棱镜:审判赵长鹏

温世君热度: 13318

华人首富赵长鹏因违反美国反洗钱规定被判四个月监禁和史上最高罚金,辞去币安CEO一职并退出美国市场。他的律师团队试图缩短刑期,但最近FTX交易所的CEO被判25年监禁,让赵长鹏担心自己的刑期。赵长鹏的家人、朋友和政商领袖写信求情,希望法官能轻判他。赵长鹏被认为是一位有良知的商人,曾在俄罗斯冲突中封锁俄罗斯在币安平台的使用。

摘要由 Mars AI 生成
本摘要由 Mars AI 模型生成,其生成内容的准确性、完整性还处于迭代更新阶段。

原文作者:温世君

原文来源:棱镜·腾讯小满工作室

当地时间4月30日上午,前“华人首富”赵长鹏被美国西雅图联邦法院判刑四个月,罪名是未能遵守反洗钱规定。

在听到这个审判前,身着蓝色西装、打着浅蓝色领带的赵长鹏很紧张。现场媒体描述称,他“如坐针毡”。毕竟,去年11月,他与司法部签署的认罪协议刑期上限是18个月。就在开庭前不久的4月23日,司法部又将刑期诉求提高到了三年。

法院并没有立即关押赵长鹏。宣判之后,赵长鹏在社交媒体发文感谢了各方支持,他“将聚焦于人生的下一个篇章:教育”。

合众国诉赵长鹏:一场美式“官告民”的官司

现年47岁的赵长鹏,是币安(Binance)的创始人和前CEO。

他出生于中国江苏,是加拿大和阿联酋公民。2021年,赵长鹏曾凭借941亿美元(约6813亿人民币)的财富,超越一众声名赫赫的老牌富豪,成为全球华人首富。这距离他创立币安,不过四年时间。

经历过加密货币的市场波动和监管重压后,当下赵长鹏的财富为397亿美元——依然是加拿大首富,全球富豪榜第38位。这样的财富规模,与美国华尔街资深大佬、黑石创始人苏世民(Stephen A. Schwarzman)在同一量级。

币安是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市场份额最高时超过2/3,目前依然超过50%。2024年一季度,全球加密货币交易所现货总交易总额为4.29万亿美元。交易服务之外,币安也发行自己的加密货币BNB(币安币),BNB目前总市值在900亿美元上下波动。

新加坡、阿联酋等国,对加密货币持一种相对开放甚至欢迎的态度。

但对于超级大国美国而言,很难迅速给出非黑即白的决断。无论是来自华盛顿方面的政治传统,还是考虑到华尔街、硅谷方面盘根错节的利益,都使得美国对于加密货币的态度,争锋而暧昧。

随着这次赵长鹏获刑,态度更加明了:不禁止,但需更严格的监管。

美国是加密货币最重要的市场,国内活跃着一批加密货币的重量级玩家。早在2012年,美国就诞生了全球第二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库(Coinbase)。后者于2021年4月在纳斯达克的上市,被认为是美国加密货币交易“合法化”的里程碑。

币安在一开始通过全球平台向美国用户提供服务。但随着美国对加密货币的监管不断加码,币安在2019年上线了独立平台币安美国(Binance.US),这是一个专门针对美国客户开设的交易平台。

币安美国试图寻求在美国监管体系下合规发展。2021年5月,就在币库IPO后不久,币安曾经邀请美国货币监理署(OCC)前代理署长布赖恩·布鲁克斯(Brian P. Brooks)出任币安美国的CEO。但仅上任三个月,布鲁克斯便因与赵长鹏产生矛盾而离职。

但核心的症结,是加密货币本身的去中心化性质带来的。

对于很多币安的美国客户而言,匿名交易、避免监管,本就是他们“信仰”加密货币、利用加密货币的理由。2023年3月,针对美国三位参议员的调查,币安正式承认,“移除和限制美国用户是逐步实施的,此举措在实施的最初几年并不完美”。

实际上,在很长时间内,币安的美国用户使用着两个平台:地面之上的币安美国,地面之下的币安——后者游离于美国监管体系之外。

赵长鹏刑事诉讼一案的检方,由美国司法部下辖三大部门牵头:刑事司洗钱和资产追回处(MLARS)、国家安全司反间谍和出口管制处(CES)、华盛顿西区美国联邦检察官办公室。

美国司法部指控认为,赵长鹏是知情甚至鼓励的,“币安员工还打电话给美国VIP客户,鼓励他们提供自己不在美国的信息。”在4月30的审判中,主审的非裔联邦法官理查德·琼斯(Richard A. Jones)也提到,检方常常引用赵长鹏对币安团队成员说的一句话:“相比请求许可,请求原谅更好”。

