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登胡润全球富豪榜100名,CZ的加密之旅

Mlixy热度: 15198

CZ重登胡润全球富豪榜首,财富达1.67万亿元人民币。他创立了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并邀请何一加入担任联合创始人兼首席市场官。币安在半年内成为全球交易量第一的加密资产交易平台,何一也成为第二大股东。币安在成立两个月后遭遇严峻考验,但通过智慧和韧性,他们成功盈利并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用户。这是一个充满智慧与勇气的故事,预示着数字货币的未来将由这些数字先驱者引领。

摘要由 Mars AI 生成
本摘要由 Mars AI 模型生成,其生成内容的准确性、完整性还处于迭代更新阶段。

原文作者:Mlixy

原文来源:W3C DAO

重登胡润全球富豪榜100名,CZ的加密之旅胡润研究院于 3 月 25 日发布《2024胡润全球富豪榜》(财富计算的截止日期为 2024 年 1 月 15 日),52 岁的埃隆·马斯克以 1.67 万亿元人民币(2310 亿美元)的财富重登首富宝座。

此外,胡润研究院写道,自 FTX 崩盘以来,加密货币似乎已经向前发展了。虽然币安因洗钱被美国司法部罚款 40 多亿美元,但随着人们对加密货币的兴趣激增,其前首席执行官赵长鹏的财富增长到了 1300 亿人民币(180 亿美元),位于该榜单第100 名。


卖掉房子进币圈的男人

赵长鹏(别名CZ)1977年出生于江苏,12岁的时候和父母一起移民于加拿大,大学开始主修计算机科学,开启了编程的生涯。


大学毕业后,CZ进入了好几家公司担任技术顾问,主要是设计开发匹配交易订单系,作为程序员,曾为东京股票交易所开发过用于匹配交易订单的系统,也担任过纽约彭博社的技术总监,为其开发期货交易软件。


在不到两年时间就得到了3次晋升。但他仍然不安于现状,在2005年选择离职来到上海,并成立了自己的第一个公司——富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专门为券商开发速度最快的高频交易系统。


赵长鹏

李启元直到2013年现在通过他的好朋友李启元(Bobby Lee)前BTCC、BTC中国联合创始人兼 CEO 听到BTC,于是开始接触了区块链,bobby LEE曾对CZ说过这么一句话:


“你如果把净资产的10%用来投资BTC,只要他上涨了10倍,你的财富将会增加一倍,出现亏损也只会失去资产的10%。”


就因为这句话让CZ对区块链有了极大的兴趣;随后CZ就开始涉及区块链项目,并以第三位创始员工的身份加入了Blockchain.info,在那里工作了8个月过程中与BTC布道者Roger Ver和Ben Reeves频繁接触,并且在一些行业巨头的影响下更加坚定了他的信心。


赵长鹏

直到2014年6月在何一(人称币圈一姐,现如今币安联合创始人兼CMO)邀请下出列了成为OKcoin的CTO。


就在此时CZ卖掉了上海的房子,并将他所有的资金都投入了BTC,除了手机以外再无其他资产,因此他也被Crypto的信仰者认为是第一位以Crypto持有其资产99%的人。


赵长鹏

不到一年时间,上海房价翻了一倍,BTC却大跌,面对金钱上的巨大亏损,他没有选择放弃,在OKcoin的工作期间,CZ掌握了Crypto交易所以及整个行业运作的逻辑。


后来由于双方文化、价值观的不同等方面产生了冲突,因此赵长鹏选择辞职。与OKcoin的创始人徐明星产生冲突,于是离开了OKcoin。


创立币安

掌握财富密码离开OK Coin之后,赵长鹏看到了文化品交易行业市场的火爆,创办了比捷科技,专门负责为钱币、邮票、电话卡等收藏品提供交易系统。虽然这家公司做得风声水起,但是他还是想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交易所,因此在2017年6月,他选择创立币安,并且推出了自己的区块链货币——币安币,从此走上了亿万财富之路。


