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杀马特」,正在风靡 Solana

Peng SUN热度: 14183

Solana上的土狗成为流行的政治文化现象,基于元音字母对英文单词的戏谑变体,类似于15年前的“火星文”。这种风格的memecoin在Solana和以太坊上层出不穷,涨幅高达百倍千倍。从模因学、政治学、历史学的角度来看,这种文化现象是一种共识性的文化现象。互联网和模因天生一对,政治模因币的出现源于美国政治的模因化,特朗普和拜登也成为了政治模因的代表人物。这些政治人物的meme也扩散到商业、娱乐、文化等领域。最近在Solana上出现的特朗普和拜登主题的模因币也是从Spoderman衍生出来的,热潮也席卷Solana。

摘要由 Mars AI 生成
本摘要由 Mars AI 模型生成,其生成内容的准确性、完整性还处于迭代更新阶段。

原文作者:Peng SUN

原文来源:Foresight News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过去一周,Solana 上乱飞的土狗诞生了一种流行的政治文化现象,它们涨幅惊人,甚至引起 zkSync、Phantom、Messari 创始人 Ryan Selkis 等的关注。

它们发端于政治人物,衍生至娱乐、文化、商界与宗教领域。这些 meme 总是基于元音字母(a、e、i、o、u)对英文单词戏谑性的谐音与变体,像极了 15 年前杀马特时代的「火星文」。在艺术表达上,它们伸着脖子、歪着脑袋,略显夸张的视觉效果,妥妥的二逼青年。

同样风格的 memecoin 几乎每天都在 Solana 上涌现,层出不穷,动辄百倍千倍。譬如 olen mosk(马斯克)、doland tremp(特朗普)、jeo boden(拜登)、Killary Clenton(希拉里)、JFK(肯尼迪)、berik obema(奥巴马)、whoren(Elizabeth Warren)、Puten(普京)、keem(金正恩)、gery gaysler(美 SEC 主席 Gary Gensler)、LEREY(贝莱德创始人 Larry Find)、Benance(币安)、Chungpingzao(赵长鹏)、taylur 与 TelorSwif(Taylor Swift)、YEEZUS(Adidas Yeezy 鞋)、Kenye East(Kanye West)、sidny zwine(美国女演员 Sydney Sweeney)、juses crust(耶稣)等等。笔者留意到,此类主题风格的 meme 已从 Solana 扩展至以太坊上。


meme


那么,这一类 memecoin 的文化艺术风格从何而来,为何会成为一种共识性的文化现象?今天,Foresight News 将从模因学、政治学、历史学等学科视角出发,对这一文化现象进行解读与分析。


杀马特与互联网模因


杀马特是那个早已回不去的时代的特征。在腾讯 QQ 引领的中文互联网中世纪,杀马特、非主流、火星文是无数青少年的身份认同与社会表达。直到多年后的今天,我才突然意识到,原来这竟是一种早期的「互联网模因」。


在韦氏大辞典中,「meme」(模因)有两种解释,一是指有趣的事物,特别是在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的有趣好玩的图片或视频等;二是指在一种文化中,人与人之间传播的思想、行为、风格或用例。


杀马特不同于当下社交软件或社交媒体上的搭配文字的表情包,但它们的语言(火星文)与发型已然在早期互联网的影响下成为一种集体的身份认同。美国语言学家 Edward Sapir 曾说,「语言背后是有东西的,语言不能离开文化而存在」。而杀马特背后的文化模因,大概就是青年对城市化进程中贫穷的一种自嘲,以及对家庭的叛逆与权威的反抗。


事实上,「模因」是一种文化进化论的概念,最早由牛津大学动物学家 Richard Dawkins 在《自私的基因》一书中提出。为什么是文化进化论?我们先看一下「基因」是怎么回事。Dawkins 认为基因是生物进化的基本单位,而「复制基因」是生命的祖先,而「复制基因」之间则需要「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生物体则用来完成基因的传承与繁衍。


过去几年,相信大多数人也都说过这么一句话,「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这句话听上去是嘲讽他人的模仿与抄袭,没有创新,但细思一遍,你会发现人类的本质真的是复读机。因为人类的知识由古及今,大多数都是口口相传,代代延续。譬如今天你在饭桌上听到一则轶事,也许就会成为明日的你跟其他好友的谈资。


知识与文化传承的过程就像生物进化论一样,适者才能生存,然后被广泛传播。这就是 Dawkins 所定义的「模因」,它发展了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与基因一样拥有忠诚度(变异性)、繁殖力与存活期。甚至你会观察到,meme 与 gene 发音也很类似。


如果从进化论的视角出发,那么互联网与模因就是天生一对。因为网络的传播性极强,它超越了空间限制而给予模因以前所未有的传播力与繁衍力,「适者」会被长期留存,否则将是昙花一现。


