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KOL为项目方做推广,法律风险有哪些?

邵诗巍热度: 6835

国内政策对虚拟货币投资持负面态度,许多KOL转战国外平台。KOL通过吸引关注变现,但为项目方推广可能涉嫌刑事罪名。警方仍在抓捕涉嫌传销的Plus Token钱包代理,KOL若推广涉嫌传销项目也可能被认定为传销犯罪。KOL需谨慎选择合作项目,进行尽职调查评估风险。无论身在国内还是国外,KOL都需考虑刑事风险,可咨询律师。

原文作者:邵诗巍

原文来源:PANews

法律风险

 

鉴于国内政策总体上对于虚拟货币及相关交易、投资所持的负面态度,不少KOL(Key Opinion Leader,关键意见领袖,或称大V)已从国内的微博、知乎、抖音等社交媒体平台转战至推特(即:Twitter、X)、YouTube等国外平台。另据不完全统计,2023年上半年,中文币圈内容,比去年同期增加了 87%。继黄推和政推之后,币圈成为中文推特的又一顶流。

通过日积月累的信息产出,吸引大量关注后,将流量变现,是大部分KOL的主要诉求。KOL常见的变现方式有:知识付费、项目推广、带单返佣、SocialFi等。

邵律师此前也曾就KOL做知识付费,带单返佣、SocialFi的相关风险进行法律分析。

实践中较为高发的,是KOL为项目方做推广而引发的相关风险。邵律师已经处理过不少KOL相关咨询,也办理过多起KOL涉及的刑事犯罪及刑事法律风险防控案件。

文 | 邵诗巍律师

01、案例引入

1、KOL为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做推广

法律风险

虚拟资产交易平台JPEX爆雷事件被视为“香港币圈涉刑第一案”。此前有多位明星,网红为该平台宣传推广。曾为JPEX代言或宣传过的明星和网红包括香港艺人张智霖、台湾歌手陈零九、香港模特庄思敏、香港网红富二代林作、YouTuber陈怡等。

据JPEX官网,JPEX自称“已经取得了加拿大、美国及澳大利亚的牌照”,是一间“持牌虚拟货币平台”。2022年7月,香港证监会将JPEX列入无牌公司及可疑网站名单,并在今年9月13日发出警告声明称,JPEX旗下实体店一概没有获证监会发牌,也没有申领牌照。

法律风险

(图片源于网络)

2023年9月18日,香港警方发布消息,将香港网红林作和陈怡在内的8人以串谋诈骗等罪名被拘捕。

2、KOL为币圈项目站台喊单

法律风险

项目方西坦(xirtam)介绍称是世界上第一个先进的非KYC区块链声誉建立系统。根据项目方白皮书可知,XIRTAM是想要打造一个免费的Play-to-Earn游戏世界,且玩家无需购买任何入场券即可参与。2023年3月开始是项目方发力推广的高峰期,其中中文区KOL喊单的现象明显。时光、默默、crypto指南针、冲帝等人对该项目进行了大量宣传,呼吁散户购买,项目方以种子轮投资、荷兰拍、公募投资等方式诈骗超过2000以太坊资金,被骗人数几千人。之后项目方跑路,代币价格在几小时内下跌超90%。

法律风险

据网络公开信息,XIRTAM项目方已经在四川绵阳归案,而作为最大嫌疑人的KOL时光和默默也在5月3日那条推文之后再无任何更新。

3、KOL为项目方发布引流关注推文

据邵律师最近接到的用户咨询(因用户隐私,涉案内容稍作改编),某KOL是在社交平台上拥有30万粉丝的大V,某天收到一个项目方私信,想让TA帮忙为自己做推广,一条推文的报价是900U,用户为该项目方在两周内发布了3条同样内容的推文,总计收到了2700U。

法律风险

没想到陆陆续续KOL收到了粉丝留言称,TA此前推荐的该项目方是“杀猪盘”,不少用户在项目方运营的平台中购买了大额理财产品,目前平台无法打开,项目方已失联。

02、币圈KOL为项目方做推广,可能涉及的刑事罪名

若项目方涉嫌刑事犯罪,而KOL在涉案的项目中又起到明显的推广、宣传作用的话,那么KOL存在一定可能会被司法机关认定为共犯而承担刑事责任。常见的涉刑风险有诈骗罪、开设赌场罪、传销犯罪等。

1、诈骗罪

法律风险

在2024年4月,去中心化的博彩类游戏平台ZKasino被传疑似跑路,邵律师此前也就该案进行过分析,几天后,项目方涉案人员被荷兰财政信息和调查局以涉嫌欺诈而逮捕。

若项目方的行为坐实欺诈,则曾为该项目方进行宣传推广的KOL,根据其明知程度以及在项目中参与的深入程度、获利程度等,涉嫌构成诈骗罪的共同犯罪。

2、开设赌场罪

法律风险

某微博用户于2024年4月发博称,若参与永续合约平台手续费返佣,作为代理发展下线,则构成开设赌场罪的从犯。

KOL可能仅将平台推广码发布推文、或者在YouTube视频下方发布邀请链接,KOL本身并未进行其所推广的合约进行交易。但平台系统会对KOL发布链接所进入平台并交易的人员进行后台绑定,这样KOL就成了开设赌场罪中的代理。

根据法律规定,有“参与赌博网站利润分成的”,或“担任赌博网站代理并接受投注情形的”,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开设赌场”。

3、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例如江苏盐城办理的Plus Token 400亿虚拟币传销案,项目方以提供数字货币增值服务为名,创建Plus Token钱包不断进行传销,法院判决陈某等人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涉案人员获刑2-11年不等。另据邵律师近期接到的咨询,各地警方目前仍在不断抓捕该平台中的代理。

根据法律规定,“在传销活动中承担宣传、培训等职责的人员” 可以认定为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因此,若KOL所推广的项目涉嫌传销,即使辩称自己并非项目方成员,仍存在可能被认定推广行为涉嫌传销犯罪。

03、写在最后

KOL既然被称作“关键意见领袖”,自然要承担相对应的责任。一言一行,都要考虑是否对粉丝负责,对公众负责。

为了尽可能地规避潜在的法律风险,KOL与项目方的推广合作,务必谨慎决策。用法律行业的术语,在展开合作前需要进行“尽职调查”,即:要对拟合作方的背景情况。经营情况,拟合作事宜的可能风险进行审慎的调查、分析、评估。无论KOL是肉身在国内还是国外,都需要首要考虑刑事风险。毕竟,世界各国的刑事管辖都带有一定程度的“长臂管辖”特征。

当然,若难以判断项目推广是否会引发自身法律风险,在必要时可以咨询律师。

[1]普通人的币圈“暴富”捷径:做个 KOL(2023版) https://mp.weixin.qq.com/s/hFs-CQVWUV1H51sv9L5Ijw

作者 :邵诗巍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