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6z 创始人发表技术乐观主义宣言:技术是唯一永恒的增长源泉

a16z热度: 15073

你生活在一个疯狂的时代——比平常更加疯狂,尽管科学技术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人类对自己是谁或自己在做什么一无所知。

原文标题:The Techno-Optimist Manifesto

原文作者:a16z

原文来源:a16z

编译:StartupBoy,投资实习所

我一直觉得,a16z 是 VC 里技术乐观主义者的一个代表,其联合创始人 Marc Andreessen 更是典型。前段时间 a16z 刚发布万字长文,认为当下的 AI 让我们正在进入计算的第三个时代

今天,Marc Andreessen 在 a16z 官网正式发布了技术乐观主义者宣言《The Techno-Optimist Manifest》,这份宣言接近万字,分别从谎言、真相、技术、市场等角度做了说明,可谓激情澎湃。

在这个宣言里,Marc Andreessen 说增长的源泉只有三个:人口增长、自然资源利用和技术。唯一永恒的增长源泉只有技术。而自由市场是组织技术经济的最有效方式,市场经济是一台发现机器,一种智能形式——一个探索性、进化性、适应性的系统。

下面我用 AI 简单做了一下编译,也对部分内容做了删减,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 a16z 官网阅读原文。

你生活在一个疯狂的时代——比平常更加疯狂,因为尽管科学技术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人类对自己是谁或自己在做什么一无所知。By Walker Percy

我们这个物种已有 30 万年的历史。在最初的 29 万年里,我们以采集为生,这种生活方式在喀拉哈里沙漠的布须曼人和安达曼群岛的森提纳尔人中仍然可见。即使在智人拥抱农业之后,进展仍然极其缓慢。公元前 4000 年出生于苏美尔的人会对诺曼征服时期的英格兰或哥伦布时期的阿兹特克帝国的资源、工作和技术非常熟悉。然后,从 18 世纪开始,许多人的生活水平猛增。是什么带来了这种巨大的进步,为什么?By Marian Tupy

有一种方法可以做得更好。找到它。By Thomas Edison

Lies 谎言 

我们被欺骗了。

我们被告知,技术夺走了我们的工作,降低了我们的工资,加剧了不平等,威胁了我们的健康,破坏了环境,降低了我们的社会,腐蚀了我们的孩子,损害了我们的人性,威胁了我们的未来,并且永远处于毁灭一切的边缘。

我们被告知要对技术感到愤怒、痛苦和怨恨。我们被告知要悲观。普罗米修斯的神话——以各种更新的形式,如《弗兰肯斯坦》、《奥本海默》和《终结者》——困扰着我们的噩梦。

我们被告知要谴责我们与生俱来的权利——我们的智慧、我们对自然的控制、我们建设更美好世界的能力。我们被告知要对未来感到悲惨。

Truth 真相

我们的文明建立在技术之上。技术是人类雄心和成就的荣耀,是进步的先锋,是我们潜力的实现。数百年来,我们一直在适当地颂扬这一点——直到最近。

我来这里是为了带来好消息。我们可以进步到一种更加优越的生活方式和存在方式。

我们有工具、系统和想法。我们有意愿。是时候再次举起技术旗帜了。

现在是成为技术乐观主义者的时候了。

Technology 技术

技术乐观主义者认为,社会就像鲨鱼一样,要么成长,要么死亡。

我们相信成长就是进步——带来活力、扩大生活、增加知识、提高福祉。

我们同意 Paul Collier 的观点:“经济增长不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但缺乏增长则是致命的。”

我们相信一切美好的事情都是增长的下游。

我们认为,不增长就是停滞,这会导致零和思维、内部斗争、退化、崩溃,并最终导致死亡。

增长的源泉只有三个:人口增长、自然资源利用和技术。

发达国家的人口正在世界各地、跨文化地减少——总人口可能已经在减少。国家资源利用在现实和政治上都受到严格限制。

因此,唯一永恒的增长源泉就是技术。

事实上,技术——新知识、新工具,希腊人称之为 techne——一直是增长的主要源泉,也许也是增长的唯一原因,因为技术使人口增长和自然资源利用成为可能。

我们相信技术是世界的杠杆——用更少的钱赚更多的钱。

经济学家用生产率增长来衡量技术进步:我们每年可以用更少的投入和更少的原材料生产出多少产品。由技术驱动的生产力增长是经济增长、工资增长以及创造新产业和新就业机会的主要驱动力,因为人们和资本不断地被解放出来去做比过去更重要、更有价值的事情。生产力的增长导致价格下降、供给增加、需求扩大,从而改善全体人民的物质福祉。