再举个例子,宗教就是一种模因学,犹太教谱系下的伊斯兰教为最,尤为强调传播教义、扩展教众,以及令欧洲恐惧的繁衍后代。如果你理解了模因学,那就基本了解了 Solana 上风靡一时的政治模因币是怎么回事了。


「关心政治,从一个表情包开始」


「关心政治,从一个表情包开始」,这是过去 10 年美国政治在图像社会中的泛娱乐化体现。


上周的 3 月 5 日,美国迎来四年一遇的超级星期二(Super Tuesday),也就是美国总统初选日,美国最多的州将举行初选与党团会议,其竞选结果也是两党最终可能的总统候选人的有力指标。


在政治模因币中,最早出现的是 tremp 与 boden,特朗普与拜登分别是 2024 年美国共和党与民主党最具竞争力的总统候选人。截至 3 月 11 日,共和党的特朗普以 1075 票遥遥领先,但尚未达到 1215 票门槛;民主党的拜登则以 1866 票遥遥领先,但同样未达到 1969 票门槛。(实时跟踪:Politico


meme


为什么会出现政治人物画像的 memecoin 呢?笔者认为根源是「美国政治的模因化」(The Meme-Ification of American Politics,纽约客)


这个事估计要追溯到 2015 - 2016 年的 Pepe the Frog,那会儿还没有 Crypto 里面的土狗 PEPE。


Pepe the Frog 是 Matt Furie 于 2005 年在漫画 Boy's Club 中创作的,2008 年开始成为互联网模因,2014 年开始成为各种表情包。但 2015 年开始,Pepe 开始被视为另类右翼的象征,诸如纳粹德国、三 K 党、白人权力光头党等另类右翼开始利用 Pepe。在 2016 年的美国大选期间,Pepe 表情包开始与美国总统大选产生关联。另类右翼是一种美国社会主流的保守主义,主张白人至上,支持特朗普,反对移民与多元社会。


2015 年 10 月,特朗普在 Twitter 上转发了另类右翼 P 的一张特朗普 Pepe 图,并附文「你不能击败特朗普」(You can't Stump the Trump),来表达自己的政治意见。


meme


随后 9 月中旬,当这只 Pepe 蛙成为头条时,希拉里表示,特朗普的大多数支持者是「一群可悲者」,暗示其具有种族主义、性别歧视等负面特质。而特朗普的儿子则在 Instagram 上分享了《敢死队》电影海报 P 图,其中 Pepe、特朗普以及其他保守人士被打上了「可悲者」的标签。


meme


没过多久,希拉里团队发布「特朗普、Pepe 与白人至上主义者:一个解释」一文(现已被删除),声称「Pepe 比你想象的更险恶」。至此,Pepe 象征着白人至上主义就成为美国的一种社会共识。


2020 年,当拜登与特朗普竞选时,时年 78 岁的拜登 meme 表情包已经被保守派塑造成「衰老」、「老迈」、「迟钝」乃至「软弱」,这也就造成了一种印象,即「拜登年龄太大,无法担任总统」。然而,特朗普只比拜登小 4 岁。关键在于,拜登属于白人温和派,主张「平静的政治」,而另类右翼的世界观中则充斥着二元对立,非黑即白,非男即女、种族对立。


在《乌合之众》中,群体之所以会产生无意识,根本原因在于群体之中的个人在情感与思维上非常容易陷入形而上的二元对立之中,把世界二元对立起来,把事情简单化。这也是为什么二元计算机战胜了三元计算机的原因,因为这个世界用二元对立来理解是最简单,也最好不过的了。更何况,二元确实是世界的组成部分,也能解释一些事情。


更进一步说,在互联网时代的社交媒体上,越是观点鲜明、立意极端的内容,越有传播力。选择哪个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网络给了个体一个释放情绪的空间,而这也就很容易塑造出一个广为流传的互联网模因。


Pepe 等模因与美国总统竞选的故事就是这样诞生的。但 meme 本身是漫画的表现形式,美国的政治漫画早在 19 世纪下半叶就已出现,当时美国漫画之父 Thomas Nast 的漫画对 5 次总统选举产生了重要影响,包括支持林肯、格兰特、海斯与克利夫兰,并用尖刻的漫画嘲讽竞选失败者。美国两党政治中的「驴象之争」,也正是 Thomas Nast 于 1874 年、1877 年发表在《哈珀周刊》上的漫画创作。


meme


图片来源:Helen Kampion, The Donkey and Elephant, The White House.


