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安之父」CZ交棒,加密征途仍是星辰大海

郝方舟、秦晓峰、Azuma热度: 19437

CZ于11月22日宣布卸任CEO,转型为投资人,投资于区块链、Web3等领域,以及支持员工出走创业。币安成功的秘诀是审时度势,推行国际化战略,拓展全球用户,转型为综合性区块链巨擘企业。Richard Teng接任CEO,CZ希望他能带领币安走向合规,推动Web3的增长和普及。CZ为了币安能够继续前行,选择了下车,以更平稳的姿态去直面挑战。

摘要由 Mars AI 生成
本摘要由 Mars AI 模型生成,其生成内容的准确性、完整性还处于迭代更新阶段。

原文作者:郝方舟、秦晓峰、Azuma

原文来源:Odaily星球日报

11 月 22 日,注定会是一个计入 CZ 个人、币安公司、乃至整个 Crypto 行业历史上的大日子。

今日凌晨,币安官方宣布已与美国司法部、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和金融犯罪执行网络就历史注册、合规和制裁问题的调查达成和解。作为和解协议的一部分, Binance 同意认罪并支付超过 40 亿美元的罚款。

与此同时,CZ 发布公开信表示将卸任币安 CEO 一职,币安全球区域市场负责人 Richard Teng 将接任。在公开信中,CZ 透露未来已不太可能再像创建币安那样带领一个初创企业逐渐成长,而是想要转型为投资人,投资于区块链、Web3、DeFi、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领域。

回望 CZ 掌舵币安这 6 年,他不仅将币安交易所做到加密交易领域的龙头,也颇具前瞻和引领性地布局并串联其公链生态、支付与稳定币、上下游投资、教育与慈善等全线板块,把曾经“只靠一条腿走路”的 CEX 升格至综合性 Web3 集团,并将币安的产品、服务、品牌影响力传播向世界。

站在 Web3 行业中的角度,CZ 作为顶流 KOL 高频发声,既代表着华人创新、出海、与不同背景客户合作的决心和勇气,也屡次吹哨预警风险、安抚市场情绪,在危难与波动中稳定军心、指明前路,还针砭时弊、谏言监管,在高压的监管环境下替年轻的 Crypto 领域出头、争取更广袤的展业空间。

由是,CZ 认罪、币安和解,被部分业内人认为是“燃烧小我换光明,为后来者照亮合规创新路”之举,甚至给“加速推进中的 ETF”垫了石阶。

下文,Odaily星球日报将带大家回望币安的关键节点与突出成绩,从中归纳其成功经验,并借首任掌门的心法方针,预测接任者的发力点与加密交易平台的下一阶段要务。

一手缔造“宇宙第一大所”

提到头部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你可能会想到一大串名字,但王座永远只有一个——币安。

这是一个连它的竞争者们都不得不承认的事实,在各类排名中,无论是现货还是期货,币安的市场份额遥遥领先,往往超过 50% ,比前五名之和还要多。

数据显示,币安目前在全球拥有 6000 多名员工;支持全球 18 种服务语言,累计经过 KYC 认证的用户超过 1.2 亿,相当于全球每 66 个人中就有 1 个币安用户。圈内戏称,币安是“宇宙第一大所”。 

从 2017 年初创的小透明成长为如今的行业领头羊,CZ 领导下的币安仅仅用了 6 年,从零到一打造了多元的业务体系,囊括现货、期货、期权、OTC、矿池、云服务、公链、投资、慈善等。如今的币安,不仅仅是一家交易平台,而是成为一个综合性的区块链巨擘企业。

币安成功的秘诀是什么?很多人说是国内“九四”赋予的行业机遇。机遇固然重要,但更为关键的是局中人如何审时度势、做好抉择。CZ 确立的国际化战略,成功帮助币安在初创期捕获了一批流量。

2017 年国内交易所扎堆出现,政策嗅觉敏锐的币安创立之处,便定位国际化交易平台,将目标用户拓展至全球,避开了国内存量市场厮杀。两个月后,“九四”强监管来袭。在国内一众交易所纷纷关停之时,币安推行的全球化战略目标使其得以独善其身,为后续发展奠定用户基础。仅仅用时 165 天,币安便强势逆袭,成功跻身一线交易平台,成为当时第一大加密货币现货交易所。

风口过去之后,市场进入熊市,币安也没有不思进取,躺在功劳簿上,而是不断丰富交易业务。比如, 2019 年下半年重点发力衍生品合约,陆续推出 C2C、借贷等服务,网络效应增强。在交易业务成为头部顶流后,币安也在谋求转型,主要围绕投资、技术研发(公链)、新业务(如矿池)以及慈善等多个维度展开。 