我们相信这是我们文明物质发展的故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再住在泥屋里,勉强维持微薄的生存,等待大自然掠杀。

我们相信这就是我们的后代将生活在星空中的原因。我们相信,无论是自然造成的还是技术造成的,没有任何物质问题是不能通过更多技术解决的。

我们面临饥饿问题,所以我们发明了绿色技术;

我们遇到了黑暗的问题,所以我们发明了电灯;

我们有寒冷的问题,所以我们发明了室内供暖;

我们遇到了热问题,所以我们发明了空调;

我们遇到了孤立的问题,所以我们发明了互联网;

我们遇到了流行病的问题,所以我们发明了疫苗;

我们面临贫困问题,因此我们发明技术来创造富裕;

给我们一个现实世界的问题,我们可以发明解决它的技术。

Markets 市场

我们相信自由市场是组织技术经济的最有效方式。愿意的买家遇到愿意的卖家,价格达成,双方都从交换中受益,否则就不会发生。利润是生产满足需求的供应的动力,价格编码有关供给和需求的信息。市场促使企业家寻求高价,以此作为通过压低价格来创造新财富的机会信号。

我们相信市场经济是一台发现机器,一种智能形式——一个探索性、进化性、适应性的系统。

我们相信哈耶克的知识问题压倒了任何集中的经济体系。所有实际信息都处于边缘,掌握在最接近买家的人手中。该中心远离买方和卖方,一无所知。集中计划注定会失败,生产和消费体系太复杂。去中心化利用复杂性来造福所有人;集中化会把你饿死的。

我们相信市场纪律。市场自然会遵守规则——当买方未能展示时,卖方要么学习并改变,要么退出市场。当市场纪律缺失时,事情就会变得疯狂无止境。每个垄断和卡特尔、每个不受市场纪律约束的中央机构的座右铭是:“我们不在乎,因为我们不必这么做。”市场防止垄断和卡特尔。

我们相信市场可以帮助人们摆脱贫困——事实上,市场是迄今为止让大量人民摆脱贫困的最有效方式,而且一直都是。即使在极权主义政权中,逐步解除对人民的压制以及他们的生产和贸易能力也会导致收入和生活水平的迅速提高。将靴子抬起一点,效果会更好。完全脱掉靴子,谁知道每个人都能变得多么富有。

我们相信市场本质上是实现卓越集体成果的个人主义方式。

我们相信市场并不要求人们是完美的,甚至是善意的——这很好,因为,你见过人吗?亚当·斯密:“我们的晚餐并不是来自屠夫、酿酒师或面包师的仁慈,而是来自他们对自身利益的考虑。我们关注的不是他们的人性,而是他们的自爱,从不与他们谈论我们自己的必需品,而是谈论他们的优势。”

大卫·弗里德曼指出,人们只出于三个原因为他人做事——爱、金钱或力量。爱没有规模,所以经济只能靠金钱或武力运行。武力实验已经进行过,但发现效果不佳。让我们坚持用钱。

我们认为,对市场的最终道德防御是,它们将原本会组建军队和创立宗教的人们转向和平生产的追求。用尼古拉斯·斯特恩的话来说,我们相信市场是我们照顾陌生人的方式。

我们相信市场是为我们想要支付的其他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方式,包括基础研究、社会福利计划和国防。

我们认为,资本利润与保护弱势群体的社会福利制度之间并不存在冲突。事实上,它们是一致的——市场的生产创造了经济财富,为我们作为一个社会想要的一切买单。

我们相信,中央经济计划会提升我们中最糟糕的人,并拖累每个人;市场利用我们最优秀的人才来造福我们所有人。

我们相信中央计划是一个厄运循环;而市场呈螺旋式上升。

经济学家威廉·诺德豪斯 (William Nordhaus) 表明,技术创造者只能获得该技术创造的经济价值的 2% 左右。另外 98%以经济学家所谓的社会剩余的形式流入社会。市场体系中的技术创新本质上是慈善性的,比例为 50:1。谁从新技术中获得更多价值,是制造该技术的单一公司,还是使用该技术来改善生活的数百万或数十亿人?