值得一提的是,司法部在美国政治体系的分量很重。在内阁中,国务卿、国防部长、司法部长、财政部长并称为“四大(Big4)”,执行着总统和执政党最核心政见。

可以认为,对赵长鹏的审判,实际上是美国对加密货币去中心化的审判。毕竟加密货币最为“可怕”之处,是其对美元体系的冲击——不少加密货币的支持者们相信,他们正在重塑这个世界的货币体系,进而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世界新秩序。

这一切,都让这场“合众国诉赵长鹏(United States v. Changpeng Zhao)”的官司,标杆意义更加明显。 

币安

根据判决书,赵长鹏将在美国西塔科联邦监狱服刑四个月。来源:法院判决文件

史上最高罚金,仍未免于牢狱之灾

2023年11月21日,赵长鹏曾与美国司法部签署了认罪协议。不过,“坦白从宽”的姿态、接受巨额罚款,并未完全让他免除牢狱之灾。

《棱镜》作者获取的认罪协议显示,赵长鹏认可了美国司法部对其违反美国《银行保密法》反洗钱规定等一系列犯罪指控。

认罪协议提到,从2017年6月到2022年期间,币安有超过一百万的美国用户。这些美国用户进行了2000多万笔、合计650亿美元的存取款,进行了9亿多笔、合计5500亿美元的加密货币现货交易,是美国市场“帮助币安成长为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认罪协议强调,作为一家在美国开展业务的货币服务业(MSB)机构,币安却没有申领美国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的MSB牌照。

身为币安CEO和日常管理者,赵长鹏在相当长时间“故意(willfully)”不进行有效的交易监控,纵容币安不实施有效的客户识别(KYC)和反洗钱(AML)措施。

“被告将币安的增长和利润置于合规之上、置于美国法律之上”,认罪协议写道,赵长鹏认为让客户提供身份信息,将会把客户拒之门外。

正因为如此,币安没能有效限制美国用户同被美国制裁地区用户进行交易,比如同伊朗用户之间8.9亿美元的交易,“包括古巴、叙利亚以及乌克兰的克里米亚、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用户之间的数百万笔交易,而“币安从中赚取了巨额费用”。

作为认罪和解方案的一部分,赵长鹏需以个人名义支付5000万美元的罚款,并辞去了币安CEO一职,而且三年内不得参与币安的任何活动。一切早有准备,赵长鹏在签署认罪协议的当天,就在社交媒体公布了接班人——新加坡人邓伟政(Richard Teng)。

他在这条社交媒体消息中写道:“今天,我辞去了币安CEO一职。诚然,从情感上来说,放下并不容易。但我知道这是正确的做法。我犯了错误,我必须承担责任。这对我们的社区、对币安、对我自己来说都是最好的。”

邓伟政于2021年加入币安负责新加坡业务,2023年5月,“临危受命”,被任命为币安除美国以外所有区域的主管。加入币安之前,他曾在新加坡、阿联酋的金融监管部门担任要职。在新冠疫情期间,赵长鹏曾长居新加坡。

币安

2024年4月9日,币安现任CEO邓伟政在法国巴黎区块链周峰会上发表讲话。来源:视觉中国

作为整体认罪方案的一部分,币安在公司层面也承认有罪。涉及美国多个政府和监管部门:

美国财政部消息称,就在2023年11月21日赵长鹏签署认罪协议当天,币安分别与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就“未能遵守反洗钱和制裁义务”达成和解。

和解罚款金额分别为34亿美元和9.68亿美元——这不仅创造了两个部门的罚款纪录,也成为美国财政部历史上最大的和解金额。

上述和解方案还要求,美国财政部将在五年时间内保留对币安账户和系统的访问权。币安在此期间必须进行合规提升(为此还约定了1.5亿美元的预罚款,在币安未能履行合规承诺时执行),并在五年内“完全退出”美国。

2023年3月,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也曾对币安发起民事诉讼。

根据该委员会公开的信息,也是在2023年11月21日,双方也达成了和解协议:没一罚一,币安向该委员会上缴13.5亿美元的“非法收入”,并支付与之相等的13.5亿美元的罚款。同时,赵长鹏个人要另外向该委员会支付罚款1.5亿美元。

这一揽子和解协议中,还不包含美国证监会(SEC)对币安的违反美国证券法的13项指控——该诉讼目前依然在进行之中。

对于赵长鹏而言,破财当然希望免灾。认罪协议提及,赵长鹏所涉及的罪名最高可被判处10年监禁。但作为交换条款,认罪协议也明确,如果法院判决刑期不超过《美国量刑准则》指导下的18个月,赵长鹏将放弃上诉。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认罪协议显示,双方是基于美国《联邦刑事诉讼规则》第11(c)(1)(A)条达成一致的,在这个条款下,被告方签字认罪,检查官承诺不再向被告追加协议之外新的罪名,但“法院可以接受该协议、拒绝该协议或推迟判决”。

