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员工,OpenAI一无是处”

木沐热度: 9103

OpenAI的创始人&CEO Sam Altman和联合创始人、总裁Greg Brockman加入微软,引发了OpenAI的人员流失,Thrive Capital正在牵头对OpenAI员工持股的收购。Altman正在筹集数十亿美元,用于一家新的AI芯片企业,新任临时CEO将调查Altman被驱逐的原因,Shear将推动OpenAI的变革,答案或许会在他的调查后出现。

摘要由 Mars AI 生成
本摘要由 Mars AI 模型生成,其生成内容的准确性、完整性还处于迭代更新阶段。

原文作者:木沐

原文来源:元宇宙日爆

微软再一次“成为最大赢家”,而失去Altman的OpenAI不仅仅是折损了一位创始人&CEO,还有这位领导者所凝聚的人才、资本与外部合作。Altman加入微软后就有消息人士称,数十名OpenAl内部员工已宣布辞职。而此前一直在进行中的员工持股收购要约也变得不确定起来

11月20日,微软CEO­­­ Satya Nadella最终告诉全世界,被OpenAI董事会罢免的CEO Sam Altman和因此辞职的董事会主席、总裁Greg Brockman加入微软。

OpenAI也为自己找到了临时CEO——视频流媒体网站Twitch 的联合创始人Emmett Shear。

一场反转、再反转的“政变”终于尘埃落定。

自11月17日Sam Altman被董事会踢出公司后,OpenAI董事会受到了来自投资方、内部员工与合作伙伴等多方压力;11月18日,“人事地震”仅一天,“董事会正在就Sam Altman回归谈判”的消息就出来了,有高管在内部信上对此表示乐观。

11月20日,当Altman在X上露出他脖子上的OpenAI访客卡时,外界猜测,他返回公司是为继续商讨重担CEO一职,直到当晚,人们才理解了他的那句话,“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戴这个玩意。”

当然,那肯定不是Altman拜访OpenAI的最后一次。谁都知道,无论在业务还是资本上,微软都是OpenAI最深度的合作伙伴。Altman自己也在X上说了,Satya和他的首要任务仍然是确保OpenAI继续蓬勃发展,“致力于为我们的合作伙伴和客户提供全面的业务连续性”。

可见,即将领导微软AI新团队Altman还会继续坐在会议桌上,只不过,之后他将代表微软。

微软再一次“成为最大赢家”,而失去Altman的OpenAI不仅仅是折损了一位创始人&CEO,还有这位领导者所凝聚的人才、资本与外部合作。

Altman加入微软后就有消息人士称,数十名OpenAI内部员工已宣布辞职。一些人在X上表达了同一句话,“没有员工,OpenAI一无是处。”

01.内部员工接连辞职

“没有员工,OpenAI就一无是处。”11月20日,这句话在Altman的X页面上刷屏了,他转发并为之点赞。

许多人发布了这句话,其中不少是OpenAI的内部员工,甚至包括Mira Murati,她是OpenAI的CTO,在董事会罢免Altman后接任了临时CEO一职,但只当了不到3天。

微软Altman对员工呼声点赞

这侧面印证了Altman的离开给OpenAI内部造成的人员动荡。动荡在OpenAI董事会单方宣布罢免Altman的CEO职务后就开始了。

先是Greg Brockman,这位OpenAI的联合创始人、总裁在11月17日被撤了董事会主席一职后,最先公开表示辞职,尽管董事会表示会对他“留作他用”。

Brockman也是第一个对外发声的人,是他告诉了外界这次人事变动有多么突然和草率:他和Altman都是在在线会议上被董事会成员llya Sutskever开除的,两人都“感到震惊”。

