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石集团CEO苏世民:当前投资者面临的最大风险是什么?

Sergei Klebnikov热度: 10029

苏世民是黑石集团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他从小就渴望成功。他与彼得·彼得森共同创立了黑石集团,现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另类资产管理公司,管理的资产超过1万亿美元。黑石集团主要从事房地产投资业务,拥有价值3000亿美元的投资组合。苏世民认为投资时要考虑宏观环境和公司的增长路径,建议多认识聪明的人,建立专有数据系统。他推荐读自己的书《我的经验与教训》,也推荐《鞋狗》一书。

摘要由 Mars AI 生成
本摘要由 Mars AI 模型生成,其生成内容的准确性、完整性还处于迭代更新阶段。

原文标题:Investing Wisdom And Life Lessons From Blackstone Billionaire Steve Schwarzman

原文作者:Sergei Klebnikov

原文来源:Forbes

这位77岁的黑石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在费城郊区长大。早在十岁起,他就在父亲的窗帘和床上用品店帮忙工作,负责柜台。14岁时,他开办了自己的割草生意,专注于拓展新客户,而他的双胞胎弟弟则负责割草。他早早就展现了对成功的渴望。

在他的《我的经验与教训》(What It Takes,Avid Reader Press:2019)一书中,苏世民回忆起恳求父亲在全国范围内扩张他们的面料店(“我们可以像希尔斯百货(Sears)那样”),哪怕只是在宾夕法尼亚州也可以。但他的父亲拒绝了:“我现在已经非常幸福了。我们有一栋漂亮房子,有两辆车,还有足够的钱供你和你的弟弟上大学。我还需要什么呢?”

就读于耶鲁大学的苏世民后来靠自己弥补了父亲缺乏雄心壮志的遗憾。自1985年与已故的彼得·彼得森(Pete Petersen)创立黑石集团以来,该集团现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另类资产管理公司,管理的资产超过1万亿美元。

据《福布斯》估计,苏世民的身家为390亿美元。并且他的公司还孕育了另外几位亿万富豪,包括身家76亿美元的现任总裁乔纳森·格雷(Jonathan Gray)。起初,黑石集团以传统的“买入、举债、减持”杠杆收购业务起家,但现已发展为一家购更注重买入并发展企业的公司,包括采用创新的融资技术,无限期延长了基金的到期日,使得原本“俱乐部”式的私募股权行业变得更加适合普通零售投资者参与。房地产是黑石集团的重头业务。目前,该集团的商业房地产投资组合价值3000亿美元,包括12,000多处物业。此外,黑石还是欧洲最大的仓库和物流设施业主。

以下就是《福布斯》对苏世民的专访。

《福布斯》:你是如何开始投资业务的?

 苏世民:

我最初从事私募股权投资,代表一些刚起步的公司。当时的私募股权领域可能只有八到十家公司。我在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管理并购团队,负责私募股权交易的咨询。我在那里总共工作了13年,最终做到了董事总经理。当时,从事私募股权(编者注:当时被称为杠杆收购)这个小的新生领域的人都是我的同龄人,所以我跟他们很熟。那时候人们不愿意代表他们,因为他们做的交易非常小,而且整个(私募股权)概念都是新的。所以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因为我认识这些人。后来,因为我负责为他们提供建议,所以我看到了这种交易的组织方式——这就是我的开始。然后在1982年,我想让雷曼兄弟也参与到这项业务中来,因为我认为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投资公司之一,雷曼这样做可以筹集更多的资金。然而,雷曼兄弟的执行委员会拒绝进入这项业务,我认为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代价高昂的决定。

《福布斯》:在你的职业生涯中,你的投资策略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苏世民:

你知道的,自1985年公司成立以来,世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在私募股权不仅非常普遍,而且还被划分为不同的子资产类别。像我们这样的公司是私募股权进入房地产、对冲基金和信贷等其他另类资产类别的先驱。

我们现在有72种不同的投资策略,不过一开始只有一种。随着时间的流逝和世界的变化,多元化和添加新策略也显得更有意义。但我们从未将其视为多元化,而是把它看作进入被市场周期性低估的不同领域,因为我们相信,投资这些领域可以为最初投资于其他产品的客户带来良好的回报。因此,在不熟悉我们在做什么以及为什么这样做的人看来,可能会认为我们的策略非常多元。但我们正在做一些绝对了不起的事情,这就是我们最终在几乎所有事情上都取得了成功的原因之一,也解释了为什么一些试图效仿我们策略的人经常在价格处于高位时进入那些业务领域,或者无法吸引真正具有该领域专业知识的人才。

投资

《福布斯》:你认为哪项投资是黑石多年来最大的成功?

 苏世民:

有一项非常出色的投资是我们对希尔顿(Hilton)的投资,我们是在2007年7月初投资的,当时正值股票市场的高峰期。我们知道自己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我们相信至少有两个显著的机会可以增加希尔顿的利润。

首先,希尔顿至少有二十年没有进行国际扩张了。而且,它虽然当时在国际上排名第一,但它的酒店老化,没有新的酒店。我们认为,如果我们从管理公司的角度出发,积极开设新酒店,并让其他人提供资金,那么仅这一项活动每年就能增加约5亿美元的收益。

第二个机会是希尔顿公司有三个总部和三个完整的员工团队——但这对一家公司来说其实是没有必要的,只要一个总部就够了。所以我们认为在提高效率方面的机会大约价值5亿美元。当我们投资这家公司的时候,尽管好像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但我们认为这个价格相当不错,对吧?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目标可以比较容易地实现,而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在此期间,我们还遭遇了全球金融危机,业务收益减少了约5亿美元。有趣的是,前面这几个数字好像都是一样的。于是,为了确保安全,我们向这笔交易投入了更多资金,但经济的自然反弹,再加上额外的10亿美元利润,以及在整个期间的持续增长和对现有资产的更好管理,为我们带来了总共140亿美元的回报,这是一个很棒的结果。

《福布斯》:反过来说,你能举出一个让你比较失望的投资案例,并且分享你从中得到的教训吗?

