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Z的161张“温情牌”,能打动美国法官吗?

Mary Liu热度: 11784

美国检察官建议以违反《银行保密法》为由判处币安联合创始人赵长鹏(CZ)36个月监禁,是预期的两倍。CZ被指控违反美国法律,币安运营模式“狂野”,允许黑客、毒贩和违反制裁者转移数亿美元。但他被描述为淡泊名利、诚实正直、致力于慈善的人。他的辩护律师认为应该获得缓刑。4月30日,法官将听取检察官和CZ律师的陈述,CZ的命运令人拭目以待。无论结果如何,这场判决都将成为加密历史上的重要里程碑,对加密监管和创新都将产生深远影响。

摘要由 Mars AI 生成
本摘要由 Mars AI 模型生成,其生成内容的准确性、完整性还处于迭代更新阶段。

原文作者:Mary Liu

原文来源:Bitpush

4月30日的量刑听证会近在咫尺,美国检察官建议法院以违反《银行保密法》为由判处币安联合创始人赵长鹏(CZ) 36 个月监禁,这是此前预期的最高 18 个月刑期的两倍。紧接着,161封支持CZ的陈情信在网上释出,霸屏社交媒体。

赵长鹏

如此多的支持者,不难看出作为币圈老大,CZ这么多年在行业中积累的深厚人脉和口碑。要知道,曾经的风云人物SBF当时也仅收集了二十多封求情信,大部分还都来自他的家人和朋友。

共计近 350 页+不同关系层的信件试图从各个角度和时期将CZ塑造为一个本性良善、有责任心、谦虚自律的高大形象,除了他的至亲好友,支持者名单中还包括不少业内高管,例如Fosun International联合创始人Xinjun Liang,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统治家族的两名成员、加密矿商 Bitfury 高层,风险投资公司 Antler 创始人,以及美国前驻华大使、现任币安顾问委员会成员Max Baucus。

淡泊名利、生活简朴

根据截至2024年4月24日的彭博亿万富翁指数, 47 岁的CZ是全球排名第 32 位富豪,身价约为 411 亿美元,币安仍然是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赵长鹏

不过,大量请愿信描述称CZ是一个低物欲、对金钱名利很淡泊的人。

何一写道:“他对富人热衷的珠宝、奢侈品、豪车、艺术拍卖一无所知,他过着简单的生活,他在亚马逊买实惠的衣服,他骑平衡车去开会,他热情的向记者展示他的丰田 6 座面包车后来被记者公开嘲讽,他买东西都是出于效率和兴趣,他对钱、名誉、享受没有狂热的欲望,他希望过有意义的一生”。

“过去 6 年作为 CEO 和最大股东他领着低于公司后续引入多个高管的薪水,没有进行一次给自己的分红和变现”。

Heina Chen:“他没有世界第一交易所老板就高人一等的气势和架子,他非常谦虚平易近人,他穿的最多的衣服是从亚马逊购买,往往不超过 100 美元”。

诚实正直

一些支持信来自与CZ相识多年的行业高管和投资方,描述了CZ一直秉持的正直做派,其中也能窥探到某些项目在早期的一些不规范做法和黑历史。

文件中第340页写道:“当 CZ 得知,OKX 创始人徐明星 Star XU 伪造准备金证明、财务不透明,以及利用机器人伪造虚假交易量时,离开了公司”。

第66页,淡马锡支持的风险投资公司Vertex Venture Holdings首席执行官Kee Lock Chua 写道,当年币安向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申请注册其服务的申请被拒绝,原因是CZ在其他币安实体中持有控股权,“尽管币安新加坡耗尽了一半的投资资金,CZ还是决定全额退还我们最初的投资成本。这是意想不到的举动,显示了他的深思熟虑和公平感。”

致力于慈善

许多支持赵的信件都提到了币安和CZ的大量慈善捐款。币安乌克兰员工队伍中的 50 多名员工签署或撰写了信件,描述了该公司在俄乌冲突中对当地员工的支持。

第83页:“Binance charity和CZ 希望尽我们的绵薄之力能给世界多一些温暖和帮助,直到今天我们已经帮助了世界上 2,085,823 的受益者度过难关,我们会将这项事业进行到底。这就是我心目中的 CZ, 既有爱员工爱朋友爱家人的小爱,也有帮助行业、帮助世界人的大爱的伟人”。

以这些支持信作为证据,加上CZ本人的道歉以及监狱和安全顾问的专业知识,CZ辩护律师认为他应该获得缓刑。

美国法官:金融犯罪“规模空前”、破坏制裁

检察官在最新给法院的意见信中称,CZ违反美国法律的规模“前所未有”,币安以“狂野西部”模式运营,并且“故意无视”法律责任。

其中看起来比较严重的措辞条包括:由于没有实施有效的反洗钱计划,CZ允许黑客、毒贩和违反制裁者利用该交易所转移数亿美元,币安“严重破坏了美国对伊朗制裁的有效性”,法官还列举了美国和伊朗客户之间价值至少 8.98 亿美元的交易。

检察官表示:“本案的判决不仅向赵发出了一个信息,而且向全世界发出了一个信息。”

加密社区如何评价?