我们相信大卫·李嘉图的比较优势概念——与竞争优势不同,比较优势认为,即使是世界上最擅长做每件事的人,也会因为机会成本而从其他人那里购买大部分东西。无论技术水平如何,适当自由市场背景下的比较优势都能保证高就业率。

我们相信市场将工资设定为工人边际生产率的函数。因此,提高生产率的技术会推动工资上涨,而不是下降。这也许是整个经济学中最违反直觉的想法,但这是事实,而且我们有 300 年的历史证明了这一点。

我们相信米尔顿·弗里德曼的观察,即人类的欲望和需求是无限的。

我们相信,市场还可以通过创造人们能够高效参与的工作来增进社会福祉。我们相信全民基本收入会将人们变成动物园里的动物,由国家饲养。人不应该被饲养的,人应该是有用的、富有创造力的、自豪的。

我们相信,技术变革非但没有减少对人类工作的需求,反而通过扩大人类高效工作的范围而增加了对人类工作的需求。

我们相信,由于人类的欲望和需求是无限的,经济需求也是无限的,就业增长可以永远持续下去。

我们相信市场是创造性的,而不是剥削性的;正和,而不是零和。市场参与者以彼此的工作和产出为基础。James Carse 描述了有限游戏和无限游戏——有限游戏有一个结局,一个人赢了,另一个人输了;无限游戏永远不会结束,因为玩家们会合作发现游戏中的可能性。市场是终极的无限游戏。

The Techno-Capital Machine 技术资本机器

将技术与市场结合起来,你就得到了 Nick Land 所说的技术资本机器,即物质永恒创造、增长和丰富的引擎。

我们相信市场和创新的技术资本机器不会停止,而是不断螺旋式上升。比较优势增加了专业化和贸易。价格下跌,释放购买力,创造需求。价格下跌有利于每个购买商品和服务的人,也就是说每个人。

人类的欲望和需求是无穷无尽的,企业家不断创造新的商品和服务来满足这些欲望和需求,并在此过程中部署无限数量的人员和机器,这种螺旋式上升已经持续了数百年。事实上,截至 2019 年,在新冠疫情暂时中断之前,其结果是创造了地球历史上数量最多、工资最高、物质生活水平最高的就业机会。

技术资本机器使自然选择在思想领域为我们发挥作用。最好、最有成效的想法获胜,并结合起来产生更好的想法。这些想法在现实世界中以技术支持的商品和服务的形式实现,而这些商品和服务永远不会从头出现。

雷·库兹韦尔 (Ray Kurzweil) 定义了他的加速回报定律:技术进步往往会自我滋养,从而提高进一步进步的速度。

我们相信加速主义——有意识地、故意地推动技术发展——以确保加速回报法则的实现。确保技术资本的螺旋式上升永远持续下去。

我们相信技术资本机器并不反人类——事实上,它可能是最有利于人类的东西。它为我们服务,技术资本机器为我们工作,所有机器都为我们工作。

我们相信,技术资本螺旋式上升的基石资源是智慧和能量——创意,以及使它们成为现实的力量。

Intelligence 智力

我们相信智力是进步的终极引擎。智力让一切变得更好,在我们可以衡量的几乎所有指标上,聪明人和聪明社会都比不那么聪明的人和社会表现得更好。智力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权利,我们应该尽可能全面、广泛地扩大它。

我们相信,智力呈螺旋式上升——首先,世界各地越来越多的聪明人被招募到技术资本机器中;其次,随着人们与机器形成共生关系,形成新的控制论系统,例如公司和网络;第三,AI 增强了我们的机器和我们自己的能力。