与传统印象中极权的管理者不同,掌管着庞大加密帝国的 CZ 推崇去中心化的模式,尽力放权,币安所有的业务都是“走一步看一步”,慢慢摸索出来的。“我们一直是一个比较松散型的管理模式,大家的自由空间比较大。在币安启动一个项目相对来说非常简单,每个人想干什么都可以。但是他要做出结果来,一段时间如果都做不出来,我们可能就把那个项目停了。”

可能正是在这种模式下,币安的创新因子迸发,管理效率也并没有因为分布式办公有所降低。以币安公链为例,从 2018 年 12 月宣布研发自有公链,仅仅用时一年多上线主网,今年更是推出 BNB Chain 的二层网络 OpBNB 以及分布式存储链 BNB Greenfield。币安旗下公链,也是交易所公链中生态发展最好的,一度追上以太坊。 

有意思的是,币安在许多赛道上的探索都不是扮演“开拓者”的角色,而是“跟进者”。就拿最火爆的 IEO 来说,早在 2017 年就有交易所进行尝试但效果不佳,反而是币安在 2019 年带火了这一玩法并延续至今,已然成为 CEX 的标配。

“你去看整个币安的发展史,在交易类的产品上,币安并不是第一个跳出去做的,但我们能够在前人的基础上进行迭代。”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表示,币安的每一次进击,都是谋定而后动,用最小的试错成本达到最大的效果。

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币安如今的成就,是快速发力新业务、选对重心、抢占市场的回报。 

华人之光,为加密发声

如果将“带自己的公司做到垂直领域独角兽”视作第一步的话,那 CZ 的后几步更多落在了推动 Web3 全行业成长。

放眼加密世界,能“以己之见、牵引行业”的角色不外乎基础设施(早年的矿业、上一阶段爆发的公链、崛起中的新生态底层)、交易平台、投资机构、传统科技与金融巨头、监管方。 

各中 KOL 又包括吴忌寒、神鱼、V 神、CZ、Arthur、笔耕不辍的 a16z 和 Paradigm 、Cathie Wood、Michael Saylor、Musk、 Jack Dorsey 、巴菲特和查理芒格、Gary Gensler……

我们发现,随着 Web3 行业主题的变迁,仍然活跃在社交媒体一线,且做得到“每句话都有人听”而非“屁股决定脑袋”的 KOL 已所剩无几,这其中除了 CZ 之外已鲜少听到属于华人的声音。

回想过去几年,CZ 的一些经典言论犹在耳畔。

比如 CZ 一直在呼吁积极拥抱监管,并对于合规态势持续抱以乐观态度。去年深熊之时,CZ 曾为行业打气表示,大多数国家和司法管辖区已开始建立监管框架,而不是彻底禁止比特币或加密货币,这正在为加密货币创造更良好的环境。

今年年初时,CZ 曾提到个人在 2023 年的四项关注重点,借此再次呼吁业界重视教育及合规。值得一提的是,CZ 个人的第四项重点为“忽略 FUD、虚假新闻和攻击”,这也是为什么 CZ 会经常就一些子虚乌有的传闻比出四个手指。 

虽然身为宇宙第一大 CEX 的掌舵人,但 CZ 对于去中心化的未来却抱有着坚定的信仰,在谈及 DeFi 未来的发展态势之时,CZ 曾多次提到 DeFi 可能会在下一轮牛市中超越 CeFi。 

此外,CZ 坦言自己“交易水平很菜”,基本上只持币不交易;自己手上的 BTC 是多年前卖房 ALL IN,基本没动过。即便在 Twitter 上经常发声,他也总是聚焦行业或者币安相关业务动向,从来不预测币价。“我更关注比特币的使用率,究竟有多少进入这个行业,又有多少人在使用比特币,这个问题可能更加核心。”

在内部管理方面,币安员工包括 CZ 自己在内都禁止进行期货交易,产品测试团队有专门分配的限额账号;所有员工的币安账户全都登记在册,密切监控。一切工作的出发点,都是为了避免币安与用户成为对手盘,维护市场交易秩序。

CZ 还很乐意支持币安员工出走创业。在评论币安前高官离职一事时,CZ 曾表示:“一些员工正在币安之外从事令人兴奋的新事业,他们正在成长为更重要的角色,我甚至帮助他们中的许多人进行了介绍和推荐。我们支持每一个人,我们是一个团体,这也在币安内部创造了更多的发展机会。 

作为业内最忙的人之一,CZ 还时刻不忘在紧急时刻吹哨预警,提醒用户注意资产风险。比如在友商出现信息泄漏危机之时主动通知,且未披露具体友商的名字,比如在 iOS 被爆出漏洞之时积极呼吁用户尽快更新,再比如多次在黑客事件后协助受损项目方冻结黑客资金。 