作为“Altman背后的男人”,尽管Greg Brockman总以总裁的头衔对外,但他其实ChatGPT的核心推动者,是OpenAI “秘密武器”般的存在。

在Altman眼中,“Greg是那个真正能使技术变成现实的人”,从他对这位创业伙伴的评价看,Brockman在OpenAI将GPT模型变成可落地产品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像Brockman这样的可以将编程、产品决策和团队管理相结合人在科技领域中很罕见,而在谷歌没有这样的人。”曾在谷歌和OpenAI工作的人工智能科学家Aravind Srinivas也曾对Brockman给予高度认可。

高管层人事“地震”之后,OpenAI的研究总监Jakub Pachocki、AI风险团队负责人 Aleksander Madry 以及任职七年的研究员Szymon Sidor也提出辞职。

Pachocki也是OpenAI的元老级人物,自2017年以来一直供职于OpenAI,是GPT-4研究的“关键人物”。Altman评价,“要是没有他,我们不会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 如果Pachocki 未离职,很可能将领导GPT-5的预训练。

OpenAI的人员流失还在继续。在Altman和Brockman官宣加入微软后,又有“数十名OpenAI内部员工宣布将辞职”的消息传出。

“灵魂人物”的离开正在让OpenAI面临更多的人才损失,而员工是OpenAI最大的价值,连刚刚接任临时CEO的Emmett Shear都评价“OpenAI的员工非常令人印象深刻,而且非常有使命感”。

然而,人员的动荡只是OpenAI最先浮出水面的危机。

02.员工持股收购案陷入不确定

被“开除”事件震惊的不只两位当事人,还有OpenAI的各大投资方、投资人,他们和OpenAI的员工一样,也是在官方公告发出后才获知消息。包括微软、Thrive Capital、老虎环球管理公司(Tiger Global Management)在内的投资方,都要求OpenAI撤销开除决定。

如今,尘埃落定,两位被OpenAI开除的“灵魂人物”双双加入微软,这让外界预测,OpenAI将失去投资人的信任,这为它获得资金继续研究人工智能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

OpenAI最大的投资方和合作伙伴是微软,这家互联网巨头已经投入了高达130亿美和各种资源,拥有OpenAI Global LLc 49%的股份,而微软CEO Satya Nadella也一直与Altman保持联系。

而现在,Altman将领导微软的人工智能新团队,Satya表示将全力支持。尽管双方都表示会确保OpenAI继续蓬勃发展,但这很可能是为了保证此前合作的连续性。

除微软外,OpenAI的另一大股东Thrive Capital正在牵头对OpenAI员工持股的收购,但目前尚未汇入足够的资金。开除事件发生后,Thrive Capital已表示,Altman的离职将对其要约收购造成影响。

无论是微软在2019年对OpenAI的入局,还是Thrive Capital牵头的OpenAI员工持股收购要约,都反映了Sam Altman强大的资本运作能力。

以卡内基梅隆大学高级研究员的身份,Altman曾发表过多篇有关科技创新和创业的文章,而且不只纸上谈兵,他担任过OpenDoor、Postmates和RapidAPI等多家创业公司的董事会成员或顾问,并帮助这些公司获得数千万美元的投资。

早在大学时期,Altman就展现了过人的商业头脑,大学辍学后创立了基于地理信息位置的应用 Loopt 并出任 CEO,拿到了红杉资本的投资,还四年间拿到了五轮融资共计3910万美元。

创立OpenAI后,Altman全力将他的资本运作能力输入其中,尤其是2019年OpenAI决定从一家非盈利组织向“利润上限(caped-profit)”公司转变后,也是在此时,OpenAI 获得了微软最初的10亿美元投资,不再开源的GPT模型研发进入快车道。

2022年11月30日,ChatGPT 面世,一周内涌入百万用户。到现在,月活数量达还在1亿。

哪怕被开除的几周前, Altman还在从世界上最大的投资者处筹集数十亿美元,用于一家新的人工智能(AI)芯片企业。包括微软等一些现有投资者在内的多家知名风投公司也准备支持 Altman组建的任何新企业。