与其他Crypto相比,币安主要想聚合全球优质的区块链资产,为用户提供更加便捷、更加安全的服务。


赵长鹏


币安为普通人提供了一个投资门槛极低的交易平台,不到10天,首次发行就为币安带来了1500万美元的融资。不到1年,就吸引了泛城资本、红杉资本以及IDG资本等目光,纷纷想要为其提供融资。


由于BTC的价格在2017年9月到12月迎来了飙涨,价格从3000美元涨到了20000美元,涨幅令人吃惊,所以人们开始争先恐后地想要进入Crypto交易所。


在牛市期间,Crypto的交易量打破了原有纪录。在高峰期时,全球所有的交易所和Crypto的日交易量竟然达到了600亿美元,而币安就占据了六分之一,达到了100亿美元。


而且别忽略了,在币圈,有币安的地方就一定有何一,这位首席客服一直活跃在工作的第一线,币安能有如今的市场份额和生态环境,大半的功劳都要归功于这位”币圈一姐“。


高速发展

时间来到 2017年,赵长鹏创立了币安 Binance,正好这时何一在 OKcoin 的两年竞业期也结束了,于是赵长鹏顺势邀请何一加入币安,担任联合创始人兼首席市场官 CMO。


重回币圈的何一,不枉是“加密圈最会做市场的人”,凭借她娴熟的系列营销活动,在不到的半年的时间,就让币安冲上全球加密资产交易量第一的位置,交易额超过 30 亿美金。


从 2017 年至今,何一与赵长鹏紧密配合,在全球加密资产市场及 Web3 领域攻城略地,占尽风光。


何一是币安的第二大股东,算上公司的股份和利润,再加上她持有的币安币 BNB,她的资产肯定在 15 亿美金以上。也难怪在被问及在币安的年薪有多少时,她一脸傲娇地说:“那个就是零花钱吧,我没太看。”


两年时间的规划2017年6月24号,币安正式成立并开始募集币安平台币BNB,当时Binance只用了短短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就募集到了一千五百万美元的加密资产。


之后也就在2017年7月14号,币安Web端正式上线,同时BNB上线交易,BNB发行价当时是0.15美元,上线之后最低价为0.23美元,但实际上币安只募了 1000 多万美金,不到 1 个亿人民币,所以这就决定了币安本身持有的币不多,又受「94」的影响,BNB 下跌,币安补贴了这些用户的清退款将近 2000 万。


赵长鹏


对于当时的币安,这是挺大的一笔钱。也包括说在中国地区 BNB 用户的清退,当时很多情况是以发行价去清退的,但币安是按照市场价 4 元左右去清退的。当时有种感觉:「币安一共只募到这点钱,就用了大半个身价去补贴用户了。」


然而,之后币安用户注册量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从2017年12月到2018年2月份三个月的时间就从100万的注册用户增加到700万,让币安成为了世界最大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由于币安发展的速度非常快,CZ当时也登上了福布斯杂志封面以20亿美金的身家,列入了富豪排名榜第三名。


回首往事

CZ在币安六周年亲笔信中提及:

今天的币安已经是为全球超过 1.4 亿用户提供金融服务的平台,且未来还将可能迎来数十亿的新用户。而所有这一切,最初都只是一个梦。


六年前,在你们的支持下,币安筹集到了等值 1500 万美元的加密资产,开始打造币币平台。两周后(也即六年前的今天),币安诞生了,当时共上架 5 种 Token,提供 2 种服务语言。彼时我们的客服团队是向我的朋友公司借的,我们也没有自己的市场营销团队。


如今,币安已经上架了 600 多种 Token,提供 40 多种服务语言,拥有了上千人的客服团队。现在,BNB Chain 提供了提供了从去中心化交易平台到各种储存应用的支持。


