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约数月后停止合作,Aave与Gauntlet拉锯战终于结束?

Luccy热度: 11198

Gauntlet将停止与Aave合作,寻找风险管理员的替代者。Aave是以太坊最大的借贷协议,但Gauntlet被指责行为缺乏战略眼光,不适合24/7的DeFi环境。Gauntlet曾与Aave利益相关者发生冲突,包括提议冻结CRV和调整参数。但这些提议遭到社区反对。Gauntlet还提出冻结Curve代币并将Aave v2上的Curve贷款价值比率设置为零,以减轻Curve Finance创始人的6500万美元贷款风险,但遭到Aave社区反对。终止合作可能损害Gauntlet的信誉。

摘要由 Mars AI 生成
本摘要由 Mars AI 模型生成,其生成内容的准确性、完整性还处于迭代更新阶段。

原文作者:Luccy

原文来源:BlockBeats

内容目录
· Gauntlet 与 Aave 分道扬镳
· Aave DAO 代表 Marc Zeller 反对 Gauntlet 续约
· Gauntlet 曾多次与 Aave 利益相关者发生冲突

BlockBeats 消息,2 月 22 日,根据 Aave 治理论坛消息,DeFi 风险管理公司 Gauntlet 宣布将停止与 Aave 合作,Gauntlet 将尽快终止付款流,并与其他贡献者合作寻找风险管理员的替代者。


据悉,Gauntlet 自 2020 年以来一直担任 Aave DAO 的独立风险经理。在此期间,该公司负责监控 Aave 借贷市场的风险,例如清算风险、新区块链上的部署以及接受新资产作为抵押品等。而 Aave 是以太坊最大的借贷协议,拥有超过 83 亿美元的存款,其通过 DAO 结构进行管理,这意味着 AAVE 代币持有者对协议及其管理的变更提出建议并进行投票。


DAO

Aave 投资者存款总额,图源:DLNews


Gauntlet 与 Aave 分道扬镳


2 月 22 日,Gauntlet 宣布将停止与 Aave 合作,Gauntlet 将尽快终止付款流,并与其他贡献者合作寻找风险管理员的替代者。


Gauntlet 首席运营官兼联合创始人 John Morrow 表示,Gauntlet 的使命一直是让 DeFi 对用户来说更安全、更高效。自 2020 年担任 Aave DAO 的独立风险经理以来,Gauntlet 团队中 60 个人「几乎都为 Aave 做出了贡献,或者参与了支持它的基础设施工作。」


然而,在过去的一年里,Gauntlet 认为其很难应对最大利益相关者不一致的指导方针和不成文的目标,「由于这一切,继续 Gauntlet 使命的最佳地点是其他地方。」


DAO


Aave DAO 代表 Marc Zeller 反对 Gauntlet 续约


早在去去年 11 月,Aave DAO 代表 Marc Zeller 就明确表示对 Gauntlet 有所不满。在 Gauntlet 提出续约时,Marc Zeller 在治理论坛直接说明「ACI 不支持续约 Gauntlet」。


Gauntlet 自 2020 年以来一直担任 Aave DAO 的独立风险经理。最后一次续签为去年 11 月 29 日,Gauntlet 于 Aave 社区发起「与 Aave 续签为期 12 个月的合作协议」提案,以持续进行市场风险管理,旨在最大化资本效率并降低破产和清算风险,从而实现长期可持续发展。


而 Marc Zeller 指出本次续约存在争议,但社区「相信拥有风险服务提供商和冗余的好处超过了缺点和成本」,所以同意了续约。而现在,Aave DAO 已处于更加强大和稳定的地位,「并且随着经验的积累,我们可以退一步思考与 Gauntlet 合作的好处。」


DAO


据悉,Gauntlet 曾提供了关于暂停如何在 Aave 中产生坏账的分析,该分析对于在作战室环境中做出明智的决策非常有价值,但由于其发布在活动期间的公共论坛上,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恐慌,Marc Zeller 认为「这种行为不合适且缺乏战略眼光」。


最重要的是,对 Marc Zeller 来说,DeFi 应该是一项 24/7 的工作,而「Gauntlet 是迄今为止最慢的服务提供商,根本不适合 24/7、不间断的 DeFi 环境。」