 苏世民:

当然,那就是我们在1989年做的第三笔投资,我们投了Edgcomb Steel,一家钢铁分销公司。要我说,那次投资都不只是失望,简直是场灾难,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从一开始我们对它的分析就是错误的。

一个合作伙伴认为我们可以轻松地从存货利润中赚钱,换句话说,无论我们投资多少,只要钢铁价格不断上涨,我们就稳赚不赔。但是,当钢铁价格下跌时,我们也会亏钱。后来,钢铁价格真的下跌了,这家公司面临经营困难,难以偿还到期债务。我们选择投入更多的资金来拯救公司,但它仍然表现糟糕。这时我才意识到必须得卖掉这家公司,于是我们在1990年将其卖给了法国一家大型钢铁公司。卖掉Edgcomb Steel后,我们的初始投资亏得一干二净,所幸我们保住了第二次投入的资金。这次经历太令人懊恼了,我是最终决定做这笔交易的人,所以这个错误算我的,我也意识到我们不能再犯类似的错误。

因此,我们修订了公司的决策方式,从之前只靠我一个人拿主意变成了公司的所有合伙人商议决定,流程也更加正式。做决策时,所有的风险因素都必须列出,然后在合伙人之间进行彻底讨论。有一条简单的规则是,参会的每个人都需要对交易的潜在缺点和可能亏损的情景阐述自己的观点。基本上公司所有决定都引入了这一流程,其目的就是让决策过程去个人化。公司上下都需要时刻关注可能出错的地方,而不能只关心好的方面。从这个层面来看,尽管对Edgcomb Steel的投资是一次痛苦的经历,但也是我们公司最重要的投资之一,因为它给我们好好的上了一课。

投资

福布斯:作为投资者,你认为最重要的投资指标是什么,你又会密切关注哪些宏观或微观因素?

 苏世民:

你必须了解投资项目所处的宏观环境——这有助于控制定价,也有助于控制你对该投资在微观层面表现的预期。首先,我们要看这家公司成功的整体驱动因素是什么,接着要寻找所谓的“好社区”,也就是能让该行业和该公司蓬勃发展的地方,另外投资项目最好不要受经济周期的影响。一个很好的例子便是AI数据中心,目前在建设人工智能数据中心方面,我们拥有全球最大的份额。这是因为我们在三年前就发现了这一趋势,当时收购的公司QTS如今市值增长了六倍(三年前,黑石集团以100亿美元左右的价格收购了QTS——一家运营并租赁数据中心的公司,这笔交易在当时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数据中心交易)。我们着眼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该公司能否在地理上扩张。例如数据中心,就在我们对话的此刻它就在不断扩张。因此,一定要关注公司和行业的增长路径及其能否在地理上扩张。

投资



福布斯:如果能给你20岁的自己一些关于投资的建议,你会说些什么?

 苏世民:

多认识结交聪明的人,建立一个能产生大量专有数据的系统。投资要有耐心,不要心急,只有在对某个项目非常有信心时才投资。我了解自己的思考方式,我是需要了解大量的信息才能抓住趋势并理解事物的人,我拥有的信息越多,就越容易做出决定。有些人只需要坐在房间里阅读企业年报或冥思苦想,但我总是需要掌握大量可以让我思考的前沿信息,然后我通常可以从这些数据中看出规律。如果没有数据,就很难看出规律。

福布斯:你对如今的投资者有什么投资理念或主题推荐吗? 

 苏世民:

有两三个吧。从风险或回报的角度来看,信贷仍然是一个极好的领域。房地产开始随着经济周期出现变化,因为几乎所有类别的建筑工程都显著减少了。当利率在今年晚些时候开始下降时,私募股权领域会变得更加繁忙——我猜是在第三季度或第四季度,但也可能再早一点。

福布斯:从广义战略角度或当前环境角度来看,如今投资者面临的最大风险是什么?

 苏世民:

最大的风险是当前的地缘政治环境。其次是监管,第三是政治不确定性。这届美国政府上任以来,几乎所有领域的监管都出现了指数级增长的趋势。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做法会对经济增长产生负面影响。

福布斯:有没有哪本书是你推荐所有投资者去看的?

 苏世民:

他们可以读我写的那本《我的经验与教训》(What It Takes,暂译),它似乎已经成为一本畅销书!来自世界各地的人都经常和我谈论这本书,我惊讶于它似乎对许多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我不常读商业书籍,因为我自己在这个领域里已经花了很多时间。我最近读过并喜欢的一本好书是《鞋狗》(Shoe Dog),这是菲尔·奈特(Phil Knight)关于耐克的回忆录,了解他创办公司的奋斗历程很有趣。我总是同时读好几本书。

福布斯:感谢你接受此次访谈。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