的限制阻碍了Polko对他们的艺术品进行投资。

但形势即将逆转。

“Twitter是CryptoPunks爆发的催化剂。我开始使用CryptoPunk作为我的头像。其中有像Snowfro这样的老前辈。”

当 CryptoPunks 的价格开始飙升时,Polko原本只希望获得一定的回报即可,但却发现自己的收获远超想象。“这太超现实了。我是听Dr. Dre和Snoop Dogg等偶像的歌长大的,现在我看到Snoop在他的社交平台上炫耀CryptoPunk。”

然而,当市场在2022年年中出现疲软迹象时,Polko开始战略性地撤资。“我卖出的最贵的CryptoPunk价值95 ETH。购买者就是曾以2400万美元购买Punk的那个人。他从我这里买了一些,价格都在80到95 ETH之间。”

落袋为安

“我考虑到市场不反弹的可能性,决定落袋为安”。尽管Polko卖掉了42个CryptoPunk,但Polko的收藏中仍然保留着58个。

在收获巨额回报后,Polko决定还是从事老本行,作为一个数字艺术收藏家。Polko成功收购了XCOPY、Sarah Zucker和许多其他法国艺术家的作品。

“我为自己是Pascal Boyart作品的主要收藏家而感到自豪。我拥有很大一部分Obvious系列,以及Agoria的作品。对我来说,重要的是把它带回法国,而不是让它被说英语的国家所拥有。”

新加密艺术

Polko热衷于参与一场运动,成为艺术家和收藏家社区的一员。

“我发现参与新事物很有趣。我总是回到印象派,这是现代艺术的开端,艺术家、收藏家和艺术商人在巴黎聚集。现在,有了社交网络,印象派不再聚集在蒙马特咖啡馆,而是在Twitter或其他社交网络上,这是一种全球性的。”

Polko建立的关系有时会促进交易。在与艺术家Justin Aversano成为朋友后,Polko卖给了他一枚CryptoPunk,交易的部分付款是Aversano的Twin Flames NFT 之一。

此外,Polko还是新加密艺术运动的赞助人,帮助艺术家举办展览。

“这太神奇了。在法国,我们的成功来源于Benoît Couty、Jean-Michel Pailhon、Obvious、Agoria和Pascal Boyart等人的贡献。就我个人而言,我一直致力于提升法国风格,从Daft Punk等艺术家那里汲取灵感,并在CryptoPunk和法国文化精髓之间建立联系。”

Polko强调了巴黎的NFT工厂和IHAM画廊的关键作用,这些艺术中心致力于NFT展览和教育。“在这个新的数字运动中,一个充满活力的法国社区就此聚集。我们一直在与纽约等城市竞争,但我相信巴黎现在已经走在了前面。”

Polko设想了一个致力于旅行和收集更多数字艺术的未来,他对这个领域的未来持乐观态度。

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注:目前世界上唯一一座全面介绍20世纪至今所有现代艺术创作的博物馆。蓬皮杜艺术中心位于法国巴黎,与卢浮宫、奥塞美术馆并列为巴黎最重要的三座博物馆。)最近将Yuga Labs捐赠的CryptoPunk添加到其收藏中,这更加坚定了Polko的信念。

但Polko也强调耐心的价值。

“Pollock和Rothko的作品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收购后,其艺术事业才开始爆发,而蓬皮杜艺术中心收藏NFT作品才六个月前。”

但是,他补充道,“我们可以看到NFT艺术的发展正在加速。”

Polko再次引用了Paul Guillaume和Ambroise Vollard的传奇故事。(注:二人均为法国著名艺术品收藏家和出版商)

“他们支持像爱德华·马奈和克劳德·莫奈这样的艺术家,催生了整个艺术运动。我们的目标是引领类似的复兴,但这一次是数字艺术。”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