为了实现快速、无治理的流程来对供应和借贷上限采取行动,引入风险管家是确保增长不被人为限制的重要工具。然而 Gauntlet 的 Risk Steward 长时间处于半失败状态。而在 Gnosischain 上,Gauntlet 对 Chaos Labs 的提议花了 4 天的时间才做出反应。


在此期间,出现了很多 Gauntlet 难以合作的例子,Marc Zeller 将 Gauntlet 的行为描述为「似乎与 DAO 的风险服务提供商采取了零和博弈的心态」,即「兼职进行直接竞争」,而这一评价既是 Marc Zeller 反对 Gauntlet 的主要原因,也成为了 Gauntlet 退出的一个理由。


Gauntlet 曾多次与 Aave 利益相关者发生冲突


正如 John Morrow 在治理论坛中所说,Gauntlet 在担任 Aave DAO 独立风险经理的四年中,与 Aave 利益相关者多次发生冲突。


在关于关于升级 Aave V3 ETH 池 wETH 参数提案上,Marc Zeller 提出 AIP-371 提案,旨在调整 slope1 以更好地与 stETH 和 reth 当前的收益率保持一致。彼时 stETH 和 reth 的收益率分别为 3.3% 和 3.07%。


据 AIP-371,slope1 的更改目标有两种可选方式,其中保守选项将 slope1 设置为 3.2%,比 stETH 收益率低 10 个基点,但比 rETH 收益率高;激进选项将 slope1 设置为 2.8%。比 stETH 收益率低 50 个基点,比 rETH 收益率低 23 个基点,使两者都能盈利。AIP-371 同时建议将 optimalRatio 降低至 80%,以减轻流动性风险。


DAO


然而有趣的是,早在 AIP-371 之前,Gauntlet 就已经提出了类似的提案,即 AIP-368。据 AIP-368,Gauntlet 建议将 v3 以太坊的 WETH Uopt 设置为 80%,将 Slope 1 设置为 3.3%,并为这些选项添加一些关于它们如何影响借款利率和收入的额外内容。


除了提案重复外,Gauntlet 的提案曾遭至 Aave 社区用户批评。


去年 2 月初,Gauntlet 因建立一种向 Aave 用户分配 ARB 代币排放的方式而受到批评,但几天后分配 OP 代币的类似提案却得到了压倒性的支持。


年底,Gauntlet 建议 Aave DAO 等到其 GHO 稳定币按照预期的美元挂钩进行交易后再引入 GHO 稳定模块,该协议允许任何持有 GHO 的人以一对一的方式将代币兑换成 USDT 或 USDC 基础。但在进行投票时,Aave 代币持有者投票决定立即实施 GHO 稳定性模块。


在这一系列冲突中,持续时间最长的莫过于冻结 CRV 的提案。


去年 6 月 15 日,Gauntlet 建议在 Aave v2 上冻结 CRV,旨在大幅降低损失风险。鼓励用户迁移至 Aave v3,Gauntlet 表示 v3 的风险参数更适合 CRV 借贷市场。其中冻结 v2 的 CRV 市场会限制用户操作,包括存入、借出等操作。


对此,Marc Zeller 回复,用户应可以自由地利用协议,需要谨慎实施可能会带来更多负面影响而非好处的「解决方案」,目前通过增加储备系数(RF)或降低清算阈值(LT)而人为地增加清算几率可能不是最明智的方法,Aave 社区也一致投票反对该提议。


随后,Gauntlet 接连两次再次在 Aave 社区发起提案,建议冻结 Curve 代币,并将 Aave v2 上的 Curve 贷款价值比率设置为零,以减轻 Curve Finance 创始人 Michael Egorov 在加密借贷协议上的 6500 万美元贷款头寸带来的风险。


由于此前提案已被社区驳回,Gauntlet 此举遭至 Aave DAO 代表 Marc Zeller 不满,他认为 Gauntlet 试图混淆视听,乘机让提案获得批准。而 Gauntlet 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 Tarun Chitra 否认了这一指责。


从结果上看,如果 Gauntlet 仅因为与 DAO 存在分歧就在续约几个月后就决定终止一年期合同,这难免会损害 Gauntlet 的信誉,未来的客户应该意识到合同义务可以随时以任何理由终止。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
关键字:DAOA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