没有真理真相,只有好恶,立场决定观点,也就是俗话中的“屁股决定脑袋”,在这件事情上,既得利益者和普通炒币者的看法似乎并不相同,不少KOL都在社交媒体为CZ鸣不平,但也有一些截然相反的声音。

加密投资者兼 Bankless 联合创始人Ryan Sean Adams对此表示:

“CZ 与 SBF 的犯罪行为完全不同。SBF从他的客户那里偷了钱;CZ 无视他们的监管法。美国法院如何惩罚后者将告诉我们很多信息…币安收到 43 亿美元的罚款,历史上最大的罚款之一,CZ个人被罚款5000万美元,美国政府希望他入狱三年。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但我认为这不公平……”

赵长鹏


固然这些信件读起来令人动容,也有部分社区成员表示,赵长鹏只是一个商人,币安利用合约割散户韭菜的事也没有少做,一个好父亲/慈善家的形象也改变不了多少散户爆仓破产的事实。

法律人士的观点:违反洗钱和制裁的证据是关键

美国的《银行保密法》要求金融机构采取某些措施来防止和制止洗钱,若违反最高可判处五年监禁。

乔·拜登前行政总监Moe Vela对彭博社表示:“从指控的角度来看,SBF与CZ案件的没有可比性,但从司法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联邦政府明确表示他们不会容忍作恶的角度来看,它们非常具有可比性”。

Vela 补充道,无论法官是否对 CZ 处以严厉判决,美国当局可能正试图向加密货币领域的非法参与者“传递信息”,不过他推测,由于CZ的合作和认罪,可能会从法官那里“得到一些宽大处理”。

在过去类似的有关加密货币和洗钱的刑事案件中,检察官都曾要求判处重刑,但这些要求都被拒绝了。

例如,去年在与CZ的案件非常相似的案件中,Arthur Hayes承认在领导著名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MEX 时违反了《银行保密法》。当缓刑官员建议Hayes不入狱并缓刑两年时(部分原因是Arthur Hayes没有犯罪记录),遭到检察官强烈反击,恳求该案法官拒绝该提议,法官最终还是采取从轻处理:Hayes被判处六个月软禁和两年缓刑。

与Hayes一样,CZ也没有犯罪记录,并同意支付高达 5000 万美元的罚款,因此不少法律人士认为CZ的量刑可能包括缓刑和软禁相结合。

纽约东区前美国助理检察官Mark Bini认为,与 Bankman-Fried 的刑事案件不同,CZ 感觉更像是“监管犯罪”,不过围绕哈以冲突的事件可能会影响法官的判断。

哈马斯袭击事件发生后,许多报道称加密货币被用来资助恐怖组织。Bini说:“公众情绪可能与政府对此案的看法相一致的是,存在针对币安的案件,指控他们洗钱与哈马斯有关。类似的事情可能会以某种方式被判定,以表明看似监管犯罪的行为造成后果的严重性,检察官可能会认为应该考虑到这些后果。”

Bini补充道:“案件的事实可能对法官来说非常重要,但对 CZ 来说却是一种不利的方式,以至于法官认为需要做出更严厉的判决。”

对于司法部来说,判处CZ更长的监禁可能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容易,政府官员必须提供更多实质性证据来证明他参与了犯罪活动。


赵长鹏



美SEC前官员 John Reed Stark在X平台分析称:“如果司法部不能确保对 CZ 的判决,以阻止未来在加密货币领域(和其他领域)的洗钱行为,那么这项‘认罪协议’最终可能会对司法部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希望司法部有所作为,或者币安的监控和其他补救要求可能会揭露更多令人震惊和可指控的犯罪行为。否则,这很可能只是对 CZ 的一次打击,而且可悲的是,这将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司法不公正”。

总结

CZ在给法院的信中为自己的行为道歉,他还感叹从币安辞职后不得不放弃一生的事业,并希望未来能够专注于教育和生物技术创新领域的机会。他写道:“我想纠正错误,结束这一章,翻开新的一页,专注于我人生的下一个篇章”。

4 月 30 日,Richard Jones法官将在华盛顿西区地方法院听取检察官和 CZ 律师的陈述,CZ的命运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正如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所说:“如果将加密货币行业比作荒野西部,那么CZ 就是这片荒野的守护者”。无论结果如何,这场判决都将成为加密历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它将深刻影响加密监管的发展方向,也将为未来的加密创新格局带来新的变数和挑战。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