我们相信,我们已经做好了智力起飞的准备,这将把我们的能力扩展到难以想象的高度。

我们相信 AI 是我们的炼金术,我们的点金石——我们实际上是在让沙子思考。

我们相信 AI 最好被视为通用的问题解决者,我们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

我们相信,如果我们愿意的话,AI 可以拯救生命。与我们通过人类和机器智能联合研究新疗法所能取得的成就相比,医学以及许多其他领域还处于石器时代。从车祸到流行病再到战时误伤,许多常见的死亡原因都可以通过 AI 来解决。

我们相信 AI 的任何减速都会造成生命的损失,那些可以通过 AI 防止的死亡是一种谋杀。

我们相信增强智能(Augmented Intelligence),就像我们相信人工智能一样。智能机器增强了人类的智能,推动人类的能力呈几何级数扩展。

我们相信增强智能可以推动边际生产力,从而推动工资增长,进而推动需求,进而推动新供给的创造……没有上限。

Energy 能量

能量就是生命。我们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但没有它,我们就会面临黑暗、饥饿和痛苦。有了它,我们就有了光明、安全、温暖。

我们相信能源应该呈螺旋式上升。能源是我们文明的基本引擎,我们拥有的能量越多,我们可以拥有的人就越多,每个人的生活也就越美好。我们应该将每个人的能源消耗水平提高到我们的能源消耗水平,然后将我们的能源提高 1000 倍,然后将其他人的能源也提高 1000 倍。

目前,较小的发达国家和较大的发展中国家之间的人均能源使用量差距巨大。这一差距将会缩小——要么通过大规模扩大能源生产,让每个人的生活变得更好,要么通过大规模减少能源生产,让每个人的生活变得更糟。

我们相信能源的扩张不必损害自然环境。今天,我们拥有几乎无限的零排放能源的灵丹妙药——核裂变。1973年,尼克松总统呼吁实施独立计划,即到 2000 年建造 1000 座核电站,以实现美国能源的完全独立。尼克松是对的。当时我们没有建造这些工厂,但现在我们可以随时建造。

原子能专员托 Thomas Murray 1953 年表示:“多年来,装在武器中的分裂原子一直是我们抵御野蛮人的主要盾牌。此外,现在它是上帝赋予人类进行建设性工作的工具。”Murray 也是对的。

我们相信第二个能源银弹即将到来——核聚变。我们也应该建立它。实际上禁止裂变的坏想法也将试图禁止聚变,我们不应该让他们这么做。

我们相信技术资本机器与自然环境之间不存在内在冲突。即使没有核电,美国现在的人均碳排放量也比 100 年前要低。

我们相信技术是解决环境退化和危机的方法。技术先进的社会可以改善自然环境,而技术停滞的社会则会破坏自然环境。

我们相信,技术停滞的社会能源有限,代价是环境破坏;技术先进的社会为每个人提供无限的清洁能源。

Abundance 丰富

我们相信,我们应该将智力和能量置于正反馈循环中,并将它们驱动到无穷大。

我们相信我们应该利用智力和能量的反馈循环来丰富我们想要和需要的一切。

我们认为,衡量富裕程度的标准是价格下跌。每当价格下跌时,购买它的人们的购买力就会提高,这与收入的提高是一样的。如果许多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下降,结果就是购买力、实际收入和生活质量的爆炸式增长。

我们相信,如果我们让智力和能源都“便宜到无法计量”,最终的结果将是所有实物商品都变得像铅笔一样便宜。铅笔实际上在技术上相当复杂且难以制造,但如果你借了一支铅笔并且没有归还,没有人会生气。我们应该对所有实物商品采取同样的态度。

我们认为,我们应该通过技术应用推动整个经济体的价格下降,直到尽可能多的价格实际上为零,从而将收入水平和生活质量推向最高水平。

我们相信 Andy Warhol 是对的,他说:“这个国家的伟大之处在于开创了最富有的消费者与最贫穷的消费者购买基本相同的东西的传统。你可以在看电视时看到可口可乐,你可以知道总统喝可口可乐,Liz Taylor 喝可口可乐,然后想一想,你也可以喝可口可乐。可乐就是可乐,花多少钱也买不到比街角流浪汉喝的更好的可乐。所有的可乐都是一样的,而且所有的可乐都很好。”浏览器、智能手机、聊天机器人也是如此。