正是这样的行业贡献,使得诸多圈内大佬在今日纷纷发文,致谢 CZ。(详见《CZ 离职,加密 KOL 送别》

CZ 下车,Richard Teng 掌舵

伴随着 CZ 的离职,币安全球区域市场负责人 Richard Teng 将接任 CEO 一职。 

今日早间,Richard Teng 紧接着 CZ 也发布了一封公开信: 

  • “我很荣幸并怀着最谦卑的心情出任币安的新任 CEO。我们运营着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1.5 亿用户以及成千上万员工的信任一直都是我重视且珍视的责任。在 CZ 和其他领导团队的支持下,我接受了 CEO 这个角色,我们将继续满足并超越所有利益相关者的期待,同时实现我们的核心使命——货币自由。如今,币安的基础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坚实。” 
  • “我的工作重点将包括:向用户保证,他们可以继续对公司的财务实力和安全性保持信心;与监管机构合作,在全球范围内维护促进创新的高标准,同时提供重要的消费者保护;与合作伙伴一起,推动 Web3 的增长和普及。”

Richard Teng 的接任并没有那么让人意外。今年 6 月,彭博社就曾发文报道过,若 CZ 因监管压力辞职,Richard Teng 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任币安 CEO。

那也是大部分 Crypto 用户第一次了解 Richard Teng 的契机,而当时距离 Richard Teng 加入币安实际上还不足两年。 

  • 2021 年 8 月,Richard Teng 加入币安担任新加坡区域 CEO;
  • 2021 年 12 月至 2022 年 10 月期间,Richard Teng 出任 Binance 中东和北非区域新负责人;
  • 2022 年 11 月至 2023 年 4 月,Richard Teng 担任币安亚洲、欧洲、中东和非美区域主管,
  • 2023 年 6 月,Richard Teng 被任命为币安除美国以外所有区域的市场负责人。

CZ 曾谈过结识 Richard Teng 的经过,二人是通过一名新加坡央行的工作人员介绍相识,在与 Richard Teng 沟通了两周之后,CZ 就下定了决心将其招致麾下。相较于白手起家的 CZ,Richard Teng 最大的特点在于拥有着充足的合规工作履历。

  • 在加入币安之前 Richard Teng 曾在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工作过 13 年;
  • 离开 MAS 之后, Richard Teng 于 2007 年加入了新加坡交易所(SGX),并在 8 年时间内做到了首席合规官一职;
  • 此后 Richard Teng 又于 2015 年入职了阿布扎比全球市场的金融服务监管局(ADGM)担任 CEO,在此期间,ADGM 连续四年被评为 “中东和北非最好的国际金融公司 ”。

如果说在过去的 6 年间,CZ 需要用更激进的打法带领着初生的币安去冲破市场重围,在交易所、公链、钱包、投资等各个赛道积极抢占身位,竞争头名,那么当币安如今成长为行业巨无霸之后,CZ 或许已意识到,当前摆在币安面前的最大挑战已不再是如何与身位落后于自己的对手们竞争厮杀,而是作为行业龙头肩负起正面监管的重任,带领 Crypto 行业走向合规。 

这一过程充满着相当大的不确定性,可能很漫长,可能会充满摩擦,但 CZ 或许能够确定的是:多年的一线工作经历为其赢得了无数得声誉,但也带来了无数的争议,在币安迈向新的发展阶段,需要以更平稳的姿态去直面挑战之时,Richard 将是带领币安最合适的人选。

在 Richard 夯实的背景之下,“打怪升级”归来的币安 2.0 版本可以更坦然的把自己摊开在阳光下。历经此次风波好像此前的一切留言都不攻自破,正如美国政府也认同的那样,币安从未挪用过用户资产,也从未进行过市场操控,一切都向着更光明的方向驶去。

这或许就是 CZ 选择 Richard Teng 作为接班人的关键原因吧。

展望未来,我们有理由相信 Richard Teng 会延着 CZ 所铺好的基础继续推进币安各项业务的发展,与此同时也会充分发挥自己在传统金融以及合规领域的经验及资源优势,带领着币安以更稳健的姿态去与各地区监管机构沟通。

至于 CZ,则是像自己前几天评论 Sam Altman 事件所说的那样 —— 知道何时放弃自己创办的公司的控制权是最棘手的决定之一 —— 做出了或许是其人生中最棘手的决定。

今日下午, CZ 在致币安所有员工的内部信中表示:“币安会没事的,我将不得不承受一些痛苦,但我会挺过来。” 

做出此番决定必定十分艰难,但为了币安能够继续前行,CZ 选择了下车。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