正如认罪协议所言,“没人承诺或者保证法院会判什么刑”。

币安

赵长鹏与美国司法部达成的认罪协议的签署页,包含赵长鹏及其聘请的顶级律师本杰明·纳夫塔利斯和威廉·巴克的签名。来源:赵长鹏认罪协议

币圈大佬与山姆大叔的猫鼠游戏

认罪协议是美国司法实践的常态。美国律师协会数据显示,最近几年,联邦法院98%的刑事案件,都会以辩诉交易达成认罪协议的形式终结。

但不同的是,这场“合众国诉赵长鹏”案,被告方是乘着技术浪潮、借助人性暴富的币圈大佬,原告方是世界最强国家的政治和法律机器,注定这场猫鼠游戏不会简单。

实际上,在认罪协议签署之后的几个月,控辩双方的交锋一直在进行:

签署认罪协议后,首当其冲的问题是保释。《棱镜》作者获取的最初保释条款显示,赵长鹏可以获得暂时自由身,代价是1.75亿美元个人保释金和两位担保人,这两位担保人分别做出了25万美元和10万美元的担保承诺。

同时,赵长鹏还需另外在指定信托账户内存入1500万美元,如果违反保释条款,这部分资金将被罚没。对于富可敌国的赵长鹏而言,即便加上此前数十亿美元的罚款,也不过是皮肉伤——有一点疼。

最初的保释条款不限制赵长鹏离开美国,但要求如果地址和电话号码发生变化,要随时上报,同时保证在正式宣判之前的14天返回美国。

赵长鹏是“自愿”飞来美国签署认罪协议的,他本打算签字后立刻离开美国返回阿联酋家中。日裔治安法官土田(Brian A. Tsuchida)同意了他离开美国的诉求,但美国司法部随即要求非裔联邦法官理查德·琼斯重新审查这一决定,要求赵长鹏留在美国。

司法部提出的核心理由是:美国和阿联酋没有引渡条约,此前也没有阿联酋将自己的公民引渡到美国的案例,并且,赵长鹏的财产都在美国境外。

2023年11月24日,赵长鹏通过律师向琼斯法官提出抗辩,并打出了情感牌:“几个月前,他和伴侣刚刚迎来第三个孩子”,“允许赵先生留在阿联酋可以让他能够照顾家人,为他返回美国接受判决做好准备。”

但琼斯法官驳回了赵长鹏的离境诉求。

“伴侣”指的是何一。1986年,何一出生于中国四川,曾在旅游卫视担任节目主持人,后进入加密货币行业,并与赵长鹏相识。何一是币安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被称为“币圈一姐(Crypto Queen)”。

虽然两人的工作关系一直非常紧密,但直到2023年初,才被公开报道已经生育了两个孩子。

华尔街日报曾援引消息人士称:“在赵长鹏缺席之际,他的伴侣何一是坐镇币安的最大股东,包揽了公司营销和投资部门的控制权。”

2023年12月22日,赵长鹏再次上书法院,以看望准备接受手术的家人为由,要求返回阿联酋四个星期日。作为交换条件,赵长鹏提出可以质押他在币安美国的所有股权,这部分股权价值约45亿美元。但琼斯法官依然没有同意。

2024年2月12日,法院宣布原定于2月23日的审判日,推迟到4月30日。

2月23日,司法部检察官再次要求法院收紧对赵长鹏的保释限制:他被要求交出加拿大护照,未经允许不能改变在美国的住所。即便在美国旅行,也要提前三天通知检察官。实际上,他也确实利用这个时间去了美国不少地方,包括滑雪胜地科罗拉多特柳赖德小镇。

保释条款只是小小的推搡,更为核心的是刑期的博弈。赵长鹏和他的律师团队,一直在试图压缩刑期、获得缓刑。

缓刑的判例确实有:2022年5月,加密货币交易所BitMEX的非裔“85后”联合创始人、前CEO亚瑟·海耶斯(Arthur Hayes)在自首后,因触犯反洗钱规定被指控,最终只获刑六个月家庭监禁、两年缓刑。

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不久前的另一场判例,难免让赵长鹏忧心。

一个多月前的3月28日,FTX交易所“90后”联合创始人兼CEO,被称为“犹太币圈之王(Jewish king of crypto)”的山姆·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Fried),因大规模欺诈被重判25年监禁。