如果Thrive Capital的收购要约顺利,OpenAI的估值将达到860亿美元,此前它的估值不到300亿美元。这意味着,一年时间不到,公司估值已经翻了超3倍。

如今,这一切都随着Altman的离开变得不确定起来。

03.新任临时CEO将排治理之“雷”

Altman的职业归宿尘埃落定了,有人评价,OpenAI与他各得其所:前者以此保住了自身的“非盈利组织”属性,朝符合人类利益的AGI(通用人工智能)研发前进,后者将继续在微软新AI团队中发挥自己的商业才华。

但OpenAI还能在人才流失与资本不确定性下,守着“非盈利组织”的名头,开发需要强大算力、算法、算据投入的AGI。

说白了,人也好,资源也好,最终都会走向“钱”的问题。但这又会回到OpenAI的盈利与非盈利的路线之争上,这个矛盾从一开始就埋在了OpenAI特殊的组织架构上。

微软OpenAI董事会控制着整个组织

简单来说,OpenAI董事会控制着整个组织,董事会除了CEO Altman、首席科学家IIya和总裁Blockman之外,还有3名OpanAI之外的成员,他们对OpenAI的战略和运营拥有最终的决策权。OpenAI LP作为盈利实体,代表OpenAI商业化的部分,而OpenAI Inc保留了非盈利组织的核心。

为了保证发展不受利益损害,OpenAI的董事会几乎没有成员持有公司股份。这次风波也让外界惊诧,身为董事会成员、CEO的Altman居然对公司完全没有控制权,人们这才相信了此前他在一次听证会上说的话,“OpenAI随时可以开了我。”

董事会成员不持股外,OpenAI最大的股东微软也不在董事会名单中。更为戏剧性的是,这样的架构正是Altman创建的。

外界猜测,这样的架构为Altman与董事会其他成员在OpenAI的发展路线上设置了诸多的沟通障碍,包括商业化、AI安全性等问题上。

在这场全世界围观的AI巨头“政变”暂时落幕后,针对原因的公开说法仍停留在OpenAI那封人事变动公告中:董事会对Altman不信任。而包括OpenAI首席运营官Brad Lightcap、刚接任临时CEO的Emmett Shear都站出来澄清,Altman与董事会之间的分歧无关AI安全、商业化等路线之争。

刚接手临时CEO职责的Shear表示,他要在未来30天中以聘请独立调查员的方式先弄明白导致Altman被驱逐的整个过程和原因。同时他还强调了一点,“董事会‘没有’因为任何具体的安全分歧而将Sam撤职”,并补充说,“如果没有董事会支持将我们出色的模型商业化,我还没有疯狂到接受这份工作”。

这意味着,OpenAI董事会对Altman的不信任无关AI安全与商业化。

那这就更值得玩味了,要知道,OpenAI以“人工智能新秀”、“独角兽”能力不断进入全球AI巨头的序列中时,AI安全问题和商业化的激进表现也让它屡次陷入风口浪尖。

如今,将 OpenAI带入巨头之列的Altman不是因为公司最刺眼的问题而被开,除非给出更大的“瓜”,否则OpenAI的董事会简直就是做出了一个得不偿失的决定。

“我对自己参与董事会的行动深感遗憾。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OpenAI。”11月20日,董事会成员IIya Stutskever似乎X上表达了悔意,他被外界视作主导开除Altman的人。

连马斯克这位OpenAI曾经的联合创始人都留言质问他,“你为何采取如此激烈的行动?”还顺带着抛出了一句“瓜”味十足的要求,“如果OpenAI正在做一些对人类有潜在危险的事,世界需要知道。”

答案或许会在新任临时CEO Shear的调查后出现,他还表示将推动组织的变革,包括在必要时大力推动重大治理变革。

显然,这位新主也对现在的组织状况感到担忧。届时,OpenAI在意的“非营利性组织”属性还保得住吗?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