互联网时代,政治漫画的媒介就换成了 meme。但无论是哪种形式,它都将复杂的政治简化成一种满足民众猎奇、审丑心理的符号,通过尖刻、戏谑、讽刺、抹黑、幽默等具有煽动性的政治评论将晦涩、严肃的国家政治与领导人形象泛娱乐化。这就是美式民主的特色,足以让全民参与到民主政治当中,尽管它让美国社会越来越撕裂。


言归正传,回到我们讨论的 Solana 上的 meme。先看看 tremp,自 2 月 28 日以来涨幅近千倍,目前市值 2900 万美元左右。


meme


tremp 的表情包是一个金发中年男性,充满着干劲儿,它的口号是「mek memes gret agen」。


meme


tremp 将特朗普总统竞选的政治诉求模因化:


  • 他是 Solana 上的亿万富翁总统
  • 他的工作就是赚越来越多的钱
  • 他要毁灭 joe boiden
  • 他要统一 Solana 上的 meme
  • 最后,把你的选票给 2024 的特朗普吧!


meme


meme


反观,拜登的 boden 垂垂老矣,但也许是拜登支持者的自嘲,表达对拜登的支持,并且通过 memecoin 为拜登拉票。


meme


boden 于 3 月 4 日上线,过去一周涨幅也超 1000 倍,目前市值约 4000 万美元。


meme


事实上,tremp 与 boden 都是这一段时间的政治符号,是美国政治模因化的结果。譬如,昨日 Messari 创始人兼 CEO Ryan Selkis 发推称 tremp 的市值已经超过了 boden,但随后加密钱包 Phantom 在评论区提问 Ryan 是否投票支持了 boden。


meme


在美国总统初选的推动下,同样主题的世界政治人物 meme 也相继亮相 Solana 舞台,譬如希拉里、奥巴马、金正恩、肯尼迪、沃伦、普京、希特勒等等。与此同时,此类 meme 也从政治人物蔓延至商业、娱乐、文化、宗教、罪犯等。


总体来说,Solana 特朗普、拜登主题 meme 本身自带泛娱乐化性质,但从 tremp、boden 衍生出来的 meme 已经剔除了政治因素,更多地是「娱乐至死」,它们大多没有良好的基本面支撑,往往暴涨暴跌。但无论如何,作为模因,它成功了。


回到 2012:误写的蜘蛛侠,爆火的 Spoderman


错误拼写的特朗普、拜登主题模因币究竟从何而来?这是很多人的疑问。


目前看下来,歪脑袋的动漫原型应是 Spoderman。据 Know Your Name 网站显示,Spoderman 是蜘蛛侠(Spider-Man)的误写,最早出现在 2012 年 3 月 29 日的 FunnyJunk 上,是一种 Microsoft Paint 图像。这是关于蜘蛛侠画作中很丑的版本之一,用户 vilfederation 发布了该图片,并在 5 年的时间里获得超 770 次点赞与 64,000 次浏览量。


meme


起初,大家转载 Spoderman 图片并进行评论,这些评论就包括故意拼错 Spider-Man 字母,Mary Jane 和 Green Goblin 也改写成 mari jene 和 grn gublyn。


meme


3 月 30 日,Spoderman 出现在 Dolan 的漫画中,该漫画也被发布到 FunnyJunk 上:


meme


4 月 12 日,名为 Dolan Duk 的 YouTuber 上传「The Uncle Dolan Show Episode 1」动漫,在这一集中,Dolan 与 Gooby 偶遇了 Spoderman。


meme


7 月 23 日,YouTube 上 Spodermen 频道上线,现已有 31.7 万名订阅者,最后一个视频是 2018 年,第一个视频「Spoderman Theme Song」在 5 年内获得超 68 万次观看。


meme


2016 年 9 月 10 日,Behind The Meme 在 YouTube 上分享「什么是 spoderman?解释蜘蛛侠 meme 的历史」,浏览量超 125 万。


meme


很显然,Spoderman 的 meme 很早就成为一种倍受认可的互联网模因。如果你去看 Spoderman 的 YouTube 频道,还会发现这个 meme 在 14 年前后就跟美国政治、美国总统竞选产生了关联。


关于 Spoderman 的历史我们扒完了,现在重新回到 tremp、boden 主题模因币吧。如果没有考证错误,那么它们的起源就是 Spoderman。因为过去十年,Spoderman 的互联网影响力惊人。


2024 年 1 月 24 日,Solana 上的 Spodermen 主题 meme 币 Spoody 正式上线,最高涨幅近 100 倍,目前市值 230 万美元。值得关注的是,3 月 5 日,Spoody 宣布已从原创作者的遗产处获得 Spodermen 的版权。


meme


meme


参考文献:
商新新:《从语言模因看网络流行语的传播特征》,《现代语文》,2022 年 10 月;
澎湃新闻:《特朗普表情包的诞生:当政治人物变成娱乐明星》,2016 年 9 月;
BBC: "Pepe the Frog meme branded a 'hate symbol'", 28 Sep. 2016.
NFT Now:Political Memecoin Mania Sweeps Solana With Biden and Trump-Themed Coins, March 7, 2024.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