检方最后的施压,引出 161 封求情信

就在审判前的4月23日,检察官向法庭提交了一份量刑备忘录。

《棱镜》作者获取的这份备忘录显示,检察官措辞严厉,直指赵长鹏的主观故意性:币安以“狂野西部”(美国西部犯罪横行的拓荒时代)模式成长,“赵长鹏做出的商业决策,是违反美国法律获取用户、发展公司、装满钱包的最佳手段”。

检察官认为,18个月的刑期,“不足以反映赵犯罪的严重性”。

备忘录强调,“赵因违反美国法律获得了巨大的回报,这一违法行为的代价必须是巨大的”,这样才能“阻止其他试图通过违反美国法律来建立财富和商业帝国的人”。

作为一场国家诉讼,美国司法部建议的口吻也与之匹配:“美国建议法院判处36个月监禁,刑期高于《美国量刑准则》(above-Guidelines)的标准。”

临到判决前,检方提出两倍于标准的刑期诉求,在外界看来,这是在进行最后的施压。

币安

2024年4月23日,司法部检察官向法院提交建议,要求判处赵长鹏36个月刑期。来源:量刑备忘录

赵长鹏方面很快予以“还击”。就在这份备忘录释出后不久,赵长鹏写给法官查德·琼斯的道歉信和以及161封联合求情信,开始在网上传播。这些信件其实在2024年2月,也就是检方可能谋求更高刑期的时候,就已经陆续完成。

赵长鹏在信中表示,希望获得缓刑,他再次表示歉意,并承担全部责任。

后悔之情也溢出纸面:“言语无法解释我对自己的选择感到多么后悔,正是这些选择导致我出庭(受审)。”在4月30日的庭审现场,他说“对不起”,他希望对“错误”负责,但在卸任CEO之前,他已经尽一切可能推进合规并与美国政府合作。

他在庭审现场表示,他想为贫困儿童创建一个在线教育平台。而在之前的求情信中,他也提到,退出币圈后,区块链+生物医药行业是他下一个目标。

161封联合求情信,包含了家人、朋友、政商领袖、同事、行业专家、币安天使投资人、币安用户等。排在最前面是家人,何一的名字再次出现了,位列第二位,第一位是赵长鹏的姐姐、前摩根士丹利董事总经理杰西卡·赵(Jessica Zhao)。

何一在求情信中说,“作为CZ(CZ是赵长鹏在币圈的称呼,为Changpeng Zhao缩写)的合伙人”,她清楚“他对这个行业的使命感与责任感”;“作为CZ的生活伴侣”,他们相识十年,她知道“他过着简单的生活”,“还尽力从繁忙的工作中抽时间和3个年幼的孩子保持高质量的互动”。

她认为赵长鹏“最大的错误是无知”,并非明知故犯。何一也谈到了“狂野西部”,她说:“如果把加密货币行业比作狂野西部,那CZ 是这片荒原中的守护者。”

在何一之后,是赵长鹏另外两个子女,以及他们的母亲、赵长鹏的妻子杨伟清的三封求情信。

杨伟清在信中说,她和赵长鹏“相知于1999年,2003年结婚成为夫妻”。结婚之后,她一直是全职太太,赵长鹏对孩子、家人照顾有加,“很少缺席任何亲手照料孩子们的机会”,“换尿布,喂奶,陪伴孩子们旅游等等”。

而且“长鹏一直承担着所有家里的开销”,“他帮我父母在东京买了房”,“也帮我的侄子找到了工作”。

杨伟清在信的最后,“恳求法官大人能轻判,给予长鹏一个机会去继续照料好他的亲人们”。

在政商领袖的求情信,包括奥巴马时期美国驻华大使马克斯·博卡斯(Max Baucus)、阿联酋多个酋长国统治家族成员、复星集团联合创始人梁信军等人。

马克斯·博卡斯在信中说,赵长鹏曾邀请他做币安的顾问,“几个月前,我和妻子在蒙大拿州的家中为CZ准备了晚餐。” 马克斯·博卡斯特别强调赵长鹏与不久前被判25年的山姆·班克曼-弗里德不同,“他没有在自己的账户中使用别人的资金,这与山姆·班克曼-弗里德有别,后者正是这样做的。”

梁信军以新加坡信家族办公室CEO、创始人的身份写的求情信,他特别提到,在俄乌战争一开始,赵长鹏就封锁了俄罗斯,让俄罗斯不能在币安平台使用加密货币融资、转移资产、支付。

之后,梁信军又说:“我更加坚信他不是唯利是图的商人,他的经营理念是造福人类、造福世界。”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