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 Jesse Pollak:Base 链的诞生与成功秘诀

Niamh热度: 17859

Jesse Pollak是Coinbase工作五年的明星工程师,他创立了Coinbase自己的Layer 2区块链Base,去年8月推出后交易量达到了以太坊的两倍,创造了超过5600万美元的收入。Base社区重要性不亚于品牌认知,开发者们在去中心化社交媒体平台Farcaster上交流想法。Coinbase拥有自己的区块链网络,提供多元化收入来源,不受加密货币兴衰周期影响。Base收入主要来自支付相关收入和排序器费用,将与可口可乐等主要品牌合作推出促销活动。Pollak认为,说服人们进入加密货币领域应该是为了提供优质产品,而不是出于政治或意识形态考虑。

摘要由 Mars AI 生成
本摘要由 Mars AI 模型生成,其生成内容的准确性、完整性还处于迭代更新阶段。

原文作者:@niamhrowe7

原文来源:Fortune

原文标题:Coinbase engineering wiz Jesse Pollak had thoughts of leaving the company. Instead, he built its hit blockchain

编译:Luffy,Foresight News

2021 年,Jesse Pollak 准备迎接一场新的挑战。在 Coinbase 工作五年后,他在公司中崭露头角,将团队从 3 人扩大到 250 人,并负责 Coinbase 的消费者产品。之后他萌生了创业的渴望。

Layer2


为了留住这位明星工程师,首席执行官布 Brian Armstrong 告诉 Pollak:「去想办法把 Coinbase 带到链上。」「链上」是一个加密货币术语,指的是在区块链上发生的活动。


面对这一挑战,Pollak 首先设想构建一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加密集体,依靠一群松散的、大多是匿名的个人来做出决策。


站在这家上市的财富 500 强公司的高管团队面前,Pollak 提出了他的请求:能否拿出 10 亿美元和 60 名员工将 Coinbase 转变为一个 DAO?


「他们说,『我们喜欢你的活力,但用错了地方』,」Pollak 回忆起这件事时笑着说。


之后,他开始考虑广告市场,然后是应用商店,然后是身份应用程序。经过一年半的摸索,尝试了各种可能的解决方案后,Pollak 意识到了一个事实:「首先,我们需要一个真正的软件平台。」


Coinbase 自己的 Layer 2 区块链 Base 就此诞生,Base 链在以太坊之上构建,它可以汇总批量交易并将其写入主链。Base 于去年 8 月推出,被广泛认为是一个爆款 L2。在 2024 年第一季度,Base 的交易量达到了以太坊的两倍,创造了超过 5600 万美元的收入,链上主流应用包括 Uniswap、Chainlink 和 OpenSea。


「我们正在重新设计软件堆栈,因为我们要在这个新平台上重建 Coinbase 的大部分功能,」Pollak 在华盛顿特区儿童卧室接受《财富》杂志视频采访时解释道。他身后是一幅由他父亲绘制的壁画树,树枝在他周围生机勃勃。但他的抱负远不止于此:「我们正在构建下一代互联网。」


「我感觉我天生就是做这件事的」


Pollak 是个健谈的人,他喜欢谈论更崇高的理想,而不是机械的琐碎细节,他打破了大多数工程师的刻板印象。在贵格会学校学习了 15 年后,他认为贵格会的一些价值观——简单、社区、平等、管理——是他创立 Base 的动力。


Pollak 最初进入加密货币领域纯属偶然。他曾参与一家为科技公司开发密码的初创公司,但这家公司失败了,之后他以工程师的身份加入了 Coinbase。他并不热衷于加密货币,但这家公司确实为他提供了一个努力工作和创造有意义事物的路径。


「我认为我对加密货币的看法从来都不是自由主义的角度。它更像是,『我们现在拥有的所有系统都很糟糕。如果我们使用这项技术来改善它会怎么样?』」


到 2023 年,Pollak 赢得了区块链资深人士的尊重,在工程师、企业家和影响者之间声名鹊起。但随着 Base 的推出,他如今的地位更接近加密货币界的领袖。「我觉得我天生就是做这件事的,」他说。


