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yerZero空投再引风波,现有代币分配模式要被淘汰了吗?

Luccy热度: 20708

LayerZero基金会宣布空投资格查询页面上线,但结果仍不尽人意。女巫清洗活动导致大量账户被举报,最终只能领取少量代币。部分用户持有NFT,获得大量空投代币,引发老鼠仓嫌疑。社区对空投比例不满,认为官方在搞鬼,导致代币供应量不断解锁砸盘。加密研究员提出分级制度解决空投公平性问题,但Nansen因涉嫌老鼠仓备受争议。类似争议也发生在ZKsync和Uniswap空投中。ZRO空投引发工作室不满,认为平衡被打破,这种畸形模式可能会被淘汰。

原文作者:Luccy

原文来源:BlockBeats

闹了 1 个多月的女巫清洗活动终于结束,LayerZero 基金会今日于 X 宣布已上线空投资格查询页面,然而结果仍然可以用「抠门」形容。

作为社区期待度最高的潜在空投项目之一,LayerZero 的空投本被期待着「大的真要来了」,然而随着女巫清洗活动的进行,大量工作室甚至散户账户都被举报为女巫账号,辛苦大半年最终全军覆没。

根据 LayerZero 此前发布的报告显示,有 80 万个地址是潜在的女巫账号。截至目前,LayerZero Labs 首席执行官 Bryan Pellegrino 在 X 表示,并没有消除所有女巫,在空投认领日,最终名单中女巫(明天发布)分配会重新分配给 LayerZero Core 空投合格者。


在社区晒出的空投申领页面中,部分资格排名前 5% 的用户也仅能领取 200 多枚 ZRO 代币,按场外 3u 计算价值约 600u。而 Bryan Pellegrino 还表示空投将在主网领取,这就意味着本就微薄的空投收益还需扣除 gas 成本。


用户


LayerZero 也闹「老鼠仓」风波?


然而,在大部分用户挖苦讽刺被反撸时,仍有用户表示自己有资格获得上万枚 ZRO,而这些人大多持有了 Kanpai Pandas 的 NFT。


目前,ZRO 的代币经济分配规则仅有 Bryan Pellegrino 最初公布的版本,即$ZRO 的总供应量为 10 亿枚,空投给社群和开发者 23.8%,其中 8.5% 的代币将在第一天流通,5% 分配给官方桥接用户,3% 分配给 RFP 项目 (即生态用户),0.5% 分配给社群池。剩余的大部分将在接下来的 36 个月内分配,并在每 12 个月进行额外的回溯分配。


这意味着,空投的 2.38 亿枚$ZRO 中,上市首日流通 2023 万枚。而 Bryan Pellegrino 于社区表示,Stargate 生态用户共获得 1000 万枚 ZRO 空投,Pudgy Penguins 和 Kanpai Pandas 各获得 100 万枚空投,RFP 中的所有项目都按照自己的意愿将空投分配给各自社区。


用户


其中,某地址以 50 枚 Kanpai Pandas NFT 持仓共获得 5,335.55 枚 ZRO 空投,另一以 0x816 开头地址则因持有 152 枚 NFT 而获得 1 万枚 ZRO。平均来看,一个 NFT 获得大约 100 枚 ZRO,并根据 NFT 本身稀有度有所调整。


由于 Kanpai Pandas 并不是非常出名的项目,这也因此引发了「老鼠仓」嫌疑。但据 nftgo 数据显示,Kanpai Pandas 交易量高点与 LayerZero 空投快照时间并不存在明显的相关性,且其官推也一直在良好运营。因此,Kanpai Pandas 的「老鼠仓」是存疑的。


用户


空投代币到底应该如何分配?


不仅是 ZRO,就以近期的 ZK 空投来看,因其合格地址数远小于预测值、决议权不透明、被 Nansen 撇清关系以及可疑地址频频出现,官方却无直接回应等一系列迷之操作也陷入了「老鼠仓」风波。此前 AltLayer 也因 OG NFT 被社区热议「老鼠仓」行为。


究其根本原因,社区是在空投分配比例不满。散户无法知道如何才能让账户符合官方空投标准,而官方的「最终解释权」只会显得其背后在搞鬼,最终造成空投分配给老鼠,而老鼠卖币散户接盘,代币剩余供应量仍在不断解锁继续砸盘。


反观此前 Uniswap 的空投,官方表示只要用过 Uniswap,不管成功兑换与否,人人都可以领取 400 枚 UNI 空投。同时,持有 UNI 还有 SOCKS 代币等一系列福利。


尽管这种毫无门槛的空投也曾被诟病,但放到如今大量反撸、接盘的时代,似乎 UNI 才成为了真正成功的空投案例。


加密研究员 Kerman Kohli 在研究了包括 Optimism、Starknet、EigenLayer 等一系列引发争议的空投案例后,提出见解。他认为鲸鱼不应该仅仅因为他们投入了大量资本就获得所有的代币,但同时最小的用户无论如何都应该得到一些基础数量的代币。


但这两个目标是直接冲突的。目前看来,行业标准的最佳方法似乎是实施分级制度,对于「大」用户,分配的数量稍微不那么线性(更多的流动性,更多的代币);对于「中」用户,分配线性数量;对于「小」用户,分配固定数量。同时,使用一些粗略的标准来执行这种分级系统


ZRO 空投会是撸毛党的终结吗?


从 ZRO 来看,由于其发动的「史上最大规模」女巫清洗活动,让不少工作室受挫。尽管项目方有很好的理由,即希望将代币空投给真正的用户,而非一上线就集体抛售的工作室。但工作室在付出了真金白银,帮助项目提升了数据、测试了性能后仍然被弃之如敝屣确实会让人心寒。


而对于 ZRO 引发的强烈不满,c00k1e(@lonelyhorseme)表示其真正的原因是这些空投项目方在打破 VC、项目方和「撸毛」用户三方之间的平衡。


「撸毛」用户,或者工作室,本身就是这种由 VC 不负责任推高估值疯狂撒钱带来的畸形博弈中最弱势的那一方。项目方需要用户的交互数据去向 VC 拿钱,VC 需要项目方发 Token 让自己套现离场。各个项目方明明是拿着 Token 当胡萝卜挂在「撸毛」用户的面前,用未来会变成 Token 的空气让用户们为其数据增长免费打工。


VC 自己的贪婪或是投资判断失误导致这些项目有了超高估值,项目没法形成一个靠谱的、稳定的商业模式,只好靠发 Token 这一招让散户为其消化不良的排泄物买单。


对于这种散户辛苦收场,最后还被始乱终弃的畸形模式也许终将被淘汰。

声明:本文为入驻“MarsBit 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MarsBit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及遵守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律法规。