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个老牌NFT发MEME币:集体演绎过山车行情,对NFT价格提振有限

Nancy热度: 23887

近期,MEME作为最热门的NFT话题,mfers、Doodles和Goblin Town等项目受到关注。然而,随着价格下跌,聪明钱开始抛售,机器人持有的代币也受质疑。这些MEME也影响了相关NFT项目的价格和交易量,但随着MEME价格下跌,交易量也减少。近几个月,NFT价格和交易量达到高峰,但随着$MFER价格下跌,其交易量仅为近期的十分之一。mfer作为最早的NFT项目,表现较好,但并非因为发币,而是因为其具有MEME效应。处于低谷期的NFT项目转向做MEME并不奇怪,但要想反弹仍为时过早,缺乏社区共识和支持将加速消耗其价值。

摘要由 Mars AI 生成
本摘要由 Mars AI 模型生成,其生成内容的准确性、完整性还处于迭代更新阶段。

原文作者:Nancy

原文来源:PANews

无论是从动辄数亿美元的预售狂潮,还是从链上数据的持续新高来看,MEME已是妥妥的“流量密码”。近期,mfers、Doodles和Goblin Town等老牌NFT项目也正通过发行MEME币重获市场关注,并展现出部分惊人的涨幅。作为当下本轮牛市的最热题材,NFT能否借助MEME开启价值新叙事?

3月30日凌晨,mfers创始人Sartoshi宣布在Base链上发行自己的MEME币mfercoin,包括NFT持有者和艺术家均可获得空投。$MFER上线后价格伴随着热度飙升持续上涨,Dex Screener数据显示,$MFER从上线之初的0.0000149美元最高涨至0.3213美元,翻了超2.1万倍。巨大涨幅之下,聪明钱们赚得盆满钵满,比如Lookonchain监测,某交易者花费0.1 ETH(351美元)购买了$MFER,并以499 ETH(177万美元)的价格出售部分,赚取约190万美元,收益高达5598倍;链上分析师@ai_9684xtpa监测,0x708开头的聪明钱地址花费0.79枚ETH在底部买入9012万$MFER,平均成本仅为0.00003139美元,最高价值2895.5万美元。截至发文,$MFER的价格已较最高点下跌超43.9%,市值回落至1.8亿美元。

NFT

Doodles创始人poopie也参与了MEME这场社会性实验,在Base上发行了MEME代币$poop,但表示与Doodles项目本身无关。Dex Screener数据显示,$poop在上线1小时左右从最初的0.00002275美元最高涨至0.0843美元,即最高翻了约3705.5倍,但随后代币一路下跌至目前的0.006677美元,跌幅高达92.1%,市值仅为740万美元。

$poop持续下跌的趋势被认为与机器人过高筹码有关。据区块链分析平台Bubblemaps显示,其在分析18,800个钱包后发现,poopie除了向NFT持有者空投了价值300万美元的$poop,机器人获得800万美元的代币空投。不过,目前已有大户开始销毁价值数百万美元的$poop。

NFT

与上述两个项目不同的是,Goblin Town背后团队Truth Labs则发推支持了已Rug的Solana项目CABBAGEcoin,并表示已购买。该代币被KOL“收购”且将其作为Goblin Town的社区币,将为NFT持有者空投。Birdeye数据显示,$CABBAG从上线的857.7美元最高涨至4236.3万美元,翻了超5.3万倍,但现已下跌超92%至333.7万美元。

另外,Truth Labs另一联创今日还推文称,“如果你仍然想玩游戏,那就去打$Fools吧,没有团队,没有电报,什么都没有。但不要相信你今天听到的一切,今天是愚人节。”尽管如此,行情显示,$Fools从0.00007749美元在短短十余分钟内翻了超57倍至0.004531美元,现已较高点下跌91.6%。

NFT

虽然这些MEME在上线初始有着极强的造福效应,但仍在短时间内演绎了过山车行情。与此同时,MEME币行情刺激下也为相关NFT项目带来不同程度的影响。

OpenSea数据显示,自3月30日MEME消息后,mfers NFT价格和交易量迎来近几个月高峰,地板价最高涨了超97.8%至0.75 ETH,单日交易量则超254 ETH。不过,随着$MFER价格的下跌,截至4月1日,mfers的价格已较近期高点下跌约24%,日交易量仅不到十分之一。

与mfers不同的是,Doodles和Goblin Town并未出现明显变化。截至4月1日,Doodles的地板价较$poop上线当日仅上涨3.2%,交易量则下跌66.5%;Goblin Town地板价则基本并未上涨,且自3月26日以来没有任何成交量。

从市场表现来看,率先吃螃蟹的mfers表现相对较好。对此,有不少社区成员解释称,mfer效果好不是因为他们是发币的NFT项目,而是本身MEME效应,其他项目并不具备再造基因。

总之,在MEME成为流量承载地的当下,处于低谷期的NFT项目“下场”做MEME并不足为奇,特别是对有着一定用户基础和品牌影响力的项目而言,天然更具备传播力度。但要想借此吹响反攻号角仍言之过早,且一旦未能形成更好社区共识的共鸣和支持将加速消耗原有价值。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
关键字:N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