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alik 新作:memecoins 还能成为什么?

Vitalik Buterin热度: 10506

Vitalik Buterin提出了发行代币来资助公共项目的新方式。然而,近年来的memecoins并没有创造价值,甚至有些宣扬种族主义。作者建议将大量memecoins用于支持公共产品,并结合有意义和有趣的游戏来改善用户体验。Hood Games是一款有趣的罗宾汉游戏,人们参与其中有三个原因:希望价值上涨、感受民主和开放、寻找乐趣。制作真正有趣的游戏是一项挑战,但我们应该尊重人们追求乐趣的愿望,同时创造更多有意义的加密项目。

摘要由 Mars AI 生成
本摘要由 Mars AI 模型生成,其生成内容的准确性、完整性还处于迭代更新阶段。

原文作者:Vitalik Buterin

原文来源:vitalik.eth.limo

原文标题:What else could memecoins be?

编译:Karen,Foresight News

十年前,在以太坊项目公开宣布之前的两周,我在《Bitcoin Magazine》上发表了《市场、机构与货币——一种社会激励新方法》这篇文章,主张发行代币可能成为资助重要公共项目的一种新方式。

当时的想法是:社会需要一种资助有价值的大规模项目的方式,市场和机构(包括企业和政府)是我们今天拥有的主要技术手段,它们在某些情况下有效,但在其他情况下失败。

发行新代币似乎是大规模融资技术的第三类,它与市场和机构有着足够的不同之处,它会在不同的地方取得成功和失败,也因此它可以填补一些重要的空白。


Vitalik


关心癌症研究的人可以持有、接受和交易 AntiCancerCoin(抗癌币);关心环境保护的人可以持有和使用 ClimateCoin,以此类推。人们选择使用的代币将决定资助哪些事业。


到了 2024 年的今天,加密领域中的一个主要讨论话题似乎是 memecoins。我们早在 2015 年就领略过 memecoins,从 Dogecoin 开始,而「狗币」(dog coins)在 2020 年 -2021 赛季曾是一个主要话题。这一次,它们再次升温,但让很多人感到不安,因为这些 memecoins 并没有什么特别新奇和有趣的地方。


事实上,情况往往恰恰相反:显然,最近有一堆 Solana 的 memecoins 公开宣扬种族主义。即使是非种族主义的 memecoins,也似乎只是在价格上起伏不定,并没有创造任何价值。


人们感到不满:


Vitalik

Vitalik


即使是长期以太坊哲学家 Polynya 也感到非常不满


Vitalik


对于这种困惑的一个答案是摇头叹息,并以道德制高点表明我们对这种愚蠢行为感到厌恶并坚决反对。在某种程度上,这是正确的做法。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提出另一个问题:如果人们重视娱乐,而金融化的游戏似乎至少有时能提供这种娱乐,那么是否可能有一个更正和的版本呢?


慈善代币(Charity coins)


在我见过的代币中,更有趣的是那些将代币供应量的大部分(或某些持续的费用机制)用于某种慈善事业的代币。一年半前,有一种(现已不再活跃)名为「GiveWell Inu」的代币,其收益捐赠给了 GiveWell。过去两年,有一种名为「Fable of the Dragon Tyrant」的代币,除了支持其他事情外,还支持与抗衰老研究相关的文化项目。


不幸的是,这两者都远非完美:GiveWell Inu 似乎已不再维护,而另一个则有一些非常恼人的核心社区成员,他们不断纠缠我,要求我关注他们,这使我目前不太愿意多次提及他们。


比较成功的是,在我获得 Dogelon Mars 代币供应量的一半,并立即将其捐赠给 Methuselah 基金会后,Methuselah 基金会和 Dogelon Mars 社区似乎发展出了一种积极的合作关系,追溯性地将 ELON 转换成了慈善币。感觉这里有一个尚未发掘的机会,可以尝试创造一些更积极、更持久的东西。但最终,我认为即使那样也会创造出一些本质上有限的东西,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Robin Hood games(罗宾汉游戏)


原则上,人们参与 memecoins 有以下几个原因:


1、价值可能上涨;

2、他们感到民主和开放,任何人都可以参与;

3、有趣。


我们可以把大量 meme 币的供应量用于支持人们重视的公共产品,但这并不会直接对参与者产生任何好处,而且确实会损害价值利益,如果处理不当,还会损害上述第二项的利益。我们能做些什么来改善普通用户的这两方面体验吗?