我们相信,技术最终会推动世界走向 Buckminster Fuller 所说的“短暂化”(ephemeralization)——经济学家所说的“非物质化”。Fuller 说:“技术让你用越来越少的钱做越来越多的事,直到最终你什么都不用做。”

我们相信技术进步会为每个人带来物质丰富。

我们相信,技术丰富的最终回报可能是 Julian Simon 所说的“终极资源”——人的大规模扩张。正如 Simon 所做的那样,我们相信人是最终的资源——人越多,创造力就越强,新想法就越多,技术进步就越多。因此,我们相信物质丰富最终意味着更多的人——更多的人——这反过来又带来更多的丰富。

我们相信,与我们拥有丰富的智力、能源和物质产品的人口相比,我们的星球人口严重不足。

我们相信,全球人口可以很容易地增加到 500 亿人或更多,当我们最终在其他星球上定居时,这一数字将远远超出这个数字。

我们相信,所有这些人中将会出现超出我们最疯狂梦想的科学家、技术专家、艺术家和梦想家。

我们相信技术的最终使命是促进地球和恒星上的生命发展。

不是乌托邦,但足够接近

然而,我们不是乌托邦主义者。我们是托马斯·索威尔(Thomas Sowell)所说的“受限愿景”的追随者。

我们相信,受约束的愿景——与乌托邦和专业知识的不受约束的愿景相反——意味着接受人们的本来面目,通过经验检验想法,并解放人们做出自己的选择。

我们不相信乌托邦,也不相信启示录。

我们相信变化只会发生在边际上——但大量的边际变化可能会带来巨大的结果。虽然不是乌托邦,但我们相信 Brad DeLong 所说的“懒散地走向乌托邦”——尽堕落人类能做的最好的事情,让事情在我们前进的过程中变得更好。

Becoming Technological Supermen 成为科技超人

我们相信,推动技术进步是我们能做的最有益的事情之一。我们相信有意识地、系统地把自己转变为能够推动技术进步的人。

我们相信,这当然意味着技术教育,但它也意味着亲自动手、获得实践技能、在团队中工作和领导团队——渴望建立比自己更伟大的东西,渴望与他人合作,作为一个团队建立更伟大的东西。

我们相信,人类创造事物、获得领土、探索未知的自然动力可以有效地引导到构建技术中。我们相信,虽然物理边界,至少在地球上是封闭的,但技术边界是开放的。

我们相信探索和获得技术前沿。我们相信技术的浪漫,工业的浪漫。火车、汽车、电灯、摩天大楼的爱神。还有微芯片,神经网络,火箭,分裂的原子。

我们相信冒险。踏上英雄之旅,反抗现状,绘制未知领域,并为我们的社区带来战利品。

套用不同时间和地点的宣言:“美只存在于斗争中。没有一部杰作没有攻击性。技术必须是对未知力量的暴力攻击,迫使他们在人类面前低头。”

我们相信,我们现在是、过去和将来都是技术的主人,而不是被技术掌控。受害者心态在生活的各个领域都是一种诅咒,包括我们与技术的关系——既不必要又弄巧成拙。我们不是受害者,我们是征服者。

我们相信自然,但我们也相信克服自然。我们不是原始人,畏缩在对闪电的恐惧中。我们是顶级掠食者,闪电为我们工作。

我们相信伟大。我们钦佩我们之前的伟大技术专家和实业家,我们渴望让他们今天为我们感到骄傲。

我们相信人性 - 无论是个人还是集体。

Technological Values 技术价值

我们相信野心,坚持,不懈 - 力量。我们相信功绩和成就。我们相信勇敢,勇气。我们相信骄傲、自信和自尊——当赢得时。我们相信自由的探索,实际的科学方法和启蒙价值,挑战专家的权威。

我们相信,正如理查德·费曼所说,“科学是对专家无知的信念。”“而且,”我宁愿有无法回答的问题,也不愿有无法质疑的答案。

我们相信当地知识,人们用实际信息做决定,而不是扮演上帝。我们相信拥抱差异,增加趣味性。我们相信风险,相信向未知的飞跃。

我们相信能动性,相信个人主义。我们相信激进的能力。我们相信绝对拒绝怨恨,正如 Carrie Fisher 所说,“怨恨就像喝毒药,等待对方死去。我们承担责任,我们克服。”