Base 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 Coinbase。L2 的推出获得了一家面向消费者的上市公司巨头的认可。Coinbase 用户会自动使用 Base,而钱包用户则会从那里转向其他应用。


加密风险投资公司 Dragonfly 的合伙人 Tom Schmidt 告诉《财富》杂志: 「与 Coinbase 的紧密整合使整个事情变得更加甜蜜。」 「Coinbase 中真正了解加密货币的人很少,而 Jesse 就是其中之一。」


Pollak 认为 Base 社区的重要性不亚于任何品牌认知。他将 Base 开发者的情绪比作早期的硅谷氛围。在去中心化社交媒体平台 Farcaster 上拥有 24 万人的频道(这是该平台迄今为止最大的频道)上,开发者们彼此交流想法。


对于 Coinbase 来说,拥有自己的区块链网络提供了一种收入来源,这种收入来源不会严重依赖加密货币的兴衰周期。这种收入多元化的需求也促使 Coinbase 的竞争对手 Kraken 和币安构建了自己的区块链。这些项目不像 Base 等构建在以太坊上的 L2 项目,L2 恰是 Pollak 的项目获得如此大的关注度的原因之一。


Layer2

L2 月交易量趋势


区块链建设者社区 Optimism Collective 的负责人 Ryan Wyatt 向《财富》杂志表示,其中一个原因是 Base 希望成为有趣的社区。Wyatt 表示:「除了金融之外,各种不同的消费者体验也开始出现。」


Base 上的流量集中于社交和游戏:根据资产管理公司富兰克林邓普顿最近的一份报告,几乎一半的 SocialFi 交易都发生在 Base 上。


根据 Base 网站,其生态系统中有 353 个应用程序。目前最受欢迎的是那些与 DeFi 相关的应用程序,其中 Uniswap 和 Jumper 等处于领先地位。但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应用程序也取得了进展。其中,Friend.Tech 引起了人们的注意,用户可以购买有影响力人士的「股份」以进入他们的私人聊天室:「你的网络就是你的净资产。」另一个热门应用是餐厅忠诚度应用程序 Blackbird,它允许常客累积其原生代币并获得迎宾饮品等福利。


Dragonfly 的 Schmidt 承认他对 Base 的「非企业化」印象深刻,他将这种氛围归功于 Pollak。


「你需要向人们展示些什么」


Coinbase 的首席执行官自 2022 年以来就一直致力于实现公司收入多元化。Armstrong 当年告诉 CNBC ,「我们希望摆脱交易费的束缚,转向订阅和服务。」


这一追求开始取得成效,因为在 2024 年第一季度,Coinbase 净收入的约三分之一来自「订阅和服务」。这包括其稳定币 USDC 的利息收入,以及质押收入,即帮助客户锁定以太坊以换取奖励。与此同时,Coinbase 还作为 8 只现货比特币 ETF 的托管人以及 Coinbase One(一项为 40 多万资深投资者提供增强交易功能的订阅计划)获得收入。在上一次熊市最严峻的时候,订阅和服务是一条生命线,在 2023 年初为该公司带来了约一半的收入。 


但 Base 脱颖而出,成为 Coinbase 真正的加密原生应用。它在第一季度产生的 5600 万美元收入来自支付相关收入和「排序器费用」。可以将排序器视为在 Base 上验证、排序和打包交易的基础设施,然后将它们发布到 L1。作为回报,排序器会从用户支付的费用中分得一杯羹,而 Coinbase 称这些费用是增长的「主要动力」。


Coinbase 首席财务官 Alesia Haas 在最新财报电话会议上告诉投资者:「我想指出的是,Base 的单位经济效益确实很强。」她说,随着交易量的增长(Coinbase 关注的关键增长指标),Base 可以「成为我们收入和利润的长期重要贡献者」。


但 Pollak 承认,让非加密货币人士进入加密货币领域仍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说服人们进入这个领域不应该是出于政治或意识形态考虑,而应该是为了向他们提供他们想要继续使用的优质产品。今年夏天晚些时候,Base 将与可口可乐等主要品牌合作推出「Onchain Summer」促销活动,赠送 200 万美元的奖品、赠款和积分,以鼓励潜在用户。


「为了真正取得突破,你需要向人们展示些什么,」他说。「我们已经度过了难关。」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