在币安成立两个月后,我们就遭遇了严峻的考验。2017 年 9 月 4 日,中国大陆发布了对加密资产交易平台和 1C0 的禁令。中国的 1C0 项目不得不向投资者返还资金。


禁令一出,很多代币价格猛跌。有几个在币安上架的项目甚至跌破发行价,而项目团队也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偿付投资者。


我们的团队经过计算后给我打了一通电话,问我要不要用币安自己的资金来补偿这些投资者。总金额是 600 万美元,这在当时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但是我们一致同意这么做。这通电话只持续了 5 分钟,并且当时我还是在一辆移动的火车上。几分钟后,我们就发布了公告。


当时 600 万美元占了我们资金总额超过 40%,以占比来计的话,是币安历史上最大的一项支出。当时的我们还只是成立了两个月的初创企业,还没有实现盈利,仍在不断烧钱进行招聘、购买服务器等。


但当时我唯一的想法只有:保护用户。 


果然,只要你做得是正确的事,世界就会给你正面回馈。我们的决定收到了来自全球加密资产社区强烈的正面反馈,很多新用户向我们涌来。一个月后,我们的用户量就达到 12 万,并开始实现盈利。


而且从那以后,我们一直保持着盈利。


与此同时,我们不断建设,用户数也不断增长。2017 年 12 月 18 日,我收到不少朋友发来的祝贺短信。我花了几分钟才明白过来:就在那一天,币安成为了全球交易量最大的加密资产交易平台,时至今日我们也一直保持着这一地位。


然而,币安的成长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就在几天后,一家潜在风险投资机构(红杉)向我们提起诉讼。这场官司持续了几年,我们最终获得全面胜利。


很多资金流动比较大的互联网初创企业也许无法挺过像这样耗时较长的官司,但幸好由于有加密资产,我们建立了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官司结束几年后,在我们的邀请下,这家潜在投资机构还成为了 Binance Labs 第二期基金的有限合伙人。我可以很开心的说,至今我们和他们仍维持着良好的关系,大部分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


但这场官司也给币安带来了副作用,致使币安无法接受来自 VC 的投资。作为一家初创企业,我们的风险有所增加,但长期来看也许会对我们有所帮助。我们得以保持了灵活、独立的运作。”


如今的CZ

近日,因诉讼仍身处美国的赵长鹏并未停下前进的脚步。在创立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后,今日其官宣自己的下一个创业项目「Giggle Academy」。


赵长鹏

官网显示,赵长鹏已经将此项目视为他人生中的新篇章,旨在建立完全免费且向所有人开放的高质量教育平台。


放眼全球范围内,围绕成人教育、小学至大学、甚至幼儿教育都有不少优秀的教育项目,这些互联网教育在人类普惠基础教育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消除了全球各地区因地理位置、种族、宗教、信仰、经济、文化等因素带来的负面影响,只要一部手机,能连上互联网,知识的海洋便触手可及。


目前来看,部分小学教育的质量其实参差不齐,许多地区的孩子仍然面临教育资源匮乏,教学质量不高等问题。有的孩子能在出生就能获得极佳的资源,而有的小孩在起跑线上就已经落后了一大截。这也正是 Giggle Academy 正努力解决的方向。


写在最后

在加密货币的波澜壮阔的海洋里,赵长鹏(CZ)从卖房梭哈,到将币安引领至巅峰,其财富亦随之腾飞,达到了令人瞩目的1300亿人民币。


这篇文章中,我们讲述了CZ从江苏的少年到加密货币界的巨头的传奇故事,他的旅程充满了智慧与勇气,从东京的编程工作台到纽约彭博社的技术领域,再到上海的创业之路,每一步都映射着他对未知的探索和对未来的渴望。


可以说,币安的崛起如同一部史诗,展现了CZ和何一的智慧与韧性,他们共同书写了加密货币历史的新篇章。


未来,随着数字货币的不断演进,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数字先驱者将继续在变革的浪潮中,引领我们进入一个全新的金融纪元。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