对于第三项(有趣)的答案很简单:不仅要创造一种代币,还要创造一款游戏。但要做一款真正有意义和有趣的游戏。不要想象在区块链上的《Candy Crush》(糖果传奇);想象一下在区块链上的《World of Warcraft》(魔兽世界)。


Vitalik

《World of Warcraft》中的一位「以太坊研究员」。如果你「杀死」一个研究员,你会得到 15 银 61 铜的奖励,还有 0.16% 的几率获得一些「以太坊中继数据」。请不要在现实生活中尝试。


那么,罗宾汉的部分呢?当我走访东南亚低收入国家时,我经常听到的一个说法是,有些人或他们的家庭成员以前很贫困,但在 2021 年通过 Axie Infinity 的 Play-to-Earn 功能变得中等富裕。当然,2022 年 Axie Infinity 的情况有所不同。但即使如此,我有这样的印象,如果考虑到这款游戏的 Play-to-Earn 特性,平均而言,高收入用户的净财务收益是负面的,但可能(强调可能!)对低收入用户是正面的。这似乎是一个很好的特性:如果你必须对某人施以财务压力,就对那些能承受的人施以压力,但要有一个安全网,保护低收入用户,并试图让他们比进来时更好地离场。


无论 Axie Infinity 在这方面做得有多好,都有一种直观的感觉:(i)如果目标是满足人们对乐趣的渴望,我们应该创造更复杂、更有趣的游戏,而不仅仅是简单的复制粘贴货币,(ii)特别是那些让低收入玩家在经济上更好的游戏,更有可能让他们的社区比进入时更好。


慈善货币和游戏甚至可以结合起来:游戏的一个特点可以是一个机制,成功完成某个任务的玩家可以参与对发行资金分配给哪些慈善机构进行投票。


话虽如此,制作一个真正有趣的游戏着实是一项挑战,看看一些关于 Axie 在乐趣方面表现不佳的负面评价,以及这篇关于他们自那时以来改进的正面评价。我个人最有信心的团队是 0xPARC,因为他们已经成功地制作了两款加密游戏(Dark ForestFrogCrypto),玩家愿意完全出于乐趣而玩,而不是为了赚钱。理想情况下,目标是创造一个让所有玩家都满意的共建环境:「金钱是零和的,但乐趣可以是正和的」。


结论


我个人的一条道德准则是:「如果你不喜欢某一类人或群体,至少要愿意称赞其中几个做得最好的、最能满足你的价值观的人。」


如果你对政府违反人们的自由感到不满,也许你可以在内心找到一些对瑞士政府的好话。


如果你对社交媒体平台的剥削性和鼓励不良行为感到不满,但认为 Reddit 相对好一些,那就可以说些好话来表扬 Reddit。


相反的做法——大喊「是的,所有 X 都是问题的一部分」——在当下可能感觉很好,但却会疏远人们,将他们进一步推向自己的小圈子,让他们完全隔绝于你未来可能提出的任何道德诉求。


我对加密领域中的「degen」部分持有相同的看法。我对以极权主义政治运动、骗局、拉高出货(rugpulls)或在第 N 个月令人兴奋但在第 N+1 个月让所有人感到沮丧的投资项目毫无热情。与此同时,我尊重人们追求乐趣的愿望,但我更希望加密领域能够与这种潮流共同前进,而不是逆流而行。因此,我希望看到更多质量更高、有趣的项目能积极地为生态系统和周围世界做出贡献(而不仅仅是吸引用户)。


至少,我希望能有更多好的 memecoins,理想情况下,它们支持公共产品,而不仅仅是让内部人士和创作者受益。但更理想的是,创造游戏而不仅仅是代币,并创造让人们乐于参与的项目。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
关键字:Vital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