我们相信竞争,因为我们相信进化。我们相信进化,因为我们相信生命。我们相信真理。我们相信富比穷好,便宜比贵好,丰富比稀缺好。我们相信让每个人都变得富有,一切都变得便宜,一切都丰富。

我们相信外在动机——财富、名誉、复仇——就其本身而言是好的。但我们更相信内在的动机——建立新事物的满足感,在团队中的友情,成为更好的自己的成就——更充实、更持久。

我们相信希腊人所说——通过卓越而繁荣。

我们相信技术是普遍主义的。技术并不关心你的民族、种族、宗教、国籍、性别、身高、体重或者头发。技术是由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才组成的虚拟联合国建立的,任何有积极态度和便宜笔记本电脑的人都可以做出贡献,技术是终极的开放社会。

我们相信硅谷的“付出”准则,通过一致的激励措施信任,慷慨的精神帮助彼此学习和成长。我们相信技术使伟大成为可能,也更有可能。

我们相信发挥我们的潜力,成为完整的人 - 为了我们自己,我们的社区,我们的社会。

The Meaning Of Life 生命的意义 

技术乐观主义是一种物质哲学,而不是一种政治哲学。我们之所以关注物质,是有原因的——为我们如何选择在物质丰富的情况下生活打开了大门。

对技术的一个常见批评是,它剥夺了我们生活中的选择权,因为机器为我们做决定。这无疑是正确的,但我们使用机器创造的物质丰富所带来的创造生活的自由远远抵消了这一点。

市场和技术带来的物质丰富为宗教、政治以及社会和个人生活方式的选择打开了空间。我们相信技术是解放性的,解放人类的潜能,解放人类的灵魂、人类的精神,扩展自由、满足和活着的意义。

我们相信技术打开了人类的意义空间。

The Enemy 敌人 

我们有敌人。我们的敌人不是坏人,而是坏想法。

六十年来,我们当前的社会一直遭受着一场大规模的士气低落运动——反对技术和生活——以不同的名称,如“存在风险”、“可持续性”、“ESG”、“可持续发展目标”、“社会责任”、“预防原则”、“信任与安全”、“技术伦理”、“风险管理”、“去增长”、“增长的极限”。

我们的敌人是停滞,是反优点、反野心、反奋斗、反成就、反伟大。我们的敌人是那些在年轻时充满活力和追求真理的机构,但现在却遭到妥协、腐蚀和崩溃——阻碍了日益绝望的持续相关性的努力取得进展,尽管功能失调和无能不断升级,但仍疯狂地试图证明其持续资助的合理性。

我们的敌人是各种控制,也是无拘无束的乌托邦。我们的敌人是预防原则,它几乎阻碍了自人类首次利用火以来的所有进步。预防原则的发明是为了防止大规模部署民用核电,这也许是我一生中看到社会所犯的最灾难性的错误。预防原则继续给当今世界造成巨大不必要的痛苦。这是非常不道德的,我们必须带着极端的偏见抛弃它。

我们的敌人是减速、去增长、人口减少——这种虚无主义的愿望在我们的精英中非常流行,即人口减少、能源减少、痛苦和死亡增加。

我们将向那些被腐朽思想所俘获的人们解释,他们的恐惧是没有根据的,未来是光明的。我们邀请所有人加入我们的技术乐观主义行列。成为我们追求科技、富足和生活的盟友。

The Future 未来 

我们从哪里来?我们的文明是建立在发现、探索和工业化精神之上的。

我们到哪里去?我们正在为我们的孩子、他们的孩子建设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一个充满恐惧、内疚和怨恨的世界?还是一个充满野心、丰富和冒险的世界?

我们相信 David Deutsch 的话:“我们有责任保持乐观。因为未来是开放的,不是预先确定的,因此不能只是接受:我们都要对它所拥有的负责。因此,为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而奋斗是我们的责任。”

我们欠过去,也欠未来。是时候成为一名技术乐观主义者了。It’s time to build。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
关键